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呃……”锋利的匕首刺进了轮滑者的腹部,他似乎也没想到蓝泰真的会对他下毒手!他俯下自己的头,惊骇着目光盯看着那个深深捅进自己腹部的匕首,在生命弥留的最后一刻,他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朝着洗手间的门口嚷喊道:“来人呢……救命啊……杀人了……”

    蓝泰冷不丁的这一不计后果的举措,着实让梁非凡震惊:在众目睽睽的大商场,蓝泰捅死了这个轮滑者,无疑是在自掘坟墓。 即便他梁非凡跟蓝泰在本市如何的呼风唤雨,都不能堵住大家的众口铄金和媒体添油加醋的报道……

    洗手间的门外,已经传来了警察和保安们的叫嚣声,和撞击门板的声音,梁非凡清楚,任何的掩饰,任何的重新布置现场,都已经来不及了……外门的那群人随时有可能破门而入。

    梁非凡强迫着自己冷静下来,在极短的时间里要给蓝泰寻思出一条活路……

    在下一秒,梁非凡觉得主动将洗手间的门给打开;在去开门之前,他又补充做了两件事:第一件事,就是推着轮滑者的后背往蓝泰紧握的匕首上重重的抵进一些…芑…

    第二件事,就是紧紧的抓住蓝泰的左手,十指相扣,红润且急切着眼眸,“泰,一会儿警察进来后,你什么都不要说……就当我梁非凡救你了……好吗?!”

    梁非凡清楚:即便自己能想出成千上万种的办法来救蓝泰,可如果他蓝泰不自救,那一切的一切,都将会是徒劳。人就活生生的死在这里,蓝泰绝对是脱不了干系的。

    不等蓝泰回应什么,梁非凡已经一边夸张的惊惶嚷叫,一边跌跌撞撞的去将洗手间的门打了开来,并惊恐万状的抓住第一个冲进来的警察,恐惧且哆嗦着声音断断续续道:“那个人疯了……他……他……他撞在匕首上自杀了……他自己撞在匕首上自杀了……猬”

    这些惊恐万状的神情和言语,无疑是在夸张的表演给那群警察们看和听的。别说亲眼看着他人死在自己的面前了,他梁非凡手上沾染的鲜血,又岂会少?!

    “什么?!嫌疑犯自杀了?!”警察立刻朝着身后的跟班说道,“快,送去急救!”

    ********

    ‘泰,一会儿警察进来后,你什么都不要说……就当我梁非凡救你了……好吗?!’

    为了他梁二爷的十指相扣,更为了他梁二爷的恳求,在现场警察拍照取证之际,蓝泰‘听话’的一句话也没说,只是凝眸静静的看着他的梁二爷急切着声调在跟警察们解释着什么。具体的内容,蓝泰已经听不进去了,在他的眼底,只有他梁二爷焦躁的神色……

    “我妻子刚受了刺激……我只希望你们带走我和我朋友时,别从大厅里经过!”在梁非凡的恳请下,警察从员工通道将‘嫌疑人’带出了六楼的洗手间。

    *******

    当手牵着蓝悠悠小公主的蓝妮看到被一群医护人员用担架抬走的那个轮滑者,她隐隐约约间感觉到事件有可能已经恶化。最近丈夫蓝泰的情绪一直很阴霾,就连亲生女儿的哭闹他都会置之不理,以冷淡的状态漠视着身边所发生的一切事情……他会不会因为见不得那个梁非凡受委屈,而对轮滑者痛下杀手了?!可有那个梁非凡在,他应该会劝阻才对啊?!

    “蓝妮姐……怎么没看到非凡和蓝泰大哥啊?!那个轮滑者……是不是死了啊?!”惊魂未定的童安暖,紧紧的抱着怀里嗷嗷啼叫的二小子梁维谦,挤上前来询问道。

    【童安暖,我们先带着孩子们回去……我刚刚看到费洛赫和戈仓他们赶上去了,即便发生什么事儿,他们也会解决的。我们快走吧……】蓝妮的手语,童安暖只能看懂一半儿左右。说实在的,当时的童安暖忧心于丈夫的安危,也没太注意看蓝妮比划了些什么。

    虽说童安暖认为有蓝泰在,丈夫梁非凡应该是安全的,可她总是有些忧心忡忡的,尤其是看到那个轮滑者被套着氧气面罩抬下楼来……而且那白色的被褥及担架上,都沾染着艳红色的鲜血,这让童安暖更加的不安起来。

    她挤着人群,想冲开封锁线上去六楼,却被从六楼赶下来的费洛赫给堵住了。看费洛赫那肃然的面容,想必是根梁非凡和蓝泰见过面了。

    “洛赫,看到非凡和蓝泰大哥了没有?!他们怎么没下楼啊?!”童安暖摇晃着怀里啼哭不止寻奶喝的二小子梁维谦,急切的询问道。

    “哦,梁哥和蓝哥去警察局录口供去了!他让我先把你和蓝妮嫂子,还有三个孩子送回去。”费洛赫尽量让自己的面容看上去轻松一些。

    “可我怎么没看以他们下楼啊?!他们在哪儿?!对了,那个滑轮滑的……好像流了很多血。要不要我去录口供啊?!”童安暖一连串问出了自己的很多疑虑。

    “嫂子,你能不能不给梁哥添乱?!你能带着孩子们平平安安的回去,就是帮了梁哥最大的忙。”见童安暖这般的不配合,着急要去给梁非凡和蓝泰处理棘手后事的费洛赫言语上也有粗重了起来。说实在的,现在赶的就是时间。

    被费洛赫这么一呵斥,童安暖越发的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洛赫,你老实跟我说:非凡他们,是不是出事儿了?!”

    费洛赫淡淡的扫了一眼童安暖,他能够体会到身为妻子对丈夫的担心,微微提气,费洛赫凑上她的耳际压低声音说道:“那个轮滑者,知道自己犯下了重罪会判重刑,所以,他想陷害梁哥他们,自己撞在匕首上自杀了……所以梁哥和蓝哥会有点儿小麻烦。”

    童安暖瞬间呆滞;而蓝妮,也是惊愕不已……

    ———————————————最新章节,请登录红袖添香————————————

    即便梁非凡有如何的巧舌如簧,可毕竟人已经死了,法律程序还是要走的。还有就是那群媒体的跟踪报道,给了警察局不少的办案压力。即便他们想偏袒,但也畏惧媒体的曝光。毕竟事情是发生在大庭广众之下的,有那么多眼睛盯着,他们只能按章办事。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l/1/1884/inde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