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杨柳依依,雨后天晴,露珠垂落在柳叶上,晶莹剔透,反射着晨曦光芒。

  偶得一副画,那是意外之喜,更别说画中有青蛇,神异龙属生物,已经成了画中仙存在。

  最后,值得陈龙欢喜的地方,莫过于仙笔的存在。

  他对于老道的画门遁行法术,已经有了眉目,勉强都可以用出来了。

  如果以后获得神笔,一笔划下,遁行门凭空自现,那他不是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天大地大,大可取得。

  而且来无影,去无踪,寻常人等,完全寻不得他的踪迹。

  江水清清如许,江城多水,多河道,陈龙所在的杨柳岸,正是一条城中小河。

  轻舟飘荡小溪上,渔人蓑衣架舟而行,笼一帘烟雨,飘荡其中,惊起水面一道涟漪,惊散舟下鱼虾四散。

  软绿柔蓝著胜衣,倚船吟钓正相宜,眼前如诗如画的古代景象,让躲雨过后的陈龙,心情爽快的他,一时之间也有一些发神。

  此情此景,此心观之,美,美不胜收。

  前方河岸杨柳包裹的小河,有一艘小船行驶过来,雨后的烟雾缭绕之下,小舟出尘脱俗,好像就从白雾弥漫的仙境,驶出来。

  垂柳呈现出一片金黄色,在风中摇曳,在清莹的溪水中,远远望去,天色阴暗,空阔乌云洞破,有阳光照射下来,洒落在小船上。

  小船慢慢的靠岸,从船舱里面走出来一个虬髯客,身穿渔蓑,虬须虎眉,胡须赤红,此时出现这么个壮汉,给陈龙极大的冲突感,强烈的对比感觉。

  将他从如梦如仙境般的景色之中,拉回到人间,用篾席做的船蓬带着露珠,虬髯客在水中映出倒影,随着他的走动,小溪水波荡漾出丝丝波纹。

  在柳树堤岸靠过来,惊起水中鱼龙曼衍嬉闹,天气慢慢的晴朗开来,岸边柳树花草,沐浴在秋风中,微凉却在露珠承托下光泽更显鲜亮。

  渔蓑入画图,美不胜收,奈何中年壮汉,破坏了如斯美景。

  见到来人,陈龙眼角都微微的跳了跳,因为他认识对方,不是其他人,就是碧罗江水神当面。

  在白色蛟龙的记忆当中,碧罗江水神,都是以中年虬髯客的面貌示人,当然这不是他的蛟龙本尊,也只是幻化出来的人形,也算是江神模样。

  在碧罗江岸边的水神庙中,供奉的主位正神,就是眼前这个虬髯客中年人。

  “这位小哥,可否借你手中画卷一观?”

  虬髯中年人来到陈龙面前,双手抱拳作揖,开口说道。

  “不能!”

  陈龙下意识紧了紧画卷,不明白碧罗江江神要干什么?

  但画有青蛇,其中更是事关仙笔下落的画卷,他岂能轻易的就给出去。

  现在这幅画,归他了,谁都别想从他身边拿走。

  如果是普通人,还好说一些,看也就看了,以陈龙眼下导气入体的情况,虽然没学会什么法术,但也并不是完全没有任何的手段。

  筑梦篇的参悟,让他对于障眼法也有一些感悟,更是对些微幻境也有了解,眼下如果使用这等小小手段,金蝉脱壳,不在话下。

  想到这里,陈龙都感觉好笑了,自己怎么会的,不就是逃跑,就是幻境骗人,金蝉脱壳之法呢?

  其他法术,看来也要抓紧时间学上两个,要不然面对眼前这种情况,碧罗江水神当面,都不知道怎么招架才好。

  “小哥可知我是谁?”

  虬髯中年人打断陈龙的思绪,微微笑起来,却并没有生气,反而开口说道。

  “不知!不想知,没事,我走了。”

  陈龙简单回答,一副守财奴的模样,这可是他获得第一件算是宝物的画卷,宝贝的紧。

  说完,就逃也似的想要离开。

  碧罗江水神当面,他哪里还敢停留,别让对方发现端倪,现在白蛟龙在在自家水井当中恢复呢。

  噗噗!

  虬髯中年人模样的碧罗江水神,一跃从他头顶而过,拦在他的面前,“你可知道,此画中画的是什么?”

  他能够感应到画中龙气,也能够感受到妖气,显然就是渡劫失败的龙,在他看来,极大的可能是白色蛟龙。

  “画中有青蛇,怎么了?你对画蛇,有兴趣?”

  陈龙现在导气入体,也不过是个普通人,眼下导气入体,法力不出,大多数法术也没来得及学会,想要干些什么,都做不到。

  哪怕他知道眼前的人,是碧罗江水神当面,对方如果想要干什么,他除非用敕令能力,隔空接法爆发,要不然,暂时没有奈何的了对方的手段。

  不过,如果借法敕令爆发,说不得会不会暴露白蛟的存在。

  不管是手段,就是说道行,都跟对方相比,那也是远远比不上的,根本不是对方的对手。

  “青蛇?”

  碧罗江水神愕然,他以为是小白龙,惊讶疑惑之后,镇定下来,“可否给我一观?”

  “眼看手莫动,你站后一步,我打开,你看看就行。”

  陈龙开口说道,给碧罗江水神碰画,那就别想了,天知道对方会干些什么。

  “好。”

  在碧罗江水神的眼中,陈龙就是个普通人,丝毫灵机也无,不显神异,答应下来。

  陈龙将画给打开,然后远远的给虬髯水神看,画中青蛇所化的少女,也对他福了一安。

  紧接着,画卷再次卷起,陈龙着急想着离开,“看完了,没什么事情,我先走了。”

  碧罗江水神眉头一皱,发现画中之龙,并非白蛟之后,又听到陈龙的话,眉头更皱,感觉对方好像太过迫不及待想要离开了。

  “不知小哥对寒山堕龙之事,有何看法?”

  碧罗江水神见到陈龙的表现,开口询问,心中疑惑起来,盯着陈龙。

  听到这句话,陈龙暗叫一声要遭,本不想多做接触,因为他跟白蛟的关系,跟碧罗江水神,以后就尿不到一块去,所以他一开始对碧罗江水神,就有所戒心,看来是表现的有些明显了。

  难道又要忽悠?他很虚啊!也不想干这种事情,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道理,他现在就在河边,忽悠碧罗江水神,那不是眼一红,心就黑了,心一横,就把坏事做了。

  “看法?寒山堕龙?天降祥瑞啊,去寒山看过也就那么回事,左看看,右看看毛都没有,神异志怪之事,随便看看,看热闹呗。”

  陈龙表现的不以为然,事实上,他也就去过一次寒山,就是那次将白蛟给带回来自己水井。

  https://www.biqugexsw8.com/105_105650/46932969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sw8.com。:m.biqugexsw8.com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