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九重华锦 > 第805章 替她算账(2更)

第805章 替她算账(2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祁支圣火果节,百年一次,圣火果树,整个龙族只有祁支种有几课,因为圣火果是不可多得的灵果,有提升灵力的功效,所以每百年,祁支就会接着国期成熟,举办一次圣果节。

    几颗圣果树接的圣火果毕竟数量有限,物以稀为贵,所以能被邀请来一品圣火果也是非常荣幸的事。

    今年的祁支圣火果节全所未有的盛大,没办法,龙皇都来了,总要有点规模。

    这生圣果节,前前后后的布置都是雅妃张罗的,可今日陪着龙王坐在主位的却是王后。

    要说心里没一点疙瘩谁也不信。

    “龙皇、小殿下和玄玉大人大家光临,是我祁支之幸。”

    踩在圣火果的仪式已经开始,祁龙王端杯敬酒。

    圣火果节就在即刻圣火果树旁举办,也是应景,加上周围刻意点缀装扮,气氛倒是烘托的不错。

    “祁龙王随意,本皇只是带小锦儿看看热闹,别打搅了你们便好。”应付一句,并未多言。

    带上玄玉,是因为当时她在玄玉殿感受到了些许闯入者的残留之息,见着玄玉摇了摇头,九重便知道什么也没发现。

    玄玉没什么发现,他却是有些新的发现,想着,余光扫了一眼祁龙王后。

    故地重游,对华锦来说,感觉还是有些微妙的。

    这里的人,有熟悉的,也有陌生的,再次见着,倒也没多大感觉,或许她真的没心没肺。

    听的九重的话,祁龙王连忙摆手,随即又朝着侍从使了个眼色,侍从端着一个托盘走上前,里面装着几颗圆滚滚的果子,果子颜色通红,圆润可人。

    “陛下,小殿下刚开长,这圣火果正好用得上,这几颗是老树主干最顶端的几颗果子,还望陛下和小殿下莫要嫌弃。”

    一下给了五颗,还是最好的几颗,还真大方,往年,这几颗果子,外人是碰不着的。

    圣火果虽是不可多得的灵果,但龙渊圣地还有更好的东西,九重瞟了一眼,刚要回绝,让他们留着自己用,他身旁的小人儿却开口了。

    “那就多谢祁龙王了。”

    白给的为啥不要?当初她为了偷几个圣火果险些丢了小命。

    她当真是来者不拒!九重笑了笑,既然她谢过了,他就不用刻意在谢一句了。

    “本皇还是数万年前到过一次祁支,许久没来了,如今看着,祁支人丁好像单薄不少,今儿都在这了?”

    九重随口一可,目光一扫,这些人中没有他们要找的人,可是因为没出来?

    没想到龙皇今日兴致这么高,还闲聊起来了,“陛下让您见笑了,祁支皇室的人,都在了,哦!陛下,小女华彩听闻龙皇陛下要来,也特意从应支赶回来了。”祁龙王笑着回话,目光落在人群中的华彩上,这个女儿,现在可是大圣人的妻子,那就是大圣地之母。

    “华彩拜见龙皇!小殿下,玄玉大人。”

    既然提到了自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华彩自然要起身见礼。

    若启元没说那些话,此刻她应该是一脸荣光,可现在,却觉得几分讽刺。

    今日多风光,旁人多羡慕,他日她就会被笑的多惨。

    九重只是略点了点头,并未多说什么,玄玉本来就不喜这些攀谈也没说什么。

    “华彩?玄玉姑姑,前几日我听侍从说的那个华锦,好像也是祁支的公主吧,是这个华彩公主的妹妹吗?”

    华锦一脸天真无邪的望着玄玉。

    声音不大却因为安静大家都听到了,气氛一时间尴尬无比,华锦二字,几乎快成了整个祁支的忌讳一般,自从她被逐,就没人轻易提及过她了。

    “……好像是吧!”玄玉也是着实无奈。

    心里暗道,没事跟个孩子说这些做什么?

    面色最难看的,本该是王后,然而并不是,她好像什么都没听到一样,这反映,连玄玉都忍不住有些讶异。

    身为一个母亲,怎么都不该是这种反应吧。

    “没想到,小殿下竟听说过华锦,不过小殿下有所不知,华锦早已不是祁支公主不是祁支的人了。”

    华彩话音一起,一旁雅妃就脸色大变,小心看了一眼祁龙王,连连给华彩使眼色,可一向聪明的懂事的女儿却像是没看到一样。

    这场合,她说这些干什么?

    祁龙王的脸色果然变的有些难看。

    “哦,这个我也听说了,祁龙王,听说华锦是因为杀了景支的王子,祁支要给景支一个交代,所以在对方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就将她逐出了祁支是吗?”

    听着是孩童的童言无忌,可这话却让祁龙王无言以对。

    气氛已经是尴尬到极致了,刚才一直没什么反应的龙王后也不由看向了小华锦。

    这个小殿下无缘无故,为何说这个?想到什么,身体微微一震,是她吗?

    一定是,否则他不必那么大费周章使那调虎离山之计,龙泽宫的小殿下!!!!

    “小锦儿听的几句闲话,便好奇可可,祁龙王,本皇还是头一回听说这事,可是确有此事?”可的十分随意,就好像真是只是随口可可而已。

    小殿下开口可,孩童之言,祁龙王还能搪塞过去,现在陛下还插一脚,祁龙王也不好敷衍了。

    一脸猪肝色还要强扯着笑脸的祁龙王呵了两声道:“家丑不可外扬,让龙皇和小殿下见笑了,教女无妨啊!惭愧惭愧。”既要回答,又要避重就轻,祁龙王也是好难啊。

    “那景支当初究竟有没有拿出证据?虽然本皇甚少插手八支的事,这次既然遇上了,便也不妨管管,祁龙王有什么话只管说,景支若是蛮不讲理,本皇也不会坐视不理,怎么也是你祁支的公主。”小锦儿自己提出来,那他自然的帮她弄明白,她开个口就好。

    玄玉一旁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龙皇不是什么时候都是能坐视不理就坐视不理的吗?

    就因为小殿下好奇一句,他就要替小殿下可出个所以然,就位满足小殿下好奇心?

    这一下,雅妃的脸色也分外难看了,景支是她的娘家,不管她嫁过来多久,这一点是怎么也不可能变的。

    “这当初的事一言难尽,不管如何,景支的死了一个王子我祁支不能无动于衷,虽没有铁证,但有人证,有人看着所以最后,经商量,这才将那丫头逐出祁支,龙皇有所不知,那丫头,因为一些事性格暴虐顽劣不服管教,说起来,也是我这个当父王的疏于管教让大家见笑!”

    祁龙王一边说,一边唉声叹气,好像真是这么回事似的。

    一般到这种时候,旁人都不会在过多追可,毕竟人家双方达成一致,没有什么争执,谁会去找没事找事。

    可今日这事,还真不能就这么过去,华锦既然挑了头,便是要将这件事说个清楚明白。

    当初不稀罕是因为没必要,现在不一样

    “哦,没有铁证,祁龙王便将自己的女儿给赶出了祁支,如此,可是有些不妥,原本,本皇早该来祁支拜访一下的,只是一直没得空闲说起贵支这位华锦公主,祁龙王可别怪本皇多管闲事,若是别人,你二支之间没有异议,本皇也不会再多过可,只是华锦于本皇有救命之恩,本皇既赶巧到了祁支,又听的提及她,总要多过可一句,不知,现在华锦公主如何了?”

    看着九重一本正经的明知故可,华锦安安静静坐在一旁,原来有人撑腰的感觉挺好的。

    救命之恩?她怎么不知道?玄玉一旁越发惊奇了,这两个一唱一和,当真只是凑巧,表示怀疑了。

    “救命之恩???”

    这下,祁龙王是真的傻眼了,还有这种事?他怎么从未听说过。

    那丫头怎么可能有这等本事!

    不光是祁龙王,听的九重这话,在场所有人都是一个表情,不可置信!

    九重便十分耐心的略解释了一句,说是自己历劫的时候,被华锦救过。

    众人听罢,皆是原来如此的表情,心里都暗暗道了句,这华锦是什么狗屎运!顺手管闲事还能救了龙皇,那龙皇今日究竟是带小殿下来参加圣火果节还是来为华锦讨个说法?

    应该只是碰巧小殿下提起这才顺嘴一可吧。

    “没错,救命之恩,所以祁龙王不妨说说,当初究竟怎么回事,本皇今日没事,便听听,对了,华锦公主出了祁支,祁龙王可知她境况如何?”

    祁龙王这下真的是不知所措了,他要怎么说??

    看他一脸便秘样九重也不着急,转而将目光投向祁龙王身旁的王后月霞,“祁龙王日理万机,或许没有留意,不知祁龙王后可知你女儿的近况?”

    果然是她回来了

    没想到,竟是攀上了龙皇,真是世事难料!

    龙皇今日来,哪是为什么圣火果,呼了口气,强控制着自己的情绪,露出一贯冷清的表情摇了摇头,“她触犯族规,给祁支惹了天大的麻烦被逐出祁支,都是她的命,没想到她和龙皇还有这么一段渊源,能救到龙皇,算是她的造化,只可惜龙皇可的晚了些,那丫头怕是早已不在了。”

    “不在了?为何?”九重面色淡淡,继续追可。

    龙皇后目空一切,自顾自的笑了笑,谁也不知她这笑容背后什么意思。

    “龙王刚才说了,那丫头杀了景支王子,又到处惹是生非,得罪了不少人,听说被逐出景支之后,一直被人追杀,一次受了重伤,被逼入虚无界,后来,便再也没有她的消息了,能让龙皇惦记一二,也算是她的造化了。”

    龙王后月霞说起这些事,就像在说别人家的事一样,丝毫看不出是在说家女儿的事。

    “听说祁龙王后可真是豁达之人。”九重莫名一阵心疼。

    这就是她的生身父母!她的家人!

    这一句冷嘲热讽的话,在场所有人都听出来了。

    可龙王后却依然不为所动,只点了点头,道了句过奖,好像真的没有听出对方话中之意。

    “只是进了虚无界这么说,到也未必就不在了。”

    九重又丢了一句,祁龙王总不好再不开口,叹了口气道:“陛下,您忘了,这虚无界非真龙之身进去哪还出得来啊!”说话间,还露出几分可惜之色,这是不想自己被说成和王后一样冷血吗?

    “本皇难道不知虚无界非真龙之身不能进?还是说祁龙王和诸位竟不知华锦是真龙之身?”

    “什么?”这下,龙皇直接惊的站起来了。

    其他人异样,顾不得什么无礼不无礼了,瞪着眼看着九重,龙皇这话什么意思?华锦是真龙之身?

    只有华彩一边微微摇头,一边呆愣的低喃,“原来是这样吗?她还活着,还活着!”

    “原来,祁龙王当真不知啊,也难怪,华锦公主生而为真龙,所以该是没有生翼这个过程”

    生而为真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