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夕阳西下,舒城外孙策军正在收回将士们的尸体,对此城上的守军熟视无睹。

    之前孙策已经单独在阵前,喊过了来收尸的时间,借着收尸偷袭也好、袭击收尸中的敌军也好,这么没品的事情,哪怕是黄巾、董卓也未必干得出。

    对于收尸的请求,通常也没人会拒绝……

    毕竟即便不提伦理道德上的问题,任由尸体在野外腐烂,也容易引起瘟疫,而姬造士兵的尸体,虽然不存在腐烂的问题,但其挥发出的有害物质,却会对其他姬造士兵产生影响!

    故而战后收尸还是很有必要的,哪怕己方大败,敌军也会代“收”,只是敌军来收的话,肯定就是堆在一起,一把火了事,别指望还能分出哪堆是哪堆。

    另外孙策军之前建的冲车和云梯,只带回去了一架云梯,冲车全灭、云梯也倒了四架,还有三架已经推不动……

    这也正是临时制造的攻城器械的折损率,基本都是随用随造!

    第四日看着城外军营中又在搭梯建车,太史慈得到白图的应允之后,直接下城叫阵。

    孙策也不甘示弱的第一时间回应,两人都自信满满的,又在城下相斗!

    方一交手,太史慈便感受到了孙策的不同……

    之前孙策在出手的时候,本身气力上,就是逐渐增强,同时身上的战甲,也需要一段时间的“预热”,当自身的精气神、与战甲的性能,都提升到一定高度时,便能够雷霆万钧的爆发出来。

    然而现在孙策的招式,却不再是逐渐增强,而是以三招为一个小循环,三招之内、一招比一招更强,同时后三招、总体比前三招更强……

    不仅招式更具有进攻性,而且套路也更加多变,不再是一味的递增累积之后,更有潮水叠浪之感。

    看来前几日与太史慈一战之后,孙策对自身也有所反省与提升!

    然而太史慈也依旧能够勉力支撑,与前几日最初交手时一样——也就是说,在孙策进步的同时,太史慈也在进步着。

    “很好!不愧是我看中的人!不过……这样是挡不住下我下面这招的!”孙策一边打着,一边还精神抖擞的说道。

    太史慈更不答话,双眼都闪过白芒。

    只见三十余回合后,孙策就已经提升到了之前百叠浪时的程度……看来这小三叠还能够令孙策积累气势的速度更快!

    以之前三倍的效率,就已经达成了战甲橘红色光芒闪动,节点一一亮起的效果。

    “希望你不会在这里倒下,接招吧!这是我在与你交手后所创的……长帆破浪!”孙策在三十三叠之后,猛然爆发爆发出来

    白图在城楼手心都攥出了汗。

    就在这时,却见太史慈双眼中已经一片白炽,在其目光映照下,孙策的战甲上,一个个橘红色的节点,相互连接的亮橘色光线中,有几条沾染缠绕了一丝莹白……

    伴随着孙策全身战甲上,一个个连接的节点联通向巨锚,在挥舞的时候,已经隐约要在边缘处,浮现出了一圈激光刃——一如当初在曲阿城外,吕布的方天画戟上,浮现出的、犹如满月激光刃一般。

    不过就在这时,几根缠绕了莹白的连接线,一根根的熄灭了起来,同时不仅巨锚上眼看要膨胀出的激光刃消失,孙策也发力不畅起来……

    趁此机会,太史慈也一枪向孙策空门大开的胸口刺了过去,而孙策的巨锚也已然横击而来!

    在这一刻,双方都知道继续下去,五成可能会同归于尽,三分可能是孙策惨胜,两分或许是太史慈险胜。

    好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太史慈想到了自己的职责——在这里和孙策同归于尽,不仅今后无法保护主公,而且……一旦孙策死在这儿,之后周瑜绝对会无视一切的猛攻,反而为白图横添危险。

    一念及此,太史慈眼中白芒稍去,同时枪头一转,并没有与孙策硬碰,而是借力将孙策攻击荡开,同时两人都在对方的力量反震,各自向后退了一截。

    “这招,叫什么?”孙策问道。

    太史慈犹豫了一下之后,回答道:“击虚。”

    原本太史慈的武道理念,就是“避实击虚”,通过缠斗观察,来探清对方的虚实,之后加以针对性的攻击。

    而之前和孙策一战之后,太史慈对于武道有了新的领悟,不再仅仅是观察虚实,而且还要给对手制造出“虚”,因此没有了“避实”,只命名为“击虚”!

    “哈哈哈……好!子义,你若是降我,我必以国士相待,你护卫的白图,我也答应你不伤他性命!”孙策兴奋的说道。

    也顾不上离间的可能性,直接对太史慈说降起来。

    “哼,你的脑子被打傻了吗?”太史慈不屑道。

    而就在这时,城楼上的白图也开口道:“孙伯符,你如果弃袁来投我,我定委你以帅一军之重任,五年之内,倾扬州之力助你血父之仇,你若一日不负我、我定一日不疑你,有违此誓,天厌之!”

    一旁的陆康,对于白图这种明日张胆的宣称,要公器私用、而且是用来向同为朝廷命官的黄祖报仇的举动,感到有些尴尬。

    如果换做是其他人、其他时候,即便是他的上官,陆康也肯定要出言呵斥,不过这时……陆康还是决定,先装作没听见。

    “呵,好大口气,投你?”孙策不屑的说了一句,之后便转身回到军营,也知道太史慈不会再战。

    孙策还想着,要借力灭掉白图、占据江东,对于投奔白图自然丝毫无感。

    之前投袁、实属无奈,毕竟当时孙坚刚刚去世,孙策年纪尚轻不说,而且手下无兵无粮,大本营长沙郡有黄祖这拦路虎,根本回不去。

    也只能选择,继续留下袁术麾下——如果说孙坚和袁术之间,还更偏向于合作、盟友,只是袁术是“盟主”的话,那么孙策留在袁术麾下时,他这一部就已经完全被袁术卡脖子。

    只要袁术不点头,孙策就只有那几千老卒,而且连粮草补给都要倚靠袁术……

    同时袁术也忌惮于孙策一部的潜力,始终对其都只是利用,从九江太守、到庐江太守,都没有兑现,唯恐令其翅膀硬起来。

    第五天,又在舒城挡下一次孙策攻城之后,终于已经有周瑜率领的中军接近的消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