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骄女凰途 > 第158章 细作

第158章 细作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住手!”秦凌忽然推开人群,跑了出来。

    庆国公怒道:“违抗圣令,一同处死!”

    “我是定北王的女儿!”秦凌忽然道。

    “凌儿!”安北寅怒声喊道,又转头对庆国公道,“国公大人,你别听这野丫头胡说!”

    庆国公冷笑一声,眯着眼睛看着秦凌,怪不得呢,武德侯收她做义女,安北寅能为她弃了珠儿。

    “你说你是定北王的女儿?定北王是谁?我大吴国哪里有个定北王呢?”庆国公语调轻蔑。

    秦凌垂眸道:“我父王是曾经镇守北州的定北王安鹄。”

    “凌儿,别说了!”安北寅想起身上前拉住秦凌,却被庆国公的人一把按住。

    庆国公冷嗤道:“哦,你说的是那个通敌叛国,忤逆圣上的安鹄啊!有点儿印象……”

    秦凌极力压制怒意,道:“是。”

    “那正好啊!你也一并跟他们上路吧?”庆国公道。

    秦凌道:“我有我父亲的手稿,能对付北魏的军法兵书《破阵》。”

    庆国公捋了捋胡子,不以为意道:“破什么?你不会是想凭借这个东西,换你们几个人的性命吧?”

    秦凌心思微沉,扬着脸,对庆国公道:“我父王一生的心愿就是守住北州,不让北魏的铁蹄踏进大吴国,今日我拿出《破阵》,只是希望国公大人好好利用这本书,保护大吴国的子民。”

    庆国公听完,心中升起怪异的情绪,一个小丫头竟然说出这种话,可庆国公脸上却不动声色,冷声道:“那就别废话了,拿出来吧!”

    秦凌道:“这书在定北王府旧宅里。”

    庆国公冷哼道:“你不会是要耍什么花样吧?”

    秦凌扬唇,反问道:“堂堂庆国公,会害怕一个小女子的花样手段么?”

    庆国公脸上神色一变,道:“嘴巴倒是凌厉!”

    庆国公派了几个人,让他们跟着秦凌去拿那本书,而武德侯几人先暂时关押大牢。

    秦凌想着,今日恐怕是在劫难逃了,若是能将父亲的著作用在抗敌上,也算没有枉费父亲的心血……

    死,她自然是怕的,早在七年前,她就有可能死掉。既然她能活到今日,就尽自己最大努力,达成父亲的心愿吧……

    就在此时,城外忽然杀声震天,北魏军攻城了!

    北魏军来势汹汹,势如破竹,北州城瞬间失守。

    慌乱中,庆国公连连下令撤退,城里住着的,跟来的女眷也拼了命的往外跑。

    白掌珠知道北魏攻进城了,一时之间也忘了其他,此时死生才是最大的事。

    白掌珠抱着包袱,拼命往庆国公的方向跑,边跑还边喊:“父亲!”

    庆国公忽然听到爱女的声音,再看到她一身破衣,一脸憔悴,瞬间晃了神儿。

    “珠儿!”庆国公连忙命人去护住女儿。

    城内一时混乱至极,谁也没了心思去管武德侯是不是该被押入大牢,纷纷用尽全力抵抗北魏军。

    安北寅提着剑,快步来到秦凌跟前,一把将她拉到身边。

    秦凌转头看向安北寅,二人并肩而行。

    “我去救孟若芳。”秦凌拿着剑,边抵抗敌人,边道。

    安北寅道:“我与你一同去!”

    秦凌心中感动,最好莫过于此,相互理解。

    二人一路拼杀,终于来到孟若芳的院子。

    秦凌快步走了进去,一把推开门。

    “若芳!”秦凌大喊一声,抬脚进了屋子。

    “别杀我,别杀我!”孟若芳正蜷缩在床角,抱着枕头大喊。

    “若芳,是我,秦凌,跟我走!”秦凌言简意赅。

    孟若芳意外的抬起头,没想到生死攸关之际,能想到救她的,竟然是秦凌!

    秦凌皱眉:“快走吧!别愣神儿了!”

    孟若芳眼泪滚落,连连点头,从床上爬下来。

    安北寅一脚跨进屋子,道:“快走吧!”

    二人相视,秦凌点头。

    孟若芳跟着秦凌往外走,一边又十分懊悔自己的所作所为,自己真是可笑啊,一直以为秦凌抢走了她心爱的逸王齐晏。

    可现在看来,秦凌对齐晏根本没什么,她与安北寅才是情投意合的一对。

    原来一直以来,真的只是齐晏在纠缠秦凌……

    彼之烦恼,此之蜜糖。

    “若芳?”

    “嗯?”孟若芳这才回过神儿来。

    这生死攸关的时候还能走神儿?秦凌无语。

    “怎么了?”

    秦凌道:“你肩膀行吗?用不用让北寅背着你?”

    “不用不用!”孟若芳连忙道。

    就在这时,赫通忽然破门而入。

    “大哥?”安北寅先是欣喜,后是疑惑。

    赫通对秦凌笑道:“你果然在这里。”继而转头对身后人道,“把他们三个抓起来!”

    对方人多,三个人迅速被控制。

    安北寅这才不可置信的瞪着赫通道:“你竟是北魏来的细作!”

    赫通轻笑。

    怪不得,怪不得今日北魏军进城能如此顺利!

    秦凌自然无话可说,只是这次连累了孟若芳。

    赫通走到秦凌跟前,道:“我一早猜到,你很在意孟若芳生死,只是一直不知道原因,今天能不能说一说?”

    孟若芳在一旁听着,她没想到那日赫通故意射她一箭,是为了引秦凌上钩。

    至于赫通问的,她也想知道。孟若芳忍不住转头看向秦凌。

    秦凌垂眸,冷声道:“我不想与你这种人说话。”

    “我这种人?”赫通扬唇,一把攥住秦凌的下巴。

    “赫通!放开她!”安北寅怒道,随即便被人一拳打在胸口。

    北寅……秦凌心中暗暗喊着。

    赫通仔细的看了看秦凌,笑道:“长得真是清秀,你说你不知道那几日的传言?真的么?”

    秦凌闭上眼睛,根本不想看这人。

    孟若芳一听,传言?秦凌与赫通的传言……是她唆使白掌珠散布的……

    “说话!”赫通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安北寅奋力挣扎,奈何越是挣扎,就会被旁边两人打的越狠。

    赫通看着秦凌一脸不屑的样子,心中十分恼火,他堂堂北魏世家公子,被派去做了细作,一直低声下气、小心谨慎的当着武德侯义子。

    这些年的憋屈,谁能了解?!现在他可以光明正大的恢复身份了,自然是先好好发泄一下心中不快!谁让秦凌他们正赶上了呢……

    “住手!”这时,从门外进来一队人,领头的正是李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