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即便梁非凡坐在车内,也能感觉到那种地动山摇的气势。 狂风卷着暴雨像无数条鞭子,狠命地往玻璃窗上抽,震刺着他耳膜。

    玄黑色的保时捷,如离弦之箭一般,在雨幕里冲刺着;偶然一道闪电划破夜空,如魅如幻。

    这样的雨夜,让梁非凡野性的俊脸看上去有些凝重:骨节分明的大手,紧握着方向盘,那蜷握到泛白的指间,或许能够述说一些内心的不平静。

    【梁非凡,我蓝泰这颗棋子,你用得是越来越得心应手了……】

    【我不但愿意陪着你一起活着,而且还愿意陪着你一起死!梁,黄泉路上,有蓝泰作陪!我舍不得让你寂寞……芑】

    【我蓝泰从来就没有想过要破坏你梁非凡正常的生活……】

    【梁非凡,你要我走,一个‘滚’字就足够了!何必大费周章的羞辱我?!】

    雨水,下在外面,可梁非凡有种错觉,好像连车内都跟着淋湿了,落在了他的脸颊上,也落在了他的心里。视线,被晶莹的液体遮挡,逐渐迷蒙起来…猬…

    鼻间,粗重的提吸换气,梁非凡努力的平缓着自己的思绪:这几天来,虽说他已经做好了蓝泰会离开的心理准备,甚至于联想到了话别的煽情画面;可当里间病房的门被撞开,却没能看到蓝泰的身影时,那一刻,他的心,狠实的凌乱了……

    人生不打草稿;离别也是一样。

    或许直到这一刻即将失去曾经不屑一顾所拥有的,梁非凡这才意识到:原来自己不仅仅是为了单纯的‘利用’,而想把蓝泰留在自己身边……

    ******

    保时捷刺穿着雨幕,一路朝着小公寓楼的方向呼啸疾驰。

    赶到小公寓时,雨下得正急。如瓢泼的一样。一阵风吹来,密如瀑布的雨就被风吹得如烟、如雾、如尘。

    那辆彪悍的银灰色路虎越野车正如梁非凡所预料的那样停在小公寓楼的雨幕下。车内,没有蓝泰的身影,想必上去了楼里。

    梁非凡火速下车,一头扎进了雨幕里,朝着楼道方向冲了过去。

    然,还没有进去楼道口,梁非凡却顿住了步伐,因为他看到了正出楼道口的蓝泰。

    蓝泰一身黑色的休闲装,就连手上拎着的那个帆布包,也是黑色的。似乎跟这样的雨夜融合成了一体,成了黑夜里的一抹幽灵。

    看到冷不丁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梁非凡,蓝泰的眼底乍现出一抹类似于惊喜的光亮,随后便转眼即逝,紧接着又恢复了他那不动声色的清冷态。

    离别,的确是个让人伤感的字眼;而独自默默无声的离别,更是凄凉入骨。

    本以为送别自己的,只是这同悲哭泣的雨夜,可此时此刻梁非凡的出现,无疑是增加了离别沉甸甸的厚实感。

    雨疯狂地从天而降,黑沉沉的天就像要崩塌下来,风追着雨,雨赶着风,风和雨联合起来追赶着天上的乌云,整个天地都处在雨水之中。

    顿步在雨幕里的梁非凡,很快便被雨水淋到透湿。

    一个电闪雷鸣,让双方更清晰的看到彼此:他立在楼道口,而他却淋在雨幕下。

    准备了好几天的台词,这一刻梁非凡却没能用上一句。他在雨幕里半眯着眼眸睨着他;而他,亦静静的凝望着他。彼此的目光,像是在交流着什么,又像只是在静静的凝望对方……

    他不言;他亦不语。

    看到雨水如瓢泼一般冲刷着梁非凡那张卖相极好的俊脸,蓝泰的眸底淡过一丝不舍。无论眼前的这个人曾经对自己做过什么,蓝泰都对他提不起一丝一毫的恨意。正如古语有云: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蓝泰紧了紧手上的黑色帆布包,以敏捷的速度,劲实的力道,生硬的撞开阻拦住他去路的梁非凡后,便疾步掠过雨幕,钻进了彪悍的路虎越野车内。

    冷不丁被蓝泰重力撞击一下,梁非凡后退上半步之后才稳步了身体。原本以为蓝泰对自己的出现会呈现出一种‘感激涕零’的姿态,可没曾想到,他离开的步伐,依旧那般毫不留恋的生冷!

    ********

    车灯亮起,照亮了前方局部的雨幕。

    丫的,还真他妈的毫不留恋?!看到蓝泰发动了越野车,梁非凡嘶声咒骂了一句,立刻朝着已经处于启动状态的路虎冲了过去……

    刚想伸手去拉拽车门的门把手,却被蓝泰的一个狠踩油门儿给重重的甩抛在车后;梁非凡一个趔趄之后,才稳住身体不被跌倒。

    看着越野车从花圃处拐弯,梁非凡立刻深提上一口气,以快如猎豹的速度直线冲过花圃,用自己的身体,径直拦在了路虎车的车前。

    ‘吱……嘎!’一个全力的急刹,路虎车紧贴着梁非凡的身体停了下来。

    蓝泰似乎没想到,梁非凡会再次追了上来,不顾危险的用身体拦下了他的车……

    目光,也随之柔和起来!

    其实或多或少,蓝泰有些‘多心’了。因为梁非凡再次拦下他的车,主要是因为刚刚被他无情的甩抛给气狠了。梁非凡是个心高气傲的主儿:老子冒着这么大的雨给你小子来送行,你丫的竟然如此的藐视我?!

    让你个狗东西耍横!!!有种你就开车从我身上碾过去!!!

    当然,有一点梁非凡是可以打保票的:蓝泰绝对不会真的从他身上开车碾压过去。所以,在梁非凡看来:蓝泰是没种的!

    这一刻执着无声的伫立,或多或少带着赌气的成分!

    ******

    又是彼此的凝眸对视!

    一站,一坐。

    车内的蓝泰能看清雨幕中的梁非凡;而梁非凡却看不清车内的蓝泰,所以也就读不出他脸上的柔和神色。

    虽说此时此刻,梁非凡没有言语,亦没有动作,可他在雨中凝视他的神态,却足够的煽情,足够的让越野车内不动声色的蓝泰思绪万千,亦或是心潮波澜澎湃……

    梁非凡没有要挪步离开的意思,而蓝泰自然也就不会开车!

    两个人就这么对峙着!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l/1/1884/inde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