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恨只恨,自己为了爱那个男人,可以委曲求全到连‘自尊’是个什么东西都忘了……

    任意瑶匍匐在方向盘上,良久,从痛彻心扉的嚎啕大哭转变成了低声喃哼;最后,瞪大着泪眼,目不转睛的看着操作台上的奶瓶:乳白色的液体,虽说是温和的视觉效果,却让任意瑶感觉到了压抑!

    自己这是怎么了?!难道自己真的要当韩琪口中的后妈吗?!是为了自己不能跟安立行离婚?还是为了自己的女儿安安能够拥有着安立行的父爱?!

    顾忌到什么,任意瑶抹去了脸上的泪痕,将玛莎拉蒂火速启动,并加速飚出了韩琪所居住的别墅小区;车行出了两三公里后,疲惫不堪的,身心俱疲的,任意瑶将车停在了路边,眯合上双眼,静静的靠依在车座上,有些神智游离一般的闭目养神起来……

    过了几分钟,冷不丁的,刚刚还在闭目养神的任意瑶,突然间就瞪大开双眼,好像想起来什么东西,连忙迫不及待的拿起丢放在副驾驶车座儿上的手包,开始在里面翻找起东西来…芑…

    从手包里翻找出来的是户口簿。 拿着手中,任意瑶面色微微凝重起来;耳际,似乎萦绕梁非凡刚刚的话:把这个户口簿送去给韩琪看……她一定会有反应!

    她会有反应么?!又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

    ‘我是涵涵的亲生妈咪,这是永远都无法改变的事实!对了,差点儿忘了,我还得谢谢你帮我暂时养着涵涵呢,真的是辛苦你了……猬’

    任意瑶脸色越发的深沉起来:如果让韩琪知道了她的宝贝儿子跟着自己姓任……她还会有让自己‘暂时帮她养着涵涵’的美好希冀么?!必须让她有上危险意识……于其让自己跟女儿坐以待毙,还不如自己争取主动权!

    其实,任意瑶只是想韩琪带着她的孩子远走高飞销声匿迹!那涵涵多留在安家一天,任意瑶就会多崩溃上二十四小时!一听到小家伙的哭声,她的心就心烦意乱得厉害……几乎到了要走火入魔的地步!所以,一向精明且雷厉风行的任意瑶,也变得多愁善感起来!

    用梁非凡的话说:任意瑶快把自己给逼成了个怨妇了!严重点儿说,几乎到了神志不清的境界!

    寻思片刻,任意瑶将车启动,猛打方向盘掉头朝着韩家别墅呼啸而去。

    *******

    绚丽的玛莎拉蒂,在韩家别墅前戛然而止。深嗅上一口气后,任意瑶拿上手包果断的钻身下车朝着韩家别墅客厅走去。刚走上两步,任意瑶又折了回来,从玛莎拉蒂的操作台上拿出那个奶瓶,坚定着步伐再次走近韩家别墅。

    别墅客厅里,韩琪一身职业套装,想必是要去凌安集团上班。不管暂时的母子分离会给韩琪带来多么大的伤害和痛苦,可日子来得继续,不是么?!

    说实在的,任意瑶真的很佩服韩琪:一个母亲,与自己才四五个月大的吃奶孩子分离,都能如此的淡定从容?!从表现上看,似乎不温不火的……

    看到再次出现的任意瑶后,韩琪只是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并没有主动开口跟她多说上什么。事实上,对于一个抢走自己孩子的女人,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任意瑶朝着韩琪呈现上一个浅浅的微笑,虽说这样的笑不比哭还难看。

    “韩秘书,我突然想起来了,一会儿我要去洛凡传媒上班,就不能回安家了!看你这样子,应该是去凌安集团吧?!你的自我调节能力,实在是太强了,真让人佩服……”任意瑶扫了一眼一身正装的韩琪,努力平缓着自己的气息。

    “你这急急火火的再次赶过来,该不会是向我汇报你的行程的吧?!”韩琪冷清清的说道,“你还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哦,安总去给涵涵登记好户口后,把户口簿落在我车上了。既然你赶着去凌安集团,就劳烦你把这个户口簿带去给我家立行……”任意瑶从手包里拿出户口簿,朝着韩琪递了过去。

    一并递上前的,还有奶瓶。“这温暖牌的母乳,还是你自己送去安家的好!这样才能体现出母爱的伟大,不是么?!如果你觉得不方便,或者听到任涵涵的哭声后会心酸的话,那你就劳烦安总把奶瓶送回安家好了……正如你说所的那样:安总那么疼爱涵涵,一定会乐意效劳的!”

    任意瑶的这番长篇大论的絮叨,似乎并没能让韩琪听进去;见她没有伸手过来接户口簿和奶瓶,任意瑶径直将两样东西放在了沙发前的案台上,风轻云淡的叹息一声:“唉,也不知道我家立行怎么想的,竟然让你儿子跟了我的姓,叫任涵涵!我估摸着啊,你们安总怕外界的闲言碎语呢……其实也难怪,冷不丁的冒出个私生子来,还真的挺难让他接受的!”

    微顿,不等惊愕万状的韩琪回应什么,任意瑶又紧声道:“好了,不跟你多说了,一会儿上班该迟到了!”随后,一个华丽的转身,头也不回的朝着客厅门外走去。

    这一刻,任意瑶心底还是有那么点儿小小的释怀的:因为刚刚自己在说出‘任涵涵’三个字时,她显而易见的看到韩琪脸上的那抹惊骇状……

    ———————————————最新章节,请登录红袖添香————————————

    直到任意瑶窈窕的身影消失在客厅门外时,韩琪才颤抖着双手去翻开那个户口簿……每翻上一页,她的手就情不自禁的越发哆嗦起来!

    在有记录的最后一页,‘任涵涵’三个字,深深刺痛了韩琪的眼,她似乎看到了普天之下最难以辨认的字体……让她怎么也接受不了!

    任涵涵?!任涵涵……任涵涵?!!!!怎么会是这样?!或许,韩琪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孩子会跟了任意瑶的姓……这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

    说实在的,韩琪之所以如此的隐忍,或多或少有这样的私心:她渴望着有一天,自己的孩子能够光明正大的跟着那个最深爱的男人姓安……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l/1/1884/inde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