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更令焦旭怜惜的是那双动人的双眸,此刻死气蔓延,不带一丝生机,凄婉之中带着绝望。

    于这凄婉之中,她声嘶力竭:“怎么可能是紫色,怎么会?不可能的……”声音哀婉悲怆,微风撩动洛曲的发丝,紫迹斑斑的红裙翻飞,她美的仿佛折翼的天使。

    于此同时,吴元化狂妄的笑声响起,这笑声仿若一柄柄刀,砍在焦旭的心头,鲜血淋漓。

    “龙族帝储,洛曲叛而为罪,斩杀其者,圣族有道果赐下,取罪血者,造化自在。”

    狂笑中,吴元化苍老的声音响起,此言一出,仿佛号令一般,在座龙族看向洛曲的目光中,顿时凝聚了无数的贪婪和渴望,于其中龙族天骄而言,这贪婪不是出于美色,而是出于道果,这渴望不是出于倾慕,而是源于罪血。

    更于这言辞之下,惊醒了无数龙族的强者,山巅之外,有长虹冲天而起,向着此地袭来,长虹疾驰,伴随着滔天的嘶吼声:“罪血当诛,叛逆当诛!”

    然而,山巅之上贪婪目光依旧,长虹中嘶吼依旧,都保持了一定克制,没有出手。

    他们的目光,都凝望青木希,其中带着激动之色,仿若只待青木希一声令下,便全力出手,将洛曲撕成碎片,夺取罪血。

    这其中更有老者,出言劝说:“陛下,臣下知洛曲自小承欢膝下,与您感情甚深,但现在她身上罪血流淌……”

    “陛下,罪血者若不除,后果不堪设想,请早下决议。”

    “这些年来,啸天虎族的灭绝,月族的苟延残喘……陛下,这一幕幕,难道不足以引做前车之鉴吗?”

    “陛下,帝子青凡资质普通,罪血有逆造化之功,可赐其罪血洗礼,定能一改颓势。”

    “若帝子可与千年内成仙,我等可推举他作为帝储。”

    “对,我等愿意推举青凡为帝储。”

    “……”

    这些老者的言辞渐渐统一,他们仿佛抓住了青木希的软肋,口中不断重复这一点儿。

    于此同时,焦旭脑海中,一幕幕场景闪过,罪血之妖丧失神智之下,屠戮同族,滥杀无辜。此外,还有罪血的珍贵,某妖斩杀叛逆,罪血洗礼,从而逆袭崛起,成仙封道,一发不可收拾。

    一切的一切,仿佛欲要使他心中爆发杀意。爆发对于叛逆的愤怒,对于罪血的憎恨,对于洛曲的杀意。

    “怎么?青族长难道要包庇叛逆,若是如此,我圣族将会号召妖古所有势力,围攻龙族,诛杀罪血。”吴元化冷笑,叛逆事大,即使对方是龙族大帝,也不敢丝毫庇护。

    青木希双目通红,冒火一般,他长啸一声,啸声带着无尽的悲愤,卷起了一阵风暴,风暴呼啸着,竟向吴元化飞去。

    风暴来临,吴元化嘶吼,带着恐惧:“青木希,你真敢?”

    他身上修为爆发,滔天气息崛起,然在这呼啸的风暴面前,仿佛惊涛骇浪中的一芥孤舟,渺小而微弱。风暴来临的一刹,他身形蓦然消失,现出本体,这本体模糊,仿佛笼罩一层迷雾,使得焦旭看不清晰。

    吴元化化作本体的同时,他身上气息蓦然崛起,顿时轰鸣声掀起,苍穹震动,眼前的风暴,竟出现了短暂的一顿。他身形闪烁,空间震动,就要逃窜,然而风暴短暂一顿以后,继续前行。

    凄厉的惨叫响彻山巅,惨叫中,吴元化的身体被风暴撕成碎片。

    一声嘶吼,斩杀一位强者。焦旭心中震撼,这便宜老爹的实力,果然不同凡响。

    风暴过后,青木希双目回归平静,仿佛刚才一切都是错觉。他转身向山下走去,背影落寞,不似来时的挥斥方遒,仿佛瞬间苍老了些许,焦旭发现,他的眼角竟有清泪挥洒。

    焦旭明白,于种族和洛曲之间,他选择了前者。

    龙族众妖目视着离去的青木希,目光中满是敬佩之色,久久没有动手。

    而洛曲望着离去的叔父,脸上神色越来越凄然,紫色的血依旧流淌,她整个人仿佛一盏灯,微弱的随时都会熄灭。

    而此刻,沧桑声音于焦旭耳中响起,没有一丝情绪波动,“叛逆已现,夺取紫色罪血,进入传承第二阶段。若夺取失败,斩去记忆,驱逐传承之地。若于夺取中死亡,则魂飞魄散。”

    此刻,他发现,进入此地以来,一直主导他行动的本能终于消失,此刻他能够主宰自己的行为,仿佛传承到了需要他……做出选择的一刻。

    焦旭神色时而阴沉,时而犹豫,时而竟露出会心的笑容,他下不去手。

    这个紧紧接触半天的女孩,在焦旭的心中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即使她是青凡的恋人,但那一袭红裙,让他怦然心动。

    “最起码在洛曲的眼中,青凡你是最优秀的。”

    “只不过,你的优秀,他们不曾发现。”甜美到极致的笑容,让他心醉。

    他绝情地说出那番话时,她肝肠寸断的眼神,红肿的双目,使得他的内心如刀绞一般。

    她心疼地扶着他流血的手腕,小心翼翼地包扎,问出那声:“痛吗?”

    “待我实力足够,我定斩了吴元化,以洗清你今日所受指辱。”他斩钉截铁地誓言。

    还有眼前的她,目中没有生机残留,虚弱地仿佛一朵枯萎的花。

    ……

    这半天来的一幕幕,使得没有经历过爱情的焦旭,心中暖暖的。虽然这爱,并不属于他。

    他竟然会对一个认识半天的女孩,产生强烈的感情。这感情,不同于对于裴青衣的好奇,那是一种说不出的炙热。

    虽然明知,她只是妖古传承中一个虚无的符号,他依然生出保护她的**,就像她曾经立下道誓一般。

    他不知是否该出手,强大的传承,成仙的渴望,与对洛曲的爱惜,乱成一团。

    青木希的身影消失在众妖的视野,就在此刻,轰鸣声响起,一道道金龙冲天而起,龙族天骄,长老,太上长老,皆化作本体,爆发极致速度,于杀气弥漫间,冲向洛曲。

    洛曲回首,目光望向焦旭,带着脉脉的温情,他脸上颓废之色消失不见,露出甜美的笑容,美目盼兮,巧笑倩兮。

    于生命的最后一刻,她要看一下自己的恋人,如同要把他的一切,印到自己的魂里。同时,也把自己最美的一面,留给了他。

    这一幕落在焦旭眼中,虽然不属于他,但他心跳加速,瞬间便下定了决心。

    焦旭怒吼中,化作一条金龙,向着扑向洛曲的其他龙族冲去。

    此龙不同于其他,竟是五爪,这是帝之一脉的标志。

    帝之一脉,龙族最为高贵的存在,也是青木希成为龙帝的凭仗,自妖古存在以来,龙帝几乎全部诞生于这一脉。

    这一代,若不是青凡资质实在太差,身为帝子的他,也会是帝储。

    焦旭忘却了长生的愿,忘却了长生的执,他不顾一切地爆发修为,他要保护洛曲,保护这个被定义为叛逆的女子。

    他修为不是练气,而是他不了解的境界,他浑身灵气涌动,配合着龙族强悍身躯,这一刻,他感觉即使元婴期的宋胖子在他面前,一爪子下去,也能把他变成飞灰,瞬间的强大,令他着迷。

    然而,与眼前的这些龙族天骄、长老比起,他强悍的气势,渺小到了至极,除了他拼杀过去,比他们多了一丝决然。

    洛曲身形一闪,于那些长老之前,出现在焦旭身旁,她笑得很甜,她的身上此刻……竟有一种叫做希望的存在。

    “就算全世界都已失去,至少曲儿还有你。”声音清脆,仿佛一粒粒珍珠落入玉盘,甜美悦耳,沁人心脾。

    她手轻轻抚摸他的龙躯,焦旭感觉他全身灵气瞬间被禁锢,本体状态亦不能保持,化作人形。

    她亲吻他的额头,如新剥玉葱般白皙的纤纤玉手,抚平他深皱的额头,一股淡淡的香风袭来,使得焦旭狂躁的心,瞬间安稳下来。

    一袭染满紫色鲜血的红色长裙,裙裾在风中飘摇,仿佛要离尘而去的仙子一般。

    这风华绝代的一幕,使得焦旭平静的心,霎时间再次绞痛起来。

    此刻狂风呼啸之间,那些龙族天骄以及长老,已经临近,弥漫的杀气,使得周围一冷,温度都下降了几许。

    “退下!给我们一点儿时间,我会自裁,罪血你们自可拿去,炼丹也好,洗礼亦可。”

    “否则,动起手来,洛曲虽不是尔等对手,然拉几个垫背的实力,还是有的。”

    冷冽的轻喝响起,回荡在山间,回荡在众龙族的心头,使得他们飞行赫然停止,众龙踌躇间,扭头望向实力最为强悍的太上长老们。

    “退……”他们脸色变得尴尬,青一会儿,紫一会儿,被一个小辈威胁,使得他们颜面大失。

    然而,他们不敢忽视洛曲的言语,身为帝储的她,拼命之下,即使弄死一个太上长老亦不是不可能。

    [三七中文手机版 m.37zw.com]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