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再让营养师给童安暖送杯营养茶过去,一定要盯着她喝掉才行。 ”梁非凡冷傲的说道。

    蓝泰凝眸静静的看了梁非凡几秒,见着那抹桀骜,那抹霸气,那抹意气风发再次回归上他那野性俊逸的脸颊,下意识的勾了勾唇角,不动声色的按照他的吩咐从侧门离开了总裁办公室。

    他知道梁非凡是个难伺候的主儿,被卡茜茹姨等人宠得跟个大爷似的。所以他还真的需要去购置一些物品,来满足他的那些额外嗜好。

    ******

    “童小姐,这是提神醒脑的营养茶,您趁热喝了吧。芑”

    说话的是一个三十岁上下的女人,很整洁,让人看上去格外的舒心。她是梁非凡高新聘请的有关孕妇方面的营养专家。

    童安暖正埋头于那些文案中,一杯飘荡着悠悠香气的奶茶送至了她的跟前。准确的说,应该是养胎羹,看上去有些粘稠。

    或许是因为一大早就兴致勃勃很起劲儿,童安暖还真感觉到有些饿了,“谢谢您”后,便端起杯子‘咕咚’一声喝上了一大口,正温口猬。

    “对了童小姐,总裁在对面办公,他喜欢安静,您下回能不能改穿运动鞋或休闲鞋?!”营养师依旧温雅,养耳的声调,有种让人不好意思拒绝的效果。

    “好的,好的!我一定照办。”童安暖连忙点头。“谢谢您的奶茶。”

    “不谢!我是公司的专职营养师,童小姐有什么需要,或是喜欢什么样的口味,可以跟我说。”营养师笑得随和。她说的是实话:洛凡传媒的确有好几位专职营养师。只不过像这种孕妇专业方面的,还仅有她一个。

    “专职营养师?!”似乎,童安暖这才意识到:其它两位同事跟前也有杯子正喝着。也就安然了下来。心想:这洛凡传媒的福利,真够好得出奇的。

    ———————————————最新章节,请登录红袖添香————————————

    修长挺拔的身体,笔直的矗立在防盗门前。

    温润的眉宇,光洁的脸庞,任何时候的安立行,都是这般的养眼养心。他的儒雅,是一种睿智的沉淀。将他的整个人衬托得器宇轩昂,高贵优雅。

    他的手很漂亮,白皙而修长。微微举在半空中,似乎想敲门,又似乎有些迟疑。就这么顿在那里,静好如古希腊的雕像一般。

    不得不说,安立行是个对别人狼心狗肺,对童安暖却掏心掏肺的好大哥。爱一个人,并没有错。更何况爱之深、情之切,就连梁非凡的孩子,他都能一并给接受。

    他为童安暖付出的,的确很多,厚重得让她有些透不过气来。

    退一万步说:如果儿时的当初没有安立行的出手相救,也就没有今后童安暖的一切。

    所以说,童安暖为安立行乞求也好,下跪也罢,这份厚重的人情,她永远还不清。

    或许一切的孽情就出在安立行错误的认为:只有自己强大了,才能保护得了童安暖。

    太过自信的他却忽视了爱情这种东西的魔力所在。

    其实有些事,在转身的那瞬间,已经是一辈子了。

    *******

    蓝泰回到小公寓时,正好看到举棋不定的安立行。

    “她不在。”不紧不慢的言语。

    安立行蓦然的侧过头来,看到了正拎着大包小包往上走来的蓝泰。

    “蓝先生好。”安立行呈上一个招牌式的三分笑,“能否方便告之:暖暖她去哪里了?!”他问得恭敬且谦虚。一种让人无法拒绝的优雅口吻。

    但蓝泰就是蓝泰,他的思维方式跟别人还真的很不相同。“不方便!”他果断的拒绝了。

    安立行缓冲尴尬的能力还算强,“那就不为难蓝先生了。告辞。”他依旧含着儒雅的笑意。

    刚下了两个台阶,安立行顿住了步伐,转过身来说道:“还望蓝先生多多照顾小妹暖暖,安某感激不尽。”

    蓝泰只是淡淡的瞄了安立行一眼,没接过话。

    见蓝泰完全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安立行不再自讨没趣,便迈出长腿快步下楼。

    “费狄辛(卡茜的父亲)来本市了!”身后,传来蓝泰淡如清风的声音。不高,但足够让安立行听清楚。

    安立行是个聪明人,自然清楚蓝泰在提醒自己要小心。“感谢蓝先生的提醒。”

    “不必!你是死是活,不关我的事儿。我只是不想你连累童安暖!”蓝泰依旧淡漠。

    其实他想说:你要死,就死远点儿,或者死安静点儿,别老将童安暖搀和进来,让她左右为难。童安暖经不起你们这帮被或仇恨、或权势、或利益蒙蔽了双眼的世俗之人的牵连及折腾。

    安立行只是撩唇笑了笑,便转过身下了楼。

    ******

    走出楼道时,安立行长长的缓上一口气。不难读出:童安暖住在这里,而且还有蓝泰很好的照顾着。

    安立行的眼光是犀利,记忆力也好过常人。从蓝泰所购买的一大堆东西中,他一眼就看到了有几样孕妇用来安胎的食材。

    “安总……”见到安立行后,蒙西连忙迎了上来,“见到安大小姐没有?!”

    安立行眸色一沉,淡声道:“去公司!”

    ———————————————最新章节,请登录红袖添香————————————

    对于韩琪来说:安立行的‘儒雅一笑百媚生’,如罂粟一般纠缠着她,虐得她体无完肤、痛不欲生。虽说疼了,虽说伤了,虽说恨了,可每每回忆起来,她却不曾后悔过。

    她跟自己说:因为那入骨的缠绵,所以她不枉此生。

    ******

    ‘凌安’集团。

    安立行迈着稳健的步伐,朝着总裁专用电梯走去。

    有资格用这个电梯的,也就那么几个人:凌容、韩正、严一山,还有远走他乡的任意瑶。

    电梯门刚一打开,就从里面后退出一个学生打扮的女孩子,十**岁的模样。跟安立行撞了个满怀。

    “对不起先生,我后脑勺没长眼睛,所以撞着你了……”韩琪俏皮的说道。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l/1/1884/inde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