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笑笑……笑笑……”童安暖急急的追了上来,“笑笑,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啊?”

    “我要去自杀!!!”严笑笑重重的甩上车门,恨声说道。

    随后捞起那限量版的lv包包,朝着方向盘就是一通凌乱的甩砸,严笑笑扬了扬她那妖娆的长发,咬牙切齿道:“自杀之前,我先要把梁非凡也弄死!!!”

    童安暖猛然一怔,她没想到严笑笑竟然会对梁非凡如此的爱之深恨之切,甚至于到了不能同生只求同死的悲壮地步。

    说童安暖善良不假;可她的善良里,也带上了她的小聪明:先不说严笑笑会不会真的去自杀,如果她离开了梁家,那自己的计划就泡汤了!三个月,才过了短短的半月之久,还有漫长的时间童安暖需要煎熬。自己的大姨妈也不可能持续上一两个月…芑…

    所以,如果严笑笑离开了梁家,那她肯定会被梁非凡活生生的给吞了,得连骨头都不会剩下。

    急中生智,童安暖立刻认真严肃的说道:“严笑笑,我答应你,跟你换男人!如何?!”

    那一刻,童安暖感觉自己真的是疯掉了!自己竟然会说出这样变态且过格的话来。不过退上一万步说:梁非离看上去斯斯文文的,肯定比梁非凡那个桀骜不驯的主儿来得好忽悠猬!

    ‘忽悠’,这个词,好像用得不太道德。童安暖也不想的!她也明白:用平平凡凡的自己,来交换‘凌安’集团总裁的位置,大哥安立行的确是赚大发了。

    只可惜,童安暖是个表面上看上去文文弱弱、温温柔柔,可骨子里却倔强得很。那种坚韧不拔的性格与生俱来。

    她可以为了报答大哥安立行的养育之恩,而嫁给花心的名门公子梁非凡!可骨子深处的倔强,让她又不想委曲求全。

    “什么?童安暖,你说什么?!你跟我换男人?!”严笑笑停止了蹂躏她的lv包包,震惊的看着童安暖,有些匪夷所思。

    童安暖微微点了点头,钻进了副驾驶,“笑笑,我不是跟你说过吗,梁非凡跟梁非离是情同手足的好兄弟!你越是排斥梁非离,那么梁非凡只会加倍的排斥你!你怎么就忘了呢?!”

    “我今天哪有排斥梁非离啊!!!为了梁非凡,我才答应来这边吃晚饭的……可他梁非凡竟然那样对我!!!”严笑笑极度愤慨道。

    说实在的,童安暖也感觉到今天的梁非凡有些过分。童安暖最讨厌的男人之一,就是不尊重女生!他梁非凡自己喜欢‘霸王硬上弓’也就罢了,可还教唆他大哥梁非离也跟着一起不学好!!!

    “笑笑,依我看,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所以呢,你还是跟我一起呆在梁家,从各个方面了解梁非凡的生活习惯……这样才能有的放矢,事倍功半!”

    唉,自己又自私了!童安暖微微叹息一声。

    “对啊!暖暖,你说得太对了!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想追求属于自己的爱情,就必须锲而不舍、勇往直前!我要从梁非凡的点点滴滴开始了解他,包括:吃喝拉撒睡!”严笑笑豁然开朗,虽说是单眼皮,却俏皮的双目放着晶晶亮的希望之光。

    童安暖一阵漠然!

    锲而不舍、勇往直前……

    这难道不是自己最初嫁给梁非凡时所怀的信念吗?!

    “走吧童安暖,我们回家睡觉去!”

    严笑笑启动了玛莎拉蒂,转了一个大概四百米的圈圈儿,将车停在了梁非凡的别墅跟前。

    梁非凡跟梁非离所居住的,其实是两幢连体别墅。只不过发生弟弟抢哥哥的女人后,梁父梁母给硬生生的弄了个围墙。

    总体上,梁父梁母对梁非凡并不薄。梁非凡是梁母妹妹的私生子。梁非凡才一个月大时,就被送到了梁家。梁父梁母为了能给梁非凡一个完整的家,视同己出,对外公布梁非凡是他们的亲生骨肉。事实上,梁父梁母对梁非凡的关心爱护,比对自己儿子梁非离还要无微不至。

    所以,当梁父梁母看到自己的亲生儿子梁非离为了一个女人痛不欲生时,对罪魁祸首的梁非凡,也就……

    ***

    严笑笑拉着童安暖的手,两人有说有笑的走进了客厅。似乎在严笑笑的脸上并没有找到什么气愤之色,有的却是谈笑风生。

    梁非凡精健的身体,慵懒的坐在沙发上。

    看到被童安暖拉回的严笑笑后,梁非凡幽深的黑眸闪过赞许之色,微微半眯着眼,勾起一抹魅惑众生的邪笑:自己看中的女人,果然有出众的睿智。耍起小聪明时,一套一套的。

    小丫头,就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养精蓄锐。一个星期后,我会让你好好的伺候我!让你深刻的领会到,什么叫‘夫唱妇随’!

    偶然间迎上梁非凡的犀利目光后,童安暖立刻机警的移开了目光。

    无视!

    ———————————————最新章节,请登录红袖添香————————————

    幽暗的通道入口,如诡异恶魔所大张着的嘴,像是要把走进它的人所吞噬。

    长长的通道,带着蜿蜒的弧度,一直朝着更为幽深的黑暗处延伸下去。整个过道,都是那种灰蒙蒙色调的大理石砌成,如钻石点缀般的壁灯微小,光线相对昏暗。

    在顶头拐角处的一间不起眼的门前,费洛赫推门而入。整个房间的色调,以内敛的灰色为主,偏向一种凝重,极为压抑的暗沉。

    费洛赫微微打量着眼前据窗而立的男人: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宛若黑夜中的鹰,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孑然独立间散发的是傲视天地的强势。

    “boss,‘蒙特’号和‘赛罗’号两艘游轮已经分别抵达了莫口,期待您下一步的安排!”费洛赫恭谦的将手中的文件资料轻放在长桌顶头。

    “嗯!”慵懒的轻哼,带着稍稍的倦意。

    他是一个英俊的男人,他的英俊染着桀骜不羁的霸气:细长且蕴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勾勒着一张完美而魅惑的俊脸。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l/1/1884/inde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