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砰砰砰!”

    粉色调的温馨公主床上,梁非凡性感的薄唇微微上扬着,像是正做着带色的好梦:想必在梦幻中,他的童小姑娘终于半推半就的帮他在‘玉女吹箫’呢!

    说实在的,童小姑娘一直是个保守的女人,即便梁非凡在床上怎么的热情主动,她也只会迎合那些中规中矩的动作和姿势,稍稍有些不靠谱的造型,她最多也就半推半就;可那些高难度的,或是过格的**方式,童小姑娘态度很坚决的敬而远之……

    “砰砰砰……”梁非凡的美梦才刚刚开始,房间的门便被咋得砰砰作响,并伴随着任意瑶那略带嘶哑的高亢嚷叫声,“梁痞子,快起床了,快起床了!童安暖又不在床上,你玩自摸呢你!!!”

    “……”梁非凡一个慵懒的翻身,勉为其难的将枕头当成童小姑娘紧拥在自己的怀里,无视着门外任意瑶的叫嚣。 他完全可以理解任意瑶现在已经抓狂到濒临着魔!她丫的舍不得折腾始作俑者的丈夫安立行,却拼命的折腾起他梁非凡来……凭什么啊?!冤不冤呢芑!

    然,任意瑶接下来的一句话,逼迫得梁非凡不得不从床上一跃而起。

    “梁非凡,你再不起床送本女士上班,本女士就辞职不干了!”这句话果然管用,此言一出,下一秒,房间门便从里面打了开来。

    梁非凡半眯着眼眸睨了门外一身职业套装的任意瑶,唇角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浅笑,“这就对了!何必庸人自扰之呢!白捡一个儿子,是一件多么让人心旷神怡的美事儿啊……猬”

    明知道梁非凡是在故意挖苦惹怒自己,可任意瑶还是‘如愿以偿’的气得鼻翼直掀动,狠气的瞪了梁非凡一眼,带着吸气声道:“梁痞子,还真让你失望了,本姑奶奶我乐和着呢!”

    *********

    听到楼上传来的犀利嚷叫声后,童安暖连忙从婴儿房里疾步进了上来,在楼梯的拐角处,她看到了一前一后下楼的嫂子任意瑶和丈夫梁非凡。

    “嫂子,早点做好了,我这就下楼给你们端上。”童安暖扫到任意瑶那血丝隐现的美眸,心头泛起丝丝缕缕的怜悯。有时候她也会反问自己:如果丈夫梁非凡突然带回来个私生子,自己能大度的去接受这个孩子吗?!

    “不用了!饿死了岂不正好?!你大哥正等着取韩琪进门呢!”任意瑶苦涩的哼言,满声的凄凉。

    “嫂子,别这么说自己啊……我们大家都取要你!”童安暖软着声音不舍的说道。

    拐下楼梯口的任意瑶,在客厅里没见到女儿安安,立刻紧张的疾呼起来,“安安……安安呢?!”

    “哦,都快八点了,我大哥送安安去幼稚园了。”童安暖连忙应声道。看着任意瑶那魂不守舍冲下楼去的身影,怜悯的叹息一声。

    见小妻子一张小脸染着忧伤,梁非凡心疼的将童小姑娘拥进自己的怀里,“好了暖,别跟她一个怨妇计较!她已经神志不清了……”

    童安暖软软的偎依进梁非凡的怀里,忧心道:“非凡,你说这应怎么是好啊?!瞧我嫂子那憔悴样儿,看着真让人心疼……”

    “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一切都是你好大哥安立行惹出的事非,最终还得看他的抉择了!”梁非凡吻了吻妻子的额角,压低声音道:“老公先把任意瑶那个怨妇送去洛凡传媒当包身工,一会儿再回来接你出去兜风……乖!”

    “……”童安暖着实无语,但似乎又想不出任何宽慰嫂子任意瑶的办法来。

    ———————————————最新章节,请登录红袖添香————————————

    沉稳奢华的奔驰车,平稳的行驶在去幼稚园的路上。

    安立行柔柔的看了一眼副驾驶上的宝贝女儿安安,温声问道:“妈咪昨晚跟安安睡得好吗?!”昨天晚上,任意瑶睡在了女儿安安的房间里。安立行也想过去安抚妻子,可话到嘴边,最终还是被妻子那郁郁寡欢的神情给堵了回去。他明白:妻子需要时间来接受儿子涵涵。

    安小公主撅着嘴巴想了想后,缓缓的摇了摇头,“安安睡着了……不知道。”

    “那你妈咪有没有跟安安说些什么啊?!”安立行换了一句问话方式。一种更直白的询问。

    安小公主抿了抿,费了好大劲儿才想起些什么,“妈咪让安安要乖乖的,不许调皮任性的惹爹地生气……妈咪还说,爹地现在多了一个孩子,安安不要老是缠着爹地让爹地烦,让爹地嫌……”

    微顿,安小公主似乎有些担忧的询问着爹地安立行,“爹地,你会不会因为有了涵涵弟弟,就会烦安安,嫌安安啊?!安安会乖乖的,不惹爹地生气……”

    安立行心间一疼,腾出一只手来将女儿揽进自己的怀里,温情着声音抚慰道:“爹地怎么可能会烦安安嫌安安呢……安安是爹地的宝贝,爹地永远都会爱安安!”

    得到了爹地的许诺,安小公主随之眉开眼笑起来,刚刚的担忧和顾虑统统被抛之脑后,“安安也爱爹地,最最爱!”

    想起什么来,安小公主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凑上爹地安立行的耳际,悄声说道:“爹地,昨晚安安偷偷喝了一小小口小琪阿姨送过来的奶水,一点儿也不好喝耶!一点儿都不甜,还淡淡的……真不知道涵涵弟弟怎么爱喝的!”小公主满脸的匪夷所思。

    “呵呵呵呵……”安立行被女儿的纯真无邪的可爱神情逗乐了,“小馋猫!”

    看着两个孩子相处如得此和睦,安立行心间自然也是美美的。一个女儿,一个儿子,凑成一个‘好’字!的确很美!

    *********

    安立行这边美着,可妻子任意瑶那边却是爱恨交加。

    虽说任意瑶对这个出轨的男人恨到咬牙切齿;可她又舍不得他难受痛苦……所有的委屈,任意瑶都是打落牙齿往自己肚子里咽!

    正如梁非凡所描述的那样:任意瑶真的快把自己逼成了个‘怨妇’!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l/1/1884/inde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