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童安暖的脸还没来得及羞红,安立行手上的纸袋已经被安凌远抢了过去,翻看一通后,传来他夸张的嚷嚷声:“哥,你竟然给暖暖买情趣内衣?!”

    说实在的,安凌远压根儿也没见过什么‘情趣内衣’,只是每每大哥安立行送童安暖东西时,他都会用上最贬义最难听的字眼。 谁让童安暖眼里只有他安立行呢。

    “看,还有蕾丝花边呢!”

    童安暖是又羞又气,连忙追着安凌远去抢纸袋。他们有着相同的年龄,相同的风华正茂;围绕着大哥安立行的身体,一圈一圈的追逐着。

    安立行不动声色的看着,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像安凌远现在这么‘欺负’童安暖,已经是家常便饭了。只有安凌远太过分时,他才会出言制止。而大部分的时候,他只是感受着他们的青春活力。

    追上三四分钟后,童安暖停下了脚步。她的耐力虽说还行,但跟安凌远打不了持久战。

    “喂,童安暖,你不想要了?那我丢垃圾桶好了……”见童安暖停下了步伐,安凌远有些意犹未尽的刺激着她。

    “凌远,你的手指好像还在流血!要不,我帮你包扎一下吧……”

    说童安暖关心安凌远,那也不假。因为她跟他是情同手足的兄妹;他带着她逃婚,是因为他真心为她好,她懂的!

    说童安暖想使坏,也可以这么理解。因为在她的童年里,安凌远一直扮演着大恶人的角色!

    一提及‘流血’二字,安凌远突然僵住了,立刻把自己的右手送至眼前……

    ‘啪嗒’一声,纸袋落在了地上。虽说只是小如黄豆的伤口,安凌远看到自己右手指间已经干涸的褐色血痕时,还是夸张的大叫起来,“安伯……安伯……我流血了……我流血了……赶紧给我包扎!”

    童安暖眼疾手快,连忙从地上捡起纸袋,朝着沙发上的安立行说道,“哥,我先上楼了!”她迫不及待的想把自己洗干净。因为自己的身体被一个陌生男人给摸过了。

    安立行赞赏性的微微颔首。在童安暖跟安凌远的斗争中,童安暖的胜出几率逐渐的提高着。

    被安凌远用篮球砸了14年,即便是块木头,也知道反抗。更别说是聪慧的童安暖了。

    ***

    身体,已经认认真真的洗上三回了。看到镜中洁白青涩的少女酮体,童安暖羞羞一笑,连忙用浴巾裹紧自己。

    还好,身体还是干净的!

    突然,一张邪魅的脸闯进了童安暖的脑海,萦绕的,是来自地狱的魔音:记住:替我守着这层膜!谁敢动,我就吃了他!

    童安暖猛然一阵惊秫!那个变态的恶魔男人,怎么阴魂不散呢?!

    替他守着?!真可笑!

    (还有一更……求咖啡的,举手之劳!)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l/1/1884/inde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