章节目录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xs.cc,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嘿嘿,二哥,你这不是好不容易有个黑点吗?不过二哥说正事,你怎么舍得二嫂了?”独孤逸笑眯眯的讨好着独孤煜。

    独孤煜随意的翻看着桌子上的奏本欣慰的点点头“我果然没有看错人,这父皇交代的东西,这些奏本你都处理的越来越上手,看来以后二哥能安心不少,也可以放心的走。”

    “二哥。”独孤逸不舍的看着独孤煜“不是还有时间吗?”

    独孤煜拍拍独孤逸的肩膀“逸,你大了,迟早是要学会挑起这重担的,如今我每七天都要喂洛儿一次心头血,对身体损失的大,若不是洛儿的两位兄长暗中护着我还不知道我能撑到什么时候,可这也是治标不治本。逸,我从小就没有想过要坐那个位子,以前为了对皇爷爷许下的承诺,可如今你们大了,也都有能力了,那我也就可以卸下来了。伍新刚才已经和我碰面了,太子那里他也都已经瞒过去了,如果不出现意外,明天早朝和太子的一战,我们是稳赢的,我来找你就是对明天早朝,我要你置身事外,暂时不要插手,一切有我和翊以及霖玄。”

    “为什么啊二哥,我们不是……天下那个不知我们亲近,文武百官又有谁不知道我是与你一党的,为什么到这个时候了你却要我置身事外看着你们和太子争斗呢?你这可是不信我了?”独孤逸伤心的看着独孤煜。

    独孤煜看着独孤逸那受伤的眼神无奈的笑笑“你不要多想,二哥什么时候不信你了?只是这大统以后是你来继承,我还是希望你能留个好名声,等你以后登位的时候能轻松点。这次一下子,四弟和太子都会被剔除,就我们三个了,你也说了,天下人皆知我与太子不和,你虽与我亲近可也没有与太子明着争斗过。你既能事外,又何必在这最后一脚让自己陷进去。”

    “可是二哥,我不能就这样坐收渔翁之利,让你们劳累。”独孤逸依旧不乐意。

    独孤煜抱住独孤逸安抚“这有什么?你现在最主要的任务就是好好和父皇学如何处理政事,这些就让二哥为你扫平,也算是二哥对你的情意,毕竟以后见面的机会就少了。”

    独孤逸闷声闷气的妥协“那好吧,二哥,明天我不插手,可你们有事不要瞒着我,虽然我不能并肩作战,但也不想什么都不知道。”

    “好,二哥一定答应你,有事绝不会瞒着你。”独孤煜拍拍独孤逸的背,然后松开独孤逸帮着独孤逸整理衣服“现在事情说完了,那我也要回去照顾你二嫂了,你自己也多出去走走,别总待在府上闷着,也早点找一个人陪着你。到现在咱们几个兄弟就你一个还孤零零的看着我们都心疼。”

    独孤逸点点头“我知道,只是这一直都没有遇见让我动心的。二哥,其实看你和三哥,你们两个都有情人终成眷属,我心里也是羡慕,也希望那个女子能够出现。”

    “既然羡慕那就更要多出去走走,毕竟这人可不是你在府上想着就能碰到的,你要去外面多走走,而且父皇也都说过只要你喜欢的不管女子的身份都能够娶回来。”独孤煜和独孤逸一起往外走。

    听着这话独孤逸突然停住脚步看着独孤煜的背影问:“二哥,如果我喜欢的和四哥一样是个男的怎么办?你,会同意吗?”

    独孤煜转过身看着认真的独孤逸犹豫了一会儿说:“如果你真的爱的是个男子,而那男子也是真心爱你的,二哥不会反对。只要你记住不要让这流陌断了血脉就行。”

    “二哥。”独孤逸感动的看着独孤煜。

    独孤煜笑笑继续往外走。独孤逸则高兴的跟在独孤煜身后。现在他放心了,只要是相爱的二哥都同意就好。

    独孤煜瞥着身后心里一阵好笑。

    两个人静静的到了门口,独孤煜对着独孤逸挥挥手“别送了,回去吧。”

    “那我回去了,二哥注意点。”独孤逸站在门口看着独孤煜离开。

    独孤煜一回来就钻进寝屋,看着圣主抱着北冥羽洛连忙走上前握住北冥羽洛的小手。

    圣主看着独孤煜回来将北冥羽洛放在一旁的床上对独孤煜说:“你回来了,那开始吧。从今天起,这血也就不能断了。”

    “好。”独孤煜亲亲北冥羽洛的额头。然后走到桌子边拿起圣主准备好的匕首。

    独孤煜缓缓的将匕首拔出来,看着反光的锋利的刀刃,开始推掉上身的衣服。

    “等会。”就在独孤煜打算刺进心脏的时候,被圣主阻止。

    独孤煜疑惑的看着圣主。

    “你注意点,只要碰到就好,别弄太深,要不然你真的撑不住,我们也没办法护住你太久。”圣主一脸认真的看着独孤煜交代。

    独孤煜点点头,拿着匕首,抵住自己的心口,然后慢慢的往里缓缓的刺进去。

    独孤煜咬着牙,忍着剧痛,继续往里推进。一旁的圣主也是紧张怕独孤煜手会偏,力度把握的不当。

    滴嗒,滴嗒,一滴滴的血珠顺着匕首落进碗里,不一会儿就积累了小半碗。

    圣主看着碗里的量,对着独孤煜连忙说:“可以,已经够了,你将匕首拔出来,我护住你的心脉。”

    独孤煜现在已经脑子一片空白,只能隐隐约约听着点圣主的话,然后拼着最后的一点毅力将匕首拔出来。

    圣主也在匕首拔出来的那一刻立刻对着独孤煜运功,渡补修为,修复着独孤煜的心脉。

    半个时辰,圣主收回手,单手扶着独孤煜,端着碗,走到床边。

    独孤煜苍白着脸顺势坐在床上靠着。

    圣主则将碗里的血凝练成一粒丹丸,然后喂给北冥羽洛。

    “怎么样?”独孤煜虚弱的声音询问。

    圣主盯着北冥羽洛的反应回应:“这只是第一次不会有什么结果,还要等等。”而后看着独孤煜“你现在的身体需要好好注意,可不能有大动作,要不然心脉的伤被扯开了,我们也护不了你。”

    独孤煜点点头“我明白,为了洛儿,我会好好注意。”

    “这可不是你说说的,尤其是你这每天伤心神和那些人算心机。”一直隐在暗处的冥王也现身插嘴,“你现在能够撑的住身体也是和你之前修炼过雪山的心法而致,要不然你现在就是昏着的了。但是就算如此以你也是撑不了多久,就算有我们护着,你的身体消耗也不小,你最好的还是早点能够修行。”

    “那我每天抽点时间修习心法。”独孤煜看着北冥羽洛回应着冥王的话。之前北冥羽洛将心法的给他的时候他是天天都去冰窖里学,后来发生一系列的事,他也就懈怠了,现在他也没怎么好好练了。

    “不行。”冥王严厉的反对,“我知道你府上有冰窖很方便修习心法,可是你现在伤到的心脉,那冰窖寒气重,你稍有不慎就会寒气入心,到时你可就真的完了。”

    “就是,你现在是要稳定在稳定,一切都要注意,而如果你有什么只管喊我们,我们在这一段时间会寸步不离的待在你身边。”圣主也是一再的强调独孤煜。

    独孤煜明白自己的重要也不敢随意的折腾,心里也都记住冥王圣主的叮嘱。

    冥王见着拉过圣主又隐在暗处就着独孤煜陪着北冥羽洛。

    晚上,剑宇看着独孤煜询问:“爷?你这是怎么了?脸又这边苍白,可是又受伤了?”

    独孤煜摇摇头“没事,你不用担心,本王有分寸。”

    “可是?”剑宇忧心的紧蹙眉头。

    “真的没什么?这院里还有春夏冬她们四个婢女,她们心细,会照顾好本王,你就不要担心了。现在本王只是需要静养,不能太耗心神,所以你和赤宇对跑跑,帮我打理事情。”独孤煜连说一段话,喘着粗气。

    “是,爷放心,我们知道怎么做。但爷还是要照顾好自己。”剑宇叮嘱着。

    “嗯,好。”独孤煜无奈的点点头,随手又拿着一旁的书看起来。

    剑宇只能暗暗无奈的叹口气,他说的话爷也是敷衍,他现在真的好期待王妃能够早点恢复。这样就有人能管着爷,让爷不乱来。

    “对了。”就这剑宇怀念之前北冥羽洛在的时候独孤煜的样子,突然听见独孤煜的声音。

    剑宇连忙抬着头看着独孤煜。

    独孤煜仍盯着书,像是随意的说:“你告诉一下厨房从今天起让他们每天准备些补血的菜肴。还有,注意点不要任何辛辣的。”

    “是,属下知道,这就去。但是爷,要不在让医卫来一趟吧,给你看看,你这脸色,属下真的很担心。”剑宇仍旧不安心。

    “没事,你别大惊小怪,医卫他们每天都要照顾血玉里的人,他们都够忙了,就不要让他们在跑来跑去的,太麻烦了。本王就是失了点血,好好补补身体就好。剑宇,你现在真的很啰嗦啊,你以前的那种稳重去哪了啊?”独孤煜抬起头好笑吗的看着剑宇。

    剑宇瞪了眼独孤煜“这还不是爷你逼得,要是爷好好照顾自己,何况属下担心,啰嗦。”

    “原来还是本王的错了,那本王道歉,但是希望本王以前的那个剑宇能过回来,本王可不希望身边有个啰嗦的家伙,本王可受不了。你快去办事吧,本王看会儿书。”独孤煜受不了剑宇的那些琐碎,开始赶人。

    剑宇只能无奈又气愤的出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