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就在飞扑上去的一瞬间,轮滑者却突然回过身来,依身到扶手处,将才六个多月大的梁维谦举到了扶手外,朝着追身过来的梁非凡厉声呵斥道:“站着别动!否则我就把他丢下去!”

    梁非凡的步伐不得不顿下:因为只是这个轮滑者一松手,二小子梁维谦便会从六楼掉下去。

    用余光扫了一眼底楼大厅里聚集的人群,梁非凡硬生生的吞咽了一下:儿子才六个多月,骨骼什么的还是那么的柔软,从六楼掉下去,可想而知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你先别激动……冷静点儿……有事好商量……”梁非凡试图安抚着轮滑青年的情绪。目光却盯睨着轮滑者举在护栏扶手外的二小子梁维谦:虽说被人提着腰际的衣裤有些不舒服,但似乎没影响到小家伙的心情,他一边流着哈喇子,一边朝着爹地梁非凡啼叫着……还以为是爹地梁非凡正跟他玩着什么新鲜的游戏。

    梁非凡不说还好,这一开口,这个轮滑青年突然间就像癫狂了一样,哆哆嗦嗦的嚷叫道:“我冷静不了!我伙伴他……他残废了!!!他忍受不了这辈子都只能坐在轮椅上苟且偷生……你是害了他……是你害了他!芑”

    梁非凡这才寻思起:半个月前的那场‘血的教训课’上,的确有两个人避让不及从自己的车顶上翻滚过去,重重的摔砸在了车前的人行道上……其中一个身型相当瘦弱的轮滑者,看上去摔得挺严重,压根就无法站起身来……

    “你冷静点儿!我认识很多骨科专家,你伙伴一定会重新站起来的……”梁非凡安抚着面前这个濒临疯狂的轮滑者,生怕他情绪不稳,会不小心松开手……

    “太晚了……我伙伴三天前吃了一瓶安眠药……自杀了!他死了……是你害死他的!是你!你就是杀人凶手!!!”轮滑者歇斯底里般的吼叫道。随着他狂躁的情绪,提着梁维谦的右手,也随之晃了几晃猬。

    “啊……”底楼的大厅里,传来童安暖撕心裂肺的尖叫声,随后便是她惊魂的乞求,“我求求你……放了我的孩子……放了我的孩子……”

    妻子的苦苦哀求,或多或少分散了梁非凡的少许注意力。对于二小子梁维谦,梁非凡那是相当的溺爱……他能体会妻子此时此刻如刀绞似的心境。凭经验而言:如果自己就这么扑过去,这个轮滑者的第一反应,肯定是条件反射的松开自己的右手……梁非凡不敢冒这个险!

    梁非凡提吸一声:“冤有头、债有主!竟然你认为是我害死了你的伙伴,那你就找我梁非凡算账好了……为难一个婴儿,算什么英雄好汉?!”

    “嘿嘿……嘿嘿嘿……”轮滑者冷笑几声,“我跟踪你的保时捷好几天了……我知道你梁非凡在本市有权有势!可那又怎么样?!我不怕你!今天,我也要让你尝尝眼睁睁看着自己心爱的人死在自己眼前的那种滋味……”

    “不要……你别激动!我代替我儿子从六楼跳下去……我代替我儿子死,如何?!”梁非凡一边稳着轮滑者的情绪,一边缓挪着步子慢慢的接近过去,只要把距离缩短在三米之内,他便能扑过去拽过扶手外的儿子……距离越近,成功的几率就越大。

    “代替你儿子死?!”

    “是!我代替我儿子死!”梁非凡坚定着声音重复道。

    “呸!你就是死一千次一万次,也换不回我的jenny!我们那么相爱……他才19岁,还那么年青…就被你给害死了!!!梁非凡,我要你不得好死,生不如死!!!”

    不难听出,这个年青人跟他口中说提及的伙伴,其实一对同性恋。也就不奇怪他为什么会有如此过激的行为了!在大部分人看来:性取向不正常的人,一般精神状态也会不正常。

    “你冷静点儿……你要我不得好死也好,生不如死也罢,我都依你……”

    距离在一点点的拉近,差不多还有两三米时,突然有几个商场保安出现在梁非凡的身后。那个轮滑者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别过来,让他们别过来……你们要是敢过来,我就把这个孩子丢下去!摔死他!!!”

    梁非凡不得不转身过去,示意那几个保安不要靠近。

    “跪下!给我心爱的jenny跪下……快跪!”轮滑者从口袋里抽出一张不男不女的照片举向梁非凡,哆嗦着声音嘶吼道。

    “好……我跪……我跪!”梁非凡右腿上前一步,左腿便跟着缓缓的跪了下去……

    “jenny……我的jenny……你看到没有……这个害死你的人,就跪在你面前……可你却永远都回不来了……jenny……”轮滑者将照片送至唇凌乱的亲吻着,眼泪加夹着鼻涕黏腻在一起。

    就在这一瞬间,梁非凡扑捉到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轮滑者举在护栏扶手外的右手飞扑过去……最大限度的伸长自己的右臂膀,去拽住自己的儿子……

    或许是小东西被轮滑者提久了,小小的身体已经跟外套扯离开来……梁非凡拽住了儿子的外套,却没能拽住外套里的小小身体……

    “小谦!!!!!!!!!!!!!!”随着梁非凡那声声嘶力竭的吼叫声,小东西成自由落体状,朝着底楼的大厅掉了下去……

    “啊……”底楼大厅里的童安暖,发出一声尖锐的尖叫声后,高高举起了双臂,整个人跌跌撞撞朝着儿子落下的方向冲了过去。

    与此同时,惊叫的人群中闪过一抹幽影,快如闪电一般朝着梁维谦掉落的方向飘移过来,将泪流满面的童安暖甩手推到一边后,蓝泰整个人腾空跃起两三米高,用自己的双臂做为第一缓冲,接住了自由落体的梁二公子;再用自己的最柔软的小腹做为第二缓冲,将小东西的小小身体稳稳的兜抱在了自己的怀里……

    无疑,蓝泰这一系列的动作是一气呵成的,亦是专业娴熟的。或许只有蓝泰这样够专业的水准,才能保护着梁二公子的毫发未伤。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l/1/1884/inde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