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仙侠小说 > 猪妖一只 > 一百八十四、陈年老事

一百八十四、陈年老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天蓬望着自己曾经的裨将,自己的亲密战友,自己的生死兄弟,轻轻的问答:“那你,为何要卖我?”

    “你们这些废物。”天蓬元帅对着满地伤兵,笑骂道:“有一个算一个,没一个带种的。”

    这时候,一个伤兵挣扎着爬了起来,喘着粗气对着天蓬元帅对骂道:“我是不是有种,你娘来试试便知!”

    军中哪里都是这种糙汉子,被气昏了头后更是不管不顾,天蓬元帅也有几分小心眼,又揍了他一顿后就把这家伙记恨上了,每次操练都给他额外加餐,练不死你狗日的。

    结果这家伙嘴也臭,脾气也臭,一个小小水兵直接和元帅就杠上了,你赌能不能练死我,我也想知道能不能被你练死,两人堵上气后,天蓬元帅自然是让他每餐吃到饱,这小兵也是手上不停,嘴上更不停,两个暴脾气这样顶了许久,没想到竟然看对眼了。天蓬元帅这个人有个好习惯,专坑熟人,既然大家都这么熟了,吃饱了饭,再给你加几道菜如何?

    就这样,天蓬元帅亲手带队练了许久的兵后,觉得该提拔一些将领了,于是从最小的基层军官开始,每隔一段时间,就放出更高一层的军阶,以拳头论大小,靠武力层层选拔晋升。天蓬元帅拟定水军下设左右裨将,左裨将主管军阵,个人实力自然是越强越好,右裨将官主管军法,以谨慎严厉为主。

    别觉得天蓬元帅这样是在选莽夫,而是天蓬元帅觉得,军略战阵是可以学的,武艺也是可以磨炼,但是打磨武艺的决心才是最难能可贵的。这群烂鱼臭虾,水平都极烂,但是通过一段时间的操练,实力大增者,自然有大资质,以此为将,足以胜任。再说,在这个世界,本来就是讲究以一破万,强点有什么不好。

    没料想到,这个军中脾气最臭的糙汉子,竟然连续过关斩将,通过十多次甄选,竟然一路破万军,升到了裨将,真是出乎天蓬元帅意料,原本,他以为这家伙最多就是一个中下层军官的料。

    当天蓬元帅为自己的左裨将亲手批甲挂剑时,郑重的对着其他军士说道:“我在营中总是听到有这个说法,说我苛责军士,犹如世间魔王,军营如同炼狱,愿超生而不能。我这是恨铁不成钢!不经千淬万锤,哪里能得百炼钢。”说完,天蓬又笑着指着左裨将说道:“你看看这鬼家伙,看看他这副得意模样,想不想揍他?想就给老子加紧练,下次在练兵场,一拳打翻他,再补上一脚,顺便一口唾沫淬他脸上。你行,你也能上!”

    台下顿时欢呼笑骂不止。

    直到选将期结束,左裨将接受了上百次对决,却是只有他把别人打的鼻青脸肿,没有一个能成功吐他唾沫的。

    既然选了将,接下来就是培养,可是这左裨将仿佛脑子里也长得是肌肉一般,对军略阵法是学了白学,半点都记不住,每次天蓬元帅都气的直骂他憨货,也曾心平气和的对他说,你既然为军阵裨将,不懂阵法,怎能胜任?这货憨笑着说道:“元帅,你说咋打就咋打,我只须提剑跟上便是,何必多想。”以至于后来,天蓬元帅也被磨光了耐心,任其如此了。

    天蓬这话一说,金甲神将沉默了一下,过了一会,他对着天蓬说道:“这么多年了,我也有一言不吐不快。我有负元帅,却不曾有负天庭水军!”

    九霄。

    天德殿。

    “朕与你说了那么多,你可懂了?”玉帝对着脚下跪伏的身影不紧不慢的说道,而那道身影只敢跪地磕头,既不敢回话,也不敢抬头。

    “大善。”玉帝很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朕身边,不缺有能之人,就缺你这样的忠肝义胆之士。事后若是你愿意,可以到御前统军,也可以做中军元帅,四海既平,哪要得了那么多水军。”停了一会后,玉帝也觉得无话可说了,于是摆了摆手,对着地上跪伏的人说道:“去吧。记着,朕就喜欢老实人做老实事。”

    那身影又是磕头谢恩,就这样跪伏着倒退了出去。

    金甲神将沉默了一下,他对着天蓬如释重负般说道:“我有负元帅,却不曾有负天庭水军!”

    天蓬点了点头,很满意的说道:“这便是极好了。”

    金甲神将还要解释,天蓬挥了挥手,自己先开口说道:“知道这些便够了。老弟啊~”天蓬长叹一口气后,又换了一个姿势躺了下去,他悠闲的说道:“我现在无职一身轻,再也不用每日鞠躬尽瘁,焦烦不安。这难道不香吗。”

    金甲神将端起身前的酒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他低沉的说道:“元帅可知,时至今日,兄弟们对我还是不满的。或是说,这水军上下,我再无兄弟。”

    天蓬听到这里,坐起身,后又站了起来,他几步走过去,拍了拍金甲神将的肩膀,说道:“老弟啊,自己抢过去的担子,自己担着,能熬一天算一天吧。”

    金甲神将失神的坐着,坐了一会后,他将桌前金盔护面重新戴上,然后站了起来,抖了抖身上的金甲,威风凛凛的朝着湖心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大声喝令道:“一队、二队,押上人犯,随我回去复命!”

    “喏!”几十个水军将碧波龙王一家三口,外加昏迷不醒的驸马重新提上,便是要驾云而走。

    “救我!烈儿,快救救我!”万圣公主惊吓中,对着敖烈撕声喊道。

    敖烈站在湖中,仿佛刚才那一场恶战耗尽了精气,只是低头看着湖面,默默不语。

    当万圣公主被水军提了起来,抄灭之罪她也是知道的,直到今天,自己身边的侍卫、侍女逐一被斩杀,她才真正的感觉到大难临头,死亡将至。她可是万圣公主,以美貌扬名于四海,可称作当代第一的倾国之人,甚至因为美貌,她被选中参加女眷游园。

    因此,在九天宫中的后花园里,万圣公主忍不住下手偷了那株西王母的九叶灵芝,事后还洋洋得意,自认为神鬼不知,殊不知当得知九叶灵芝被盗后,西王母便不动声色,只派千里眼顺风耳,挨家逐户将那日所有参与游园者细细搜查,这赃物在手,哪里逃得过耳目。

    无论万圣公主如何挣扎,水军提着她越飞越高,半空中,她绝望的叫声隐隐传来:“烈儿,你不是爱我吗!快来救我,我就要死了啊!烈儿!”

    待到水军散尽,天罗地网阵也撤了,天蓬手里拿着那颗佛宝舍利子,小心翼翼的放入锦囊中。而敖烈如同失魂一般,朝着天蓬缓缓走了过来,他走到天蓬身前,突然跪了下去,抱着天蓬的腿就大哭。

    “二师兄,我好怕啊!我好害怕啊!”

    敖烈痛哭流涕,不能自已。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