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我这个身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从沙河帮的演武场走出来,王冲心中的激动之情再也压抑不住,“竟然还能天人交感,天赐心法?老子这下不想牛皮就不行了啊!”

他虽然不知道这河沙帮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帮派,但只看他们的作风气派,便知道纵然算不上大型帮会,却也绝对不会是籍籍无名。

像这等帮派的帮主堂主之类,定然有一定的真功夫,不然的话,也不可能在这立住脚跟。

刚才听那牛占飞说,这河沙帮已经传了好几代,历时几百年依旧屹立不倒,由此可见,这河沙帮帮主定然有其屹立不倒的本钱。

而对江湖人士来说,什么都是虚的,只有拳头大才是硬道理,这河沙帮传承如此久远,帮众的武道修为定然不同凡俗,但自己只是修行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便能将他们的堂主打伤,顺便连帮主沙成功都伤了一下,可见自己到底妖孽到了何等程度!

“归根到底还是自己资质的问题!”

王冲忽然想起一件事情。

自己刚刚从破庙里醒来之时,因为被庙里几个年龄大的乞丐毒打羞辱,一怒之下捡了一块砖头便将殴打自己大龄乞丐打死,当时因为刚刚苏醒,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此时想来,自己反抗之时,未免太过顺利。

当时整个身体协调性好的惊人,似乎早已经锻炼了好多年,踢腿飞脚无不如意,甚至比自己前世还要灵活不少。

他当时因为重获新生,心情激动之下,并没多想,直到此时才发现自己这具身体是如何的与众不同。

但就这么一具天人之姿的肉身,生下来之后,竟然是一个傻子,最后竟然沦为乞丐,被一群恶丐生生欺辱而死。

明珠丢粪堆,月光照茅坑,这上哪说理去!

不过倒是便宜了王冲。

这具身体无亲无故,少了诸多牵挂,正合他的心意。

他正思衬间,忽然感到一股恶意旁边生出,急忙扭头观瞧,只见大街左侧正有几名乞丐对着自己指指点点。

“咦?我竟然能感应到他们对我的恶意?”

这几个乞丐王冲认得,正是与自己一同在破庙里安身的几个混蛋玩意儿,当时王冲打死了一个人之后,这几个乞丐都逃了出来,不想刚出河沙帮便又看到了他们。

对这几个乞丐王冲毫不在意,他现在只是好奇自己刚才生出的奇妙感应,“我之前便是看都没有看到这几个人,但忽然就感应到了有人对我不利,我这具身体的感应当真灵敏!”

他在前世是武学高手,感应本就灵敏之极,但却不像现在这般,距离十几丈的距离还能感应到别人的情绪。

“好家伙,我这是不是一步登天了?”

发现自己的感应竟然如此灵敏,王冲惊骇之下,更多的便是欣喜,“嘿嘿,上辈子活得憋屈,不成想这辈子倒是给了补偿!”

其实他前世哪里活得憋屈了?

只是他这人行事只凭心意,受不了束缚,经常惹是生非,最喜多管闲事,看见不平之事,恨不得一刀将犯事之人剁掉脑袋,这才称了心意。

像他这种人,根本就不适合在现代社会生存。

他活得太纯粹,太自我,太理所当然,自然觉得在社会中的各种条条框框中处处受制。

但如今转世重生到了这么一个疑似古代的高武世界,正是快意恩仇的好所在。

当真是如鱼得水,似鸟出笼,说不出的快意舒爽。

此时一天乌云散,心情舒畅之下,看什么什么顺眼,抬眼看了看对面的几个乞丐,发现在这几个鼻青脸肿的乞丐中间,多了一个陌生的老丐。

这老丐站在几个青年乞丐中间极为醒目,身子比其余几个乞丐高了一头还多,敞胸露怀,满面红光,一张方方正正的红脸上挂了一圈红胡子,一条裤腿卷到膝盖处,露出半截黑茸茸的毛腿。

在王冲看向老丐的同时,这名老丐也抬眼看向王冲,两人目光相交,彼此都是一惊。

“这老东西好凌厉的眼光!难道还是一个高手?”

王冲微微愣神,旋即心中一热,“我正愁没有人试试手,这不转眼就有人送上门来了?”

当下大步向前,冲着面前的乞丐走去。

对面的红脸乞丐见王冲前来,心中不知怎么的,生出一股凛然之意,他低头看向身边的几个青年乞丐,压低嗓子道:“你们不是说他是个傻子么?你们看看,这像是一个傻子么?”

几名乞丐抬眼望前,只见王冲虽然衣衫破旧,但行走间龙行虎步,一双眼睛亮若寒星,英气勃勃,气度非凡,哪里像个傻子?

一名青年乞丐看了王冲一眼,心中一突不敢再看,低声道:“老祖,这人明明就是一个傻子,都傻了好几年了,今日不知怎么的,忽然就像变了一个人,大成哥不过说了他两句,便被他一砖拍死,手段残忍至极,我们几个想救大成哥,也都被他打了一顿。”

他说到这里,一脸羞愤之色,“阿蛋他们几个还被他打倒在地,撒裤子尿了一脸!”

旁边几个乞丐听了这句话,都是脸色通红,双目冒火。

此时王冲已经走到几人面前,嘿嘿笑道:“原来是你你们几个几个,难道今天早上那泡尿没喝过瘾?”

“傻种!你还敢过来!”

对面的一名青年乞丐脸红脖子粗的对着王冲喝道:“在我们丐帮老祖宗的面前,你还敢放肆?”

“老祖宗?”

王冲看了老丐一眼,笑道:“他是你们的祖宗,可不是老子的祖宗!”

他面向老丐,轻声道:“老叫花子,这几个废物在我神智糊涂时,没少羞辱我,我今日醒来,没将他们全部打杀,已经算是手下留情,你不要多管闲事!”

对面的老丐闻言,脸上怒气一闪,解下腰间的酒葫芦灌了一口酒后,方才哈气道:“小子,你们之间闹点小矛盾老夫懒得管,但出手伤人,动不动就要人命,这已经是人命关天的大事,老夫作为丐帮分舵舵主,却是不能不管!”

喝酒哈气之时,酒气直冲王冲面门。

在这酒气扑面之后,王冲只感觉一股甜腻的气息直入肺腑,脑子顿感昏沉。

“握草,这酒气有毒!”

王冲这一惊非同小可,大怒之下迈步前冲,猛然一拳轰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