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电话是安伯从安家打来的。 “大少爷,你赶紧回来一下吧,夫人她带着安安要离家出走,我怎么拦都拦不住……”

    安伯在电话里,絮絮叨叨了好上一会儿,而安立行只是机械的听着,似乎神情有些滞怔;直到安伯挂断电话,他才将手中的手机重重的甩抛在了办公桌上。

    暂顿片刻之后,安立行拨通了妻子任意瑶的手机。还好,电话在响了三遍后被接通。

    “意瑶,别闹了好不好?你要把安安带到哪里去?!你究竟想干什么呢?!”安立行压低着声音,尽量让自己的言语听上去柔和一些。

    “我想干什么?!你还要问你安立行究竟想干什么呢!既然你要对韩琪的孩子尽父亲的责任,那我跟女儿就成全你!我带着女儿走!”任意瑶斩钉截铁的说道芑。

    安立行没有作答什么,只是静静的聆听着妻子的咆哮声。

    良久,等手机那头传来嘟嘟的挂断声后,他才缓缓的拿离了耳际的手机。

    长长的叹息一声,安立行缓缓的闭上了眼猬。

    说实在的,这一刻,安立行脑海里有了片刻的空白,似乎连呼吸都被压抑住了!

    其实,自从他知道自己跟韩琪有了亲生骨肉之后,他就时时刻刻的担心着会有这一天的发生;只是,这一天来得比他想像的还要快!这几天,在面对妻子任意瑶时,他都是拘谨收敛的,或多或少有着夹着尾巴过日子的小心谨慎……

    安立行是怅然的:他或许没有想到过,那个口口声声说爱自己到无怨无悔的女人,此时此刻会做出带着女儿离家出走的举措来。

    或许,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坚贞不渝的爱情!妻子任意瑶的现实,最始还是击败了所谓无怨无悔的爱情!他对她曾经热烈追求自己的感动,似乎在这一刻消失殆尽……

    一想到自己亲手带大的暖丫头最终也是选择了抛弃自己嫁给了别的男人,安立行的心,一片凄凉。难道说,自己这辈子就不应该拥有爱情?!

    还是说,自己敞开心扉来接纳自己的第二次爱情,原本就是个错误?!

    一抹殇然的笑,从安立行的唇角微微勾起,他将自己白皙俊逸的脸庞遮盖进自己的双手间;唐秘书读不出安立行此时的神情,但她清楚:安立行这一刻很不好受!

    唐秘书在安立行身边当了足有七年之久的秘书,这的确是难能可贵的。因为她不但会察言观色,而且她还能读懂安立行。

    在她看来,安立行还算是个好男人!或许,有些时候,他会为达目的而做出一起不择手段的事情来,可在唐秘书看来,安立行却始终是个弱者!无论在事业上,还是感情上……

    他缺少的,是一种君临天下的霸气!

    正如蓝泰所形容的那样:安立行,属于皇室贵族之类,涵养濡雅;梁非凡属于个原始部落酋长之流,桀骜不羁!梁非凡能摇身一变,显现出皇室贵气;而安立行却成不了不羁的部落酋长!

    唐秘书跟安立行的年龄相当;女人在这个年龄,看上去就比男人老沉上许多。唐秘书精明锐利的眼底,露出一丝的怜悯:儒雅涵养的男人,女人大多都会产生或多或少的好感。欣然于多看一眼,却跟爱情扯不上关系。

    睨了一眼将脸庞遮掩在掌心里的安立行,唐秘书风轻云淡的说道:“安总,要是没什么吩咐,那我就先回办公室了。”

    安立行没有抬头,只是默认的轻挥了一下右手。

    唐秘书转过身,缓步朝着总裁办公室的门边靠近;当手触及门把手时,却顿住了步伐,淡淡道:“安总,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说吧……”安立行微微叹息,声音有些哑然。

    “其实,这女人呢,晾晾也好!如果太迁就她们了,会恃宠而骄的!”唐秘书说得格外的轻描淡写,似乎这种太过大男人主义的说辞,不应该从一个女性口中说出。

    安立行没有着急回应什么,而是意味深长的看着唐秘书,想来是在期待她的下文。见她欲言又止,他才轻启薄唇问道:“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

    唐秘书笑了,“如果是我的话,我会这么想:孩子,是我一脉相承的骨血,那是铁的事实!如果她们执意要跟我争抢孩子的抚养权,那么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她们真心疼爱自己的孩子;第二种,用孩子来达到某种目的……如果是前者,我大可放心;如果是后者,那我抢回孩子,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了!”

    安立行凄然一笑,摇头叹息道:“看来,你的确不是男人……没有男人愿意自己的孩子叫别的男人爸爸!”

    唐秘书没有反驳,依旧含笑,“那就要看,哪个女人更大度,能接受别的女人为自己丈夫生下的孩子了!”言毕,不等安立行应声什么,唐秘书又接着说道:“近几天来,凌安集团的股票下跌得厉害,股东们都有恐慌不满之意……”

    安立行凝眸静静的睨了唐秘书一眼,温声询问道:“唐秘书,你跟我有不少年头了吧?!”

    “七年零八个月!”唐秘书应声,半玩笑道:“安总有如此一问,是不是看烦眼了?!”

    安立行摇了摇头,眸光敛了一些,“我还记得,当初你来应聘时说的那句话:我是来应聘秘书的,不是来选美找男人的!我挺喜欢你犀利的说话方式!”

    “安总您还能记得,真让唐某受宠若惊!”唐秘书楚意的叹息一声,“犀利?!那时候,初生牛犊不怕虎,无知又莽撞!挺傻的!”

    “你这么说……好像是在对我不满?!”安立行挑眉淡问,顿住,“其实,我这个总裁,做得挺失败的……”。

    “没有的事!安总,让任总回凌安集团吧!你们性格互补,挺好!”唐秘书深嗅一口气。

    “呵呵,刚刚还让我晾着她……现在又让我叫她回来?!”安立行浅浅微笑。

    “行,那当我没说得了!”唐秘书笑了笑,“不给你加班了,我得回去给我女儿和老公做饭了。”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l/1/1884/inde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