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顿了顿,顾阿姨又叹息什么的说道:“小琪,你就不应该拦我把涵涵被抢走这事儿告诉涵涵他舅老爷……”

    韩琪凄然一笑,“告诉了我舅舅,又能怎么样呢……涵涵是安总的亲生骨肉,这是铁一般的事实!”微微叹息一声,“安总能在乎涵涵,我已经很知足了。 ”

    “可……可涵涵就这么被抢走了……你得多心疼呢!”顾阿姨怜悯的看着衣冠不整到凌乱的韩琪。虽说才相处了不到一个月,可她知道韩琪是个特别能隐忍的女人。

    “出去把她打发走吧……我真的不想看到她!”韩琪平淡着声音说道。

    “嗯。”顾阿姨轻轻应了一声,心疼的睨了一眼韩琪后,才转身走出了婴儿房芑。

    ********

    “安夫人,请回吧。小琪已经为她年少无知所犯下的错付出代价了!得饶人处且饶人……”见到浓妆艳抹的任意瑶后,顾阿姨冷生生的说道。在顾阿姨看来,任意瑶理直气壮的‘登门拜访’,无疑是占着她是安立行的正室妻子来挑衅弱者的韩琪的。

    任意瑶缓缓的吁出一口浊气,苦涩的笑了笑:自己跟女儿所受到的伤害,又有谁能体会?!在它人眼里,自己却成了恶毒之人……或许,绝大部分人都会认为,是自己唆使自己的丈夫把私生子给抢了回去,而且还跟自己姓了任?猬!

    行,恶人就恶人吧!本姑奶奶也不想脸上贴金当好人!!!

    任意瑶只是淡淡的扫了顾阿姨一眼,“事关她亲生儿子的健康成长,你还把韩琪叫出来吧……我不会吃了她的!”

    就在顾阿姨犹豫不决着要不要把韩琪叫出来时,韩琪已经一身正装的从婴儿房走了出来。

    彼此静寂的凝视着对方片刻,任意瑶微微叹息:不愧是律师,即便是面对自己这种抢了她儿子的大恶人,她都能处事不惊,淡定从容的与自己对视。

    韩琪的淡定,让任意瑶一时间无从开口。

    “涵涵在安家还好吧?得辛苦你了。”韩琪先与任意瑶开了口。凄凉乏力的声音里饱含着一个母亲的浓浓关切,又透着苦涩和无可奈何。一种很复杂的情怀。

    “……”任意瑶有些语塞:这算什么?!她是在拜托自己呢?还是感谢自己呢?!

    “呵呵呵……”突兀的,冷不丁的,任意瑶放声豪爽的大笑起来。这当亲妈的都能如此的从容淡定,自己这个大恶人还紧张局促个什么劲儿啊?!“好着呢……也就爱哭了些!一哭嗓子都哑了,挺让人心疼的。”说这些话的时候,任意瑶一直直视着韩琪的双眼。

    韩琪的双眸中掠过一丝黯淡,一阵心如刀绞似的哆嗦,她下意识的用臂膀紧环住自己打颤的身体,忍不住的轻声泣喃,“涵涵……妈咪的好孩子……妈咪对不起你……”

    很不错的效果!任意瑶淡淡的扫了一眼泪眼婆娑的韩琪,心底也跟着泛起丝丝的疼意。叹息一声道:“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呢……这个孩子,你本就不应该生下来!”

    韩琪冷冷一笑,“那你当初生下安安时,又是什么心理?!是不是正如你所说的这样,安安也不应该生下来?!”一招儿‘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任意瑶柳眉一皱:这个韩琪,还真够牙尖嘴利的。逼迫着自己嗤之一笑,“当然不同了!我是安立行的妻子,安安自然就成了安立行光明正大的女儿!不像你的孩子,他注定只是个私生子!”

    “听你的意思,原来安安当初也没能‘光明正大’过啊?!是不是也同样顶过私生子的头衔?!”韩琪轻描淡写道。不喜不怒,亦不温不火。

    “你……!”任意瑶有些气急败坏的瞪着韩琪,一阵咬牙切齿后,愣是没能应上一声反驳的话来!的确如此:自己当初生下安安,的确是偷偷摸摸且远走他乡的。跟韩琪生下涵涵,其实是如出一辙。

    微顿,任意瑶提上一口气,努力的压抑着自己心头的怒火,冷生哼道:“韩琪,你用不着讽刺挖苦我!现在的事实真相是:我是安夫人,我女儿安安是安立行的掌上明珠、心肝宝贝!”

    “安安是,难道涵涵不是么?!我知道安总特别宠爱涵涵……放心吧,总有一天,安总会想通的,涵涵也会回到我身边!我是涵涵的亲生妈咪,这是永远都无法改变的事实!对了,差点儿忘了,我还得谢谢你帮我暂时养着涵涵呢,真的是辛苦你了……”韩琪言得淡然。

    任意瑶气得一阵狠实的咬牙切齿,“韩琪,难道你就真的忍心眼睁睁的看着你自己的孩子跟自己骨肉分离?!涵涵才四个多月大啊!!!”

    “我当然不忍心!失去涵涵,我每一秒都在煎熬!!!我疼得心如刀绞,疼得痛不欲生……”韩琪在瞬间眼框红润起来。

    “那你可以选择带着涵涵远走高飞啊!!我还会给你一笔钱!”任意瑶立刻言归正传的提醒着韩琪,明示她可以把涵涵带离安家。

    “我是不会走的!我不会带着涵涵去过那东奔西走、躲躲藏藏的日子!竟然你任意瑶这么迫不及待的想当涵涵的后妈,我就成全你!”韩琪冷声低嘶道:“有一点我必须提醒你:安总那么疼爱涵涵,如果你敢虐待我的涵涵,安总不会放过你,我更不会放过你!!!”

    韩琪这番义正词严的言语,听得任意瑶一阵惊愕,随后又一阵茫然!呆滞上良久,任意瑶似乎才意识到:自己真的很傻很天真!自己不但骑虎难下的当了这个恶毒的后妈,憋屈的是,自己还必须得善待自己丈夫跟别的女人的私生子!韩琪果然懂安立行,知道他是个超级护犊子的主儿,要是自己真的怠慢了涵涵,他肯定会……

    任意瑶不敢,也不愿去多想!这一刻,她感觉自己像是被打进了十八层地狱,浑身上下饱受着煎炸焖烤等酷刑,压抑得她透不过气来。

    呆滞的愕愣上片刻,直到韩琪的声音再次传进任意瑶的耳际,“这是我刚刚挤好的母乳,劳烦你这个当后妈的带回去给涵涵喝!”微顿,韩琪冷声笑了笑,“对了,如果你想丢掉,或者说在里面参合些不干净的东西,千万记得别让安总看见!他那么疼爱涵涵,后果你懂的……”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l/1/1884/inde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