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夜,已深。

    秋的夜,还是有几份凉意的。

    安立行里里外外查点好一切,才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朝着洗手间走近。快速简单的冲了个凉,便裹好浴巾走了出来。

    “凌远?!”安立行看到安凌远有些局促不安的立在他的房间门口,正朝着里面张望着。

    “哥……”安凌远拉长着声音弱弱的叫了一声。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可却欲言又止芑。

    安立行淡雅的笑了笑,安慰道:“还害怕呢?怎么不回去睡?”

    “哥,今晚,我能跟你睡么?!”安凌远问得很轻声。从小到大,他都过着顺风顺水的少爷生活。今天血腥恐怖的画面,或多或少还是惊吓到他了。眉头紧锁着,感觉心事重重的。

    安立行笑了,笑得温润如冬日里的暖阳,“来吧!咱们兄弟俩,好久没聊了。猬”

    安凌远露出一个释怀欣慰的笑,三两下就爬上了大哥安立行的床,呼哧一下钻进了被子里,“大哥,你的床和被子,又暖又软!一定又是平姐偏心眼儿了!”

    安立行淡淡的撩唇轻笑,宠溺的揽过弟弟安凌远日渐宽厚的肩膀,“你啊,就是好胜心强!”

    “哥,你说今晚那些诡异的事儿,会是谁干的?!不会又是那个‘暗月’吧?!他不是死了么?!不对,‘暗月’就是梁非凡,可他还活着啊?!看到他在你跟童安暖订婚宴上那凶神恶煞的样儿,我猜肯定就是他干的了!”安凌远咬牙切齿的说道。

    安立行没有作答什么,微顿片刻之后,面色严肃起来,“怕么?!”

    “不怕!有大哥在,我就不怕!”安凌远依在了大哥安立行的肩头,有些惊魂未定似的缓神着。说不怕,那就牵强了。他的心理素质远不及他大哥安立行。

    “如果大哥不在呢?!”冷不丁的,安立行问了这么一句。

    安凌远着实一怔,他还真没想到过哪一天会离开大哥安立行的庇护。不高兴的抿了抿唇后,“我跟童安暖不一样!她是女人,我是男人!即便我有了老婆,那也是老婆嫁进我们安家来!所以,我不会离开大哥的!”安凌远如此反驳道。

    看着弟弟安凌远如此可爱的模样,安立行笑了,笑得知足而温馨,“凌远,你给我听好了:不管今后会发生什么不可预知的事情,你都要好好活下去!力所能及的去照顾好童安暖,因为她是你的亲人!”

    “哥,你快别说了!越听越渗人!怎么听怎么跟留遗言似的?!”安凌安感觉到自己后背处麻凉一片。

    安立行抚了抚弟弟微微自然卷的发际,他这才意识到:弟弟安凌远跟凌容还是有某些可圈可点的相似之处的。就比如说这自然卷的头发……

    他温笑道:“好,不说了!睡吧!”

    ———————————————最新章节,请登录红袖添香————————————

    凌安集团,不愧是本市的龙头企业。地标式的建筑,可谓是独占鳌头。

    雾气还未散去,却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雨雾在空中弥漫着,眼前的树木,湖水是被模模糊糊地抹上了一层绿色的薄雾;窗外的一切被蔼烟似的水气笼罩,象是一幅晕淡迷蒙的水彩画。

    安立行站在窗前呆看着这柔美如梦的世界,却没有任何东西进入他的眼中。清凉的雨丝飘进敞开的窗户,轻打在他的脸上。他像刚从梦中清醒一样愣了一下,才渐渐抓回了自己的神智。

    他不知道自己象这样出神已经多久了。是一个下午?还是一整天?!他伸手抹去脸上的雨水,苦笑了一下。

    安立行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天:他一手养大的一双弟妹,会一个一个的离自己远去。留下他一个人孤寂的活着。他甚至于会幼稚的想,如果时间能停留在那个欢快的儿时……

    安立行明白:费狄辛开始行动了。自己那一枪打中了他的女儿卡茜,还导致她终身不孕,这个仇,一个做父亲的,是不可能不报的。

    安家已经很危险了。所以,他必须把安凌远‘赶’出去。

    他是自私的:因为他一直没有告诉弟弟安凌远的身世;他不想让凌容占有安凌远。他要让凌容一辈子都活在父子不能相认的痛苦之中!

    他也是无私的:因为现在他不得不为了安凌远的生命安全,把他暂时送回凌容的身边。

    因为他跟费狄辛接下来肯定会有一场恶战!鹿死谁手,都还不好说。但他很明显已经处于劣势。到不是说:费狄辛比梁非凡还要难对付。只是……

    或许在跟梁非凡鏖战时,还有童安暖这个中间棋子可以平衡;可安立行明白,费狄辛是个不折不扣的魔鬼!

    上午十点钟左右,安伯打来电话说:花圃里的花花草草,被人喷洒的一种药水,全部枯萎了;

    下午四点钟左右,安伯打电话来说:除了人之外,安家的所有活物都死了。包括安伯养了十几年的八哥鸟。

    信息很明显:接下来,就应该轮到活着的人了。按照时间推算,应该今天晚上就会动手。

    安立行让安伯每人给上十万块的红包,把所有的家仆们都遣散了。并告诉安伯,让他也回乡下避避。

    安伯笑了,笑得风轻云淡,笑得从容笃定:“大少爷,我哪里也不去!我一定要赖着你给我养老送终!你答应过我的……”

    突然间,安立行拿离了耳际的电话,咬着唇,无声的哽咽了起来!

    亲情跟爱情一样,都属于戒不掉的爱!

    ———————————————最新章节,请登录红袖添香————————————

    晚上六点半左右,估计安凌远打完了篮球准备回安家时,安立行给他打来的电话。

    “凌远,你是不是去过凌容家?!”安立行淡声问道。

    “凌容?!你说那个变态家啊?去过啊,怎么了?!”很显然,安凌远对凌容并没有什么好感。因为在他印象里:凌容一直扮演着欺负他大哥安立行的恶魔角色。

    “哦,有一份很重要的文件被他带回去了,你去帮哥拿一下!”安立行平静的接过话来。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l/1/1884/inde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