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谁要吃你的软糕来着?老子是来拿文件的!你磨磨蹭蹭个毛啊!”一个甩手,蒸笼滚落在了奢华的地毯上。

    凌容本能发狠的眸子,落在安凌远那张酷似那个女人的俊秀脸庞上时,却柔和起来,无可奈何似的温声训斥道:“小小年纪,还自称起‘老子’来了?!”

    “切!你又老又丑,我还不乐意有你这个儿子呢!!!”安凌远不耐烦的白眼一翻,比凌容还有大爷派头。

    “……”凌容着实给噎住了。这儿子犯上作乱要当老子,如此的没教养,又能怨得了谁?!常言道:养不教父之过啊!自己这个当父亲的,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说也奇怪:安立行如此的温文尔雅、涵养温谦,怎么会把弟弟纵容成如此目中无人、狂妄自大呢?!

    其实安凌远这一刻还是有些纳闷儿的:这个凌容吧,被自己一骂一个傻,自家大哥怎么会不是他的对手呢?!感情他是个‘笑面虎’?!好奇似的,安凌远侧过头来,偷偷的瞄看了凌容一眼:长得凶神恶煞似的,哪会是什么‘笑面虎’啊,显而易见的恶虎一只芑。

    凌容朝着家仆扬了扬手,立刻有人上前来收拾被安凌远打翻的蒸笼。

    “凌远啊,不吃就不吃,你发什么火呢?你哥没教育你,对长辈要有礼貌吗?!”凌容努力的隐忍着他那火爆脾气,好言好语的劝说着。

    “喂,凌容,我说你有完没完?!我哥让我来拿文件,你拿给我就是了,磨磨蹭蹭个什么劲儿呢?!快点吧,我哥还等着我回去吃晚饭呢!”安凌远极不耐烦的催促道猬。

    凌容没有作答什么,而是稳如泰山的坐在了典雅的布艺沙发上,从跟前的蒸笼里拿出一块还冒着热气的蟹黄软糕,送到嘴里咬上一口,咀嚼几下后,颔首称赞道:“还是你小子会享受啊!‘轩泽园’的蟹黄软糕,果然是名不虚传。听说这一块糕,要用上三只阳澄湖大闸蟹的蟹黄,一块蟹黄软糕就得五百多块钱!你小子一甩手,就糟蹋了我二千多块钱……你个败家子啊!”

    不难看出,凌容今天的心情好到了极点。一向不苟言笑的他,竟然能苦口婆心的教育起了安凌远。到不是真正在乎那点儿钱,只是有感而发罢了。

    凌容话声未落,安二少就从口袋里拿出钱包,大概目测了一下,发现现金不够,抽出一张信用卡就朝着沙发上的凌容甩了过来,“给!这是我哥给我的信用卡,里面可以透支三万块!够还你的蟹黄软糕了吧!!!”安凌远不屑的说道。

    “你……”凌容再次吃呛。脸上的横肉不淡定的抽搐了几下,想训斥,却又为难了起来。虽说老来得子,他满心欢喜之情是用任何的言语都无法表达出的。可毕竟没跟安凌远正式相认,也就有些出师无名了。

    “你小子该不会是想一辈子都生活在你大哥安立行的羽翼之下吧?!有本事你自己赚钱还我,甩你大哥给你的钱,又算什么?!”凌容卯足了劲头跟安凌远扛上了。

    不提安立行还罢,一提安立行,安凌远突然意识到什么,微微急切了起来,“你拿不拿文件给我?!你不拿,我可走了!”

    “年青人,要沉得住气!这急急火火的,都浮躁啊!文件正改着呢,一会儿拿给你!”凌容一边悠悠的吃着蟹黄软糕,一边慈爱的凝望着自己的爱儿。满心的父爱,却无处发泄。

    可没想到的是,安凌远一声不吭,转身就朝别墅门外走去。他担忧着他大哥安立行。昨晚那些诡异的事件虽说让他毛骨悚然,但他还是硬着头皮要赶回安家帮助安立行。

    凌容没想到正聊得好好的,安凌远却突然扭头就走。一个挥手示意,两个肌肉型男立刻拦下了安凌远的去路。

    “你们干什么?!快让开!我要回家!”安凌远咋咋呼呼的叫嚷着。

    “今晚就留在这里过夜吧!我已经让人给你准备好了房间!”凌容一本正经的说道。

    留下过夜?!安凌远着实一怔,愤恨的转过身来,怒火中烧的瞪着凌容:“凌容,你……你这个变态,恶不恶心呢你?!”还想咒骂什么时,却收了口,好汉不吃眼前亏的放软了语调:“你……你……你找别人吧!我不玩同性恋!”

    “咳咳……”凌容差点儿被嘴巴里的蟹黄软糕给噎着了。

    “文件我不拿了,你放我回去吧!”安凌远严肃道。

    “不行!把你留下过夜,是你大哥安立行的意思!”凌容喝上一口家仆送来的茶水后,才直言道。

    “什么?!是我大哥让你留我在你这儿过夜?!”安凌远惊诧道。随后,突然意识到什么,连忙奋不顾身的朝着门外冲了过去,借助于身体的重量,想撞击开门口阻拦他的两个肌肉型男。却毫无悬念的被他们禁锢住了。

    安凌远如一只炸毛的公鸡似的,张牙舞爪的挣扎着。急得一边的凌容连忙嚷道:“别伤了他,别伤了他!”

    见挣扎不开,安凌远有些泄气,却越发的急切起来:“凌容,求求你,放我回家吧!我大哥有危险……那个费狄辛要杀了我大哥为他女儿报仇……我大哥有危险……放我回家吧!求求你了……”说着说着,安凌远就掉起眼泪来。

    凌容也是一怔,感觉到事态的严重性后,示意家仆先把大门关上。“那我更不能让你回去冒险!今晚你必须留在这里过夜!”毋庸置疑的命令口吻。

    安凌远回过头来,看到那扇被关上的大门,突然间,像头失控的困兽一般,绝望的朝着门口冲了过去,用上了他所有的力气……

    凌容动作不慢,敏捷的抢在了前面拦下了他,一个擒拿手,便将安凌远紧紧的束缚在自己的环里,“凌远,即便让你回去了,你也帮不了你大哥!”

    “那我就跟我大哥一起死!”安凌远愤怒的瞪着凌容,咬牙切齿。

    虽说安凌远狂妄傲慢,但还是个有情有义的好孩子。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l/1/1884/inde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