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就在此时,哐啷一声,包间门被人粗鲁的推了开来,韩正酒气微熏的出现在了四人面前。

    “哟,正喝着呢?嘿嘿,这梁非凡刚死,你们就迫不及待的庆祝啊!这美人如蛇蝎啊……美人最冷酷无情……童安暖,我就喜欢你这样的绝情!”韩正借着酒劲儿,跌跌撞撞的朝着童安暖靠了过去。

    童安暖本能的依在了大哥安立行的身后。对于韩正的那些恶劣行为,她依旧心有余悸。

    “韩正,闭上你的嘴!立马给我滚出去!这里不是你撒野的地方!”安立行朝着韩正厉声呵斥道,安抚式的轻轻拍了拍童安暖的肩膀,示意她放松,有他在。

    “我未来的大舅子,别那么凶嘛!放心吧,给你的彩礼,不会少!”韩正无视着安立行的呵斥,踉踉跄跄的上前,伸手想去抓住童安暖芑。

    “啊!”童安暖失声尖叫,用力胡乱的拍打着韩正伸过来的毛毛手。

    安立行一个眼疾手快,连忙扣下了他的手腕,面露狰狞之色:“韩正,你再敢动她一下,我一定剁了你这只手!”

    “切!”韩正抽回了手,嗤之以鼻的冷哼一声,“他妈的,就是一别人穿过的破鞋么?!有人要就不错了,还他娘的摆什么臭架子?!老子没嫌弃她是寡妇,她还得瑟上了?!”只要韩正一出口,那话真叫一个不堪入耳。什么越难听,他就挑什么说猬。

    “韩正!你混蛋!”一旁的任意瑶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呼’的一声站起身来,照准韩正的脸孔,就是狠狠的一个甩手耳光……

    然,这回她并没有如愿以偿的打到韩正。或许是她在甩手之前加上了台词,所以给韩正以时间准备,她甩打出去的手,被韩正硬生生的给扣了下来。

    “任意瑶,别他妈的占着陪我舅上过床,就狐假虎威的不把老子放在眼里!我呸!”韩正恶狠狠的啐了一口,“任意瑶,你说你他妈的是不是犯贱?!我舅满足不了你,你就勾搭上了安立行?!嘿……你这表子当得还真够专业的!”

    韩正将什么叫‘地痞、流氓、人渣儿、败类’演绎得淋漓尽致。

    “你……你这个狗东西……啊……”可能是急火攻心,任意瑶感觉到自己的小腹处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痛。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是个孕妇,连忙用手护住自己的腹部,躬弯起了身体,来减轻疼痛。

    “嘿,任意瑶,你丫的想诈尸呢?!别演戏了,给你撑腰的又不在,你演给谁看呢?!”微顿,韩正侧目瞄到了安立行,“呵呵,任意瑶,你看到没有,你家奸夫安立行,只知道护着他的情妹妹呢,可不管你的死活!你啊,倒贴都没人要……”

    正如韩正所说的那样:安立行一直小心翼翼的将童安暖护在自己身后,压根儿就没管没顾韩正如何的羞辱任意瑶。在安立行看来,童安暖怀有身孕,受不了刺激和惊吓。他又何尝会想到,那个女人肚子里怀着的,可是他安立行的亲骨肉。

    见有人来捣乱自己的庆功宴,而且还说出如此不堪入耳的话,血气方刚的安凌远连忙拿起餐桌上的红酒瓶,朝着韩正乱砸乱打过去,“滚!滚!滚!给我滚……”

    韩正握紧拳头,迎上了安凌远打过来的红酒瓶,‘哐啷’一声巨响,韩正竟然硬生生的将红酒瓶一拳给打碎了。玻璃碎片飞溅开了,将安凌远的手背划上一道血口,顿时涌出艳红的鲜血。其实安凌远是晕血的,尤其是自己的血。可人争一口气,他愣是撑住了没晕倒。

    韩正猛的蹿身上前,单手卡住了安凌远的脖子,凶残道:“小杂毛,你也敢动手打老子?!吃豹子胆了吧你!”

    “凌远……”童安暖一声惊呼。

    “住手!”安立行见弟弟受袭,连忙出声制止,“韩正,你敢动安凌远一根汗毛,我保准你会死得很惨!”

    安立行说的是实话。如果安凌远有什么不测,凌容是决定不会放过韩正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呵呵,我好怕怕哦!”韩正松开了手,阳奉阴违的冷哼道。到不是因为惧怕安立行的话,而是感觉到安立行的口气强硬到有些让他有些匪夷所思。“对了,我差点儿忘了,他可是我未来的小舅子!我的确应该善待他……”

    言毕,韩正重重的拍打了两下安凌远的脸颊,“小舅子,姐夫决定不打你了,会好好疼爱你!”

    就在此时,门外传来马仔的嚷嚷声,“韩哥,兄弟们找你喝酒呢……”

    “来了!叫你妈个魂呢!”韩正朝着门口吼了一嗓子。

    随后,转过身来,朝着安立行身后的童安暖来了个煽情的飞吻,“小乖乖,韩叔叔明天就去安家正式提亲,你可要稍安勿躁哦!哈哈哈哈……”

    几声淫笑之后,在两个马仔的搀扶下,韩正跌跌撞撞的朝着包间门外走去。

    “快……快……凌远,快送瑶姐回去……”任意瑶有些支撑不住了,脸色有些苍白,感觉她的整个人都因疼痛而哆嗦起来。

    “哦!”安凌远连忙上前搀扶住了摇摇欲坠的任意瑶。

    “瑶姐,你没事儿吧?要不,先送你去医院吧?!”童安暖急切道。因为她观察到任意瑶的脸色真的有些难看。

    “不用……刚刚可能是急火攻心了!回去休息休息就没事儿了……”任意瑶紧紧的用双手护着自己小腹:乖宝宝,你可千万要撑住了!你没了,妈咪也不活了!!!

    *******

    ‘集贤阁’门外,安凌远从任意瑶手上接过车钥匙,匆匆忙忙的去停车场取车。

    而安立行本能的上前一步,搀扶住了依旧面色痛苦的任意瑶。说也奇怪,当安立行的身体靠近她时,任意瑶竟然感觉到自己小腹处的疼,一下子缓解上了许多。

    安立行身上那淡淡的烟草味儿所包裹的男性气息,让任意瑶有种说不出的安然。她静静的依着他,感受着他,呼吸着他……情不自禁的环搂过他劲实的腰际……

    美好,是短暂的。安凌远取回车后,任意瑶不得不松开环抱着安立行腰际的手,依依不舍的上了车。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l/1/1884/inde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