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蓝泰淡淡的睨了一眼纸张,不紧不慢的说道:“那就脱光衣服,去护士值班室溜达一圈儿吧……”

    听着蓝泰的选择,梁非凡幽深的黑眸里乍现出一丝欣然之色:玩梭哈,梁非凡显然是骨灰级的人物,说他故意输给蓝泰,也真;但要说蓝泰的运气好,那也不假!

    给个机会让他惩罚一下自己,或许能够愉悦他的身心!梁非凡真的不愿意、也不舍去看蓝泰整日的忧伤寂静,将兄弟们的关怀阻隔在心门之外。

    的确,梁非凡是个擅于谋略之人!

    玩牌,是梁非凡吩咐费洛赫的。只是没预料到:自己让费洛赫适当的发挥一下,他就弄出来如此恶搞之极的惩罚措施!!!事已至此,也只有硬着头皮上了芑。

    梁非凡微眯着双眸,痞气的睨着不动声色等着看好戏的蓝泰,性感的薄唇轻轻抿了抿,带着嘶声咬着字眼道:“蓝泰,你小子用不着这么变态吧?!你明明知道护士值班室都是女人……”

    “梁哥,在女人们面前sho一下你那很man的身材,不丢人!再说了,不是还给你留上一条遮羞裤么?!赶紧的吧,说不定那群护士妹妹们还等着看呢!”戈仓跟声起哄道。

    而对面的费洛赫,已经从矮柜里拿出一个纸杯来,朝梁非凡跟前一放,“梁哥,借口我都帮你想好了:你就说,你口渴了,借点儿水喝……猬”

    “……”梁非凡狠实的一怔,嘶声冷哼道:“你们这群兄弟,果然够义气!”

    蓝泰一直沉默是金着。用梁非凡的话说:他的确是在等着看好戏。看到梁非凡那咬牙切齿的表情,蓝泰唇角隐过淡悠悠的笑意,“boss该有的架子,还是要端好的……我看你们就别难为你们梁哥了!”这番话,无疑是在变相的催促着梁非凡。

    “这哪儿成啊!!!刚刚梁哥可是亲口说的:‘赌桌上不分徒弟还是师傅;更不分boss还是手下!大家一视同仁!’即便有‘架子’也得过了赌局再端!”戈仓接过师傅蓝泰的话。

    而费洛赫已经将病房的门打了开来,正探头朝着门外的走廊张望着:“梁哥,赶紧的,走廊里正好没人……快脱吧!”

    “行!我这就脱……”梁非凡拉长着声音,一边开始解身上衬衣的钮扣,一边凝眸邪佞的瞄着不动声色的蓝泰。

    梁非凡的动作且利落且优雅,丝毫没有拖泥带水和扭扭捏捏。一排钮扣被解了开来,露出性感的锁骨及精健的胸肌!随着双手对衬衣的后拉下扯,那身线条极为流畅,且没有一丝赘肉的上半身便袒露在其它三个男人的眼前……

    随后,他便转过身,开始脱下面的西裤。

    不得不说,梁非凡的身材很有卖相:背脊光洁丝滑、遒劲有力。肩胛骨隆起,格外的性感,双手臂的肌肉紧实漂亮;在灯光下泛着暧昧的柔柔光晕!无不张扬着他桀骜的野性美。

    “嘿……梁哥,身材不错嘛!有板有眼的!很有卖相,适合去当牛郎!”这是一个正常男人对另外一个男人的正常赞美。

    然,就在戈仓赞美梁非凡之际,梁非凡竟然已经把身上最后一条遮羞内裤也一并给脱了下来:纤细劲实的腰部,修长的双腿隐匿着强势的力量感……还有那挺翘的臀!

    蓝泰只是匆忙睨了一眼,便挪开了目光。他没想到,梁非凡真会当着大家的面儿如此的不拘小节!何此不拘小节,简直就是在丢人现眼!蓝泰刚毅的俊脸凝得有些重!

    而在门边张望的费洛赫,见梁非凡脱得索性内裤也不剩下,便连忙提醒道:“梁哥……梁哥……内裤是可以穿着的……你不用全部脱光……”

    费洛赫估计着:无论他们的boss梁长得多么的英俊潇洒,身材多么的让女人们**;可是深更半夜一丝不挂的裸奔至护士值班室,被骂暴露狂是小事儿,如果被报警了……

    听费洛赫这么一嚷嚷,蓝泰连忙抬头朝着梁非凡赤光后背看了过来……

    果然……一丝不挂!

    就在蓝泰起身想将梁非凡搭放椅子后背上的休闲外套朝着他赤光的身体抛掷过去时,却看到梁非凡将长裤已经利索的套上了他那修长遒劲的双腿……

    “喂,梁哥,你不打算玩了?!”戈仓有些失望道。

    梁非凡已经紧好西裤上的皮带,悠然的转过身来,邪气凛然的回应道:“这不正玩着嘛!‘可保留一条遮羞裤’,我这全身上下,就只剩下这条遮羞裤了……”

    蓝泰的唇角勾起一抹赞赏性的微笑:这小子的脑子,果然转得够快够锐利。长裤自然要比内裤遮的羞更多!

    “梁哥,你跟我们玩文字游戏呢?!你这也太阴了吧!这也能算啊?!”费洛赫一脸的沮丧。

    “为什么不能算?!内裤能遮羞,长裤岂不是更能?!规矩可是你们定的!我可是一板一眼的按照你们的游戏规则来玩的!”梁非凡帅气的从桌上拿起水杯,悠然的朝着门外走去。

    ********

    深更半夜,一个长像帅气,穿着长裤的男人,进去护士值班室取水,挺多算个有泡女护士的不良企图者;但如果只穿了一条内裤……那就另当别论了!

    三分钟后,梁非凡不但成功的从护士值班室取回了茶水,而且还是泡了玫瑰的花茶。

    悠然的呷了一口玫瑰花茶后,梁非凡英挺的眉宇轻扬,“继续吧……”示意上一轮的赢家蓝泰。

    蓝泰发第一轮‘底牌’的动作很缓慢,轮到梁非凡时,从齿间溢出一句清冷的话:“别卖肉了!把衣服穿上!”他没有正眼看他,但口气却生硬的很,一种命令的口吻。

    梁非凡不屑的侧眸瞄了蓝泰一眼,但还是‘顺从’的把衬衣给套上了。

    “穿什么穿啊,说不定一会儿还得脱!”费洛赫意味深长的朝着梁非凡看了过来。

    梁非凡会意的扬了扬眉宇。似乎两人正策划着某种阴谋。无非就是:想让蓝泰出出糗罢了!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l/1/1884/inde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