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尾声:许我温柔的爱你77

    泪水,一下了迷蒙了任意瑶的视线,她想回应什么,却如鲠在喉……冷不丁的,任意瑶突然间感觉到有股刀割似的疼,从自己的小腹一下子蔓延到了全身,疼得她浑身哆嗦……

    她痛苦不堪的半蜷起身体,用双手紧紧的护住自己的小腹,哀声抽泣道:“孩子……妈咪的乖孩子,你要坚强点儿啊……求你了,别离开妈咪……别离开妈咪……”

    刀绞似的剧烈疼痛,死死的纠缠着任意瑶:从得知女儿被绑架之后,自己的小腹就一直隐隐作痛着。 这一刻,当她亲眼看到韩琪为了安立行跟自己的女儿而奋不顾身的牺牲她自己的性命时,隐忍在任意瑶身体里的焦虑和苦涩,一下子迸发开来,以排山倒海之势,朝着最最脆弱的胎儿蜂拥过去,将它一点一点儿的从母体上撕扯下来……

    那是怎样一种痛彻心扉,以及悲痛欲绝的伤疼?!任意瑶感觉到自己就快透不过气来……疼痛像是一个无形的黑洞,从小腹从开始,慢慢地吞噬着任意瑶的整个身体,一切都在消失,痛让她的神智溃退芑。

    “孩子,妈咪求求你……不要离开妈咪……不要啊……”任意瑶已经哭出不声音。

    “妈咪……你怎么了?哪里疼?安安在这里……不会离开妈嘛咪的……”安小公主见妈咪任意瑶如此的痛苦,以为妈咪口中的‘孩子’指的是自己,连忙偎依过来,用一双小手轻抚着妈咪任意瑶惨白无血丝的脸颊。

    “答应我……好好照顾涵涵……好好照顾涵涵……涵涵是无辜的……”没有得到任意瑶的回应,韩琪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每重复一遍,声音就会低弱几分,口中的鲜血不自控的往外喷溅溢出;而紧紧拽着任意瑶手腕的手,也缓缓的放松了下来……最后,重重的垂落下去猬。

    “我会好好照顾涵涵的……一定会!”安立行代替任意瑶应了韩琪一遍又一遍的恳求。感觉到怀里的身体垂沉下去,安立行猛然一惊,“韩琪!你醒醒……你醒醒!你再坚持一会儿……我这就送你去医院!”

    就在受了重伤的安立行,踉踉跄跄的抱起韩琪准备站起来时,耳际却传来梁非凡长长叹息的叫停声,“她已经死了!你还是先救活的吧!任意瑶肚子里还有一个呢……怕是要流产了吧……”

    安立行着实怔住了,有些懵滞的回头朝着半躺在水泥地上痛苦呻吟着的任意瑶看了过来……

    说实在的,刚刚任意瑶喃喃的‘孩子’,在急乱悲伤之中,安立行也听成了是女儿安安。既然女儿安安已经平安无事,所以安立行才没有太过在意任意瑶的痛苦之色……

    “意瑶,你……你怀孕了?!”对于冷不丁又空降出来了一个孩子,安立行显然是滞怔的。下意识的放下怀里没了生息的韩琪,朝着任意瑶靠了过去。

    其实这一刻,因失血过多,加之肩部还受了枪伤,安立行的意识也越发的迷蒙起来:像似覆盖住了一片猩红的血雾一般,眼前的一切有着层层叠叠的血色幻影……

    就在梁非凡跟着蒙西和戈仓他们一起清理现场时,被梁非凡击中心脏的韩翼,却不知道何时已经从地上爬起,借助于木箱及手下的掩护,从暗门上去了二楼的护栏里侧,口中发出癫狂的大笑声,“哈哈哈哈……想要我韩翼死,没那么容易!老子就送你们上西天!!!”

    梁非凡第一反应就是:这狗东西穿了防弹衣!而他们几个却光顾着朝地上这感人肺腑且要死要活的两女一男行注目礼了!

    就在梁非凡跟蒙西举枪准备朝韩翼的脑袋补上几枪时,动作却生硬的顿住了……

    因为韩翼已经扯开了自己的外衣,裸露出密集捆绑在自己身上的炸弹,“来啊,开枪啊?!老子身上的炸弹,足够把这里炸个底朝天了!开枪啊!怎么不开枪啊?!都孬种了吗?!”

    韩翼站在二楼,而梁非凡他们却站在底楼,从下面仰视,很难一枪打中韩翼的头部;再则,韩翼手中握着引爆器,如果一击不中,以韩翼身手,会触犯他直接按下引爆器……

    “哈哈哈哈……”见楼下的梁非凡他们面色严肃的顿动了瞄准的动作,韩翼笑得更加的癫狂,“梁非凡,你今天怎么孬种了?!有种的,你就朝我开枪啊?!你不是很会多管闲事的逞能吗?!老子今天就替我韩哥好好的给你点儿教训!让你学会今后少他妈的多管闲事!”

    想起什么来,韩翼诡异的嗤然一笑,“没有以后了,今天老子就带你下地狱一起去给我韩哥陪葬!告诉你吧,这个仓库里布置了五十多公斤的炸药,这里,没有一个人能活着离开!!!哈哈哈哈……”

    韩翼回来,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报仇雪恨。加之他一心仰慕的女人也为了别的男人被自己误伤而死,韩翼更加的孤注一掷!似乎,他已经没有活下去的意义了……

    其实他也明白:即便自己逃过了今天这一劫,梁非凡他们也不会放过自己!还不如今天跟他们一起同归于尽,一了百了!

    梁非凡这次似乎真的有点儿傻眼了。他没想到韩翼会如此的玩命!见戈仓手上有动作,梁非凡连忙将他按压住。他清楚:以韩翼现在的搏命状态,想偷袭他无疑是自掘坟墓。

    梁非凡当然不想死!这娇妻爱子,还有他蓄谋已久的造人计划……如果今天就真被这么炸死了,那岂不是冤枉到姥姥家了?!恐怕不止到姥姥家,会直接下去十八层地狱!

    “韩翼,你才三十出头吧,连个子嗣都没留下,就这么死了冤不冤呢?!”梁非凡压制着心头憋屈的怒火,不动声色的劝说着韩翼,并把一只手背在自己的背后,朝着身后丛虎丛豹做了个上楼的动作。因为只有从韩翼的后面出其不意的将他控制住,他们才有幸免于难的可能。

    “梁非凡,你少他妈的用缓兵之计!我八岁从孤儿院跑出来时,就明白自己的宿命是什么!老子有你们这么多人陪葬,值了!”韩翼嗤声冷哼道。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l/1/1884/inde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