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听到妈咪的温声呼喊,原本跟着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正有模有样打着太极的小家伙,立刻顿住了动作,稚气礼貌的跟老者说道:“爷爷,我回家饭饭了,就不陪你打拳了……”

    老者爽朗的大笑,中气十足,言语更是铿锵有力,“快回吧,别让你妈咪等急了!”微顿,顿下了打太极的动作,神秘兮兮的卖着关子悠声道:“小洛洛生日快乐!下午放学回家,爷爷可有生日礼物送你哦……”

    “谢谢爷爷!”洛洛谢过爷爷后,连忙迈开小腿,朝着前院飞奔过来。 柔柔的发际顺风扬起,迎着和煦的晨阳,别样的朝气蓬勃。

    十几年前,这位老者也算是位风云人物,曾经的省公安厅厅长。一双子女全部出国在外。退休之后,就选了这片风水宝地颐养天年。

    接受童安暖跟蓝泰居住到这里,还缘于跟蓝泰的那次不打不相识芑。

    *****

    见着小可爱一路飞奔进来,童安暖连忙张开双臂,将小家伙兜个满怀。

    童安暖宠爱的帮小可爱理了理额前的发际,温和含笑的看着这张酷似那个男人的小脸:清澈的眼神,黑白分明的眸子里干净而又纯净,不曾落过一粒尘埃。纯真的笑,明媚得好似朝阳一般;尤其是笑起来时,像极了那个男人:嘴角慵懒的上扬,高挺的鼻梁将双眼衬得格外狭长…猬…

    “洛洛,快吃早点吧!”童安暖俯身在小可爱额前落下一吻后,侧过头对着低头忙碌着的蓝泰温和的说道:“蓝泰大哥,你也吃吧。”

    “嗯,就来了!”蓝泰应了一声,却依旧埋头一丝不苟的给小家伙整理小书包:油画棒、图画本、双面胶和手工纸等等。

    “洛洛,你都四岁上幼儿班了,怎么还让蓝爸爸给你收拾整理书包啊?!”童安暖温声象征性的批评起了小家伙。

    小家伙扁扁嘴,一边吃着早点,一边朝着蓝泰看了过来。

    果不其然,蓝泰连忙护短道:“童安暖,你别要求太高了!才四岁大的孩子,难不成你打算让他跟着你一起上班赚钱养家啊?!”

    “……”童安暖语塞。一边给蓝泰盛着豆浆,一边朝着他晓之以理,“蓝泰大哥,你也太惯着洛洛了吧?!我这个当妈的,什么都说不得他……”

    “就惯着怎么了?!谁让咱家洛洛惹人疼,惹人爱,惹人惯呢!”蓝泰一边说着,一边上前搂抱过小家伙,一个360度大回旋。

    逗得小家伙咯咯大笑不止,直嚷嚷着,“蓝爸爸,再来一次,再来一次!”

    当两年前,也就是童洛洛小家伙刚满一周岁时,那一声‘爸爸’,叫得蓝泰是热泪盈眶。

    从出生开始,蓝泰几乎每天都会拿着手机,指着梁非凡的照片让小东西叫爸爸。可童洛洛的第一声‘爸爸’,却是叫的蓝泰。

    当时的情景,蓝泰依旧历历在目:蹒跚学步的小家伙累了,跌坐在了草地上,蓝泰赶紧上前去将他抱起,突兀的,毫无征兆的,小家伙勾着蓝泰的脖子,真真切切、清清楚楚的喊出了第一声‘爸爸’。

    见着小可爱跟蓝泰如此亲密无间,童安暖也是笑逐颜开。

    “今天是洛洛的生日,告诉妈咪,宝贝想要什么生日礼物?”童安暖坐在餐桌边,宠爱的看着儿子吃着南瓜饼。

    小可爱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认真的想了想,才抬起头弱声说道:“妈咪,我是不是要什么礼物都可以?!”

    见着小可爱那认真的神情,童安暖柔柔一笑,“必须要在妈咪经济能力允许的范围之内……”

    “没关系,洛洛你就大胆的说,你妈咪承受不了,还有你蓝爸爸呢,你蓝爸爸是你强大的后盾!”蓝泰插话道。他总是这般惯着小家伙。

    小可爱扁了扁嘴,怯生生的说道:“妈咪,洛洛想去看爹地。”

    小可爱口中的‘爹地’,自然就是指蓝泰手机里的梁非凡。上了幼儿班后,小家伙懂得更多,知道手机里的那个‘爹地’,才是他真正的爸爸。

    童安暖跟蓝泰同时一愣。他们真的没有想到小家伙会提出这样的生日礼物。一时间,两人都是一阵语塞。

    良久,童安暖深深吸上一口气,努力的平和着自己语调:“妈咪不是说过:你爹地有他自己的家庭,洛洛跟妈咪不能破坏别人的幸福。”

    小可爱耷拉下脑袋,随后又憧憬的抬起头:“洛洛可以站得远远的,不说话。”

    童安暖僵住了,迎上小家伙殷切的目光,她欲言又止,怎么也说不出拒绝的话来。看着孩子懂事的小脸,一向坚韧要强的她,那一刻却泪如雨下……

    其实蓝泰的心里也不好受,看到泪如雨下的童安暖后,心被揪得生疼得利害。

    小家伙看到妈咪哭得如此伤心,连忙抽上几张面巾纸,替童安暖擦拭起了泪水,“妈咪不哭,洛洛不要去看爹地了,妈咪不哭……”

    童安暖一把搂过小可爱,哭得更加悲伤。

    看着哭哭啼啼的母子,蓝泰的心如刀割似的疼。连忙从童安暖怀里把小家伙抢了过来,“洛洛,我们上学去了,快迟到了……”

    ———————————————最新章节,请登录红袖添香————————————

    童安暖这一天的班,上得是七零八落,心不在焉的。一想到孩子那殷切希冀的目光,她就直想大哭一场。她越来越感觉到,孩子已经在不知不觉中长大了,也懂事了。

    工作是后院的步厅长帮着找的。就在离家不远的街道办事处。

    工作说清闲也清闲,说繁琐也繁琐。

    “暖暖,又想烦心事儿呢?!”年长童安暖刚好两轮的同事阚兰一边嗑着瓜子,一边打趣道。

    “哦,没有……”童安暖这才回过神儿,连忙搪塞回应。

    “又当阚姐二傻了吧?!瞧你那魂不守舍的样儿,简直跟刻在脸上一样!”阚兰大大咧咧的说道。

    “没有……”童安暖微微急切,“今天是我家洛洛生日呢……”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l/1/1884/inde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