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绿草如茵的校园里,满是年青人蓬勃的朝气。

    这里的世界别样的美丽:到处放射着明媚的阳光,到处炫耀着五颜的色彩,到处飞扬着青春活力,到处飘荡着令人陶醉的人文韵味,到处充斥着激情澎湃的狂欢呐喊。

    花样滑板的赛道有百来米,前后各有一个深及5米多的u型槽道,及一些简单的屏障,相对来说还算容易,毕竟不是什么专业的赛事。

    让安立行没有想到的是:在安凌远的花样滑板决赛上,竟然看到了凌容的身影。而且还是以裁判的身份出现的。用不着说,他为这次花样滑板大赛肯定赞助了不少的钱。

    凌容的目光,从前到后,不一直锁定在安凌远的身上,脸上洋溢着感叹、追忆、欣慰等极复杂的笑容芑。

    安立行幽深的黑眸沉了沉,挽过童安暖的腰际,朝着看台边走去。

    然,一直跟着安立行身边的任意瑶不乐意了。伸过手,愣是从安立行的臂弯里,将童安暖勾了过来,“暖暖,我们坐后面去吧。后面高,看得更全面……”

    不管不顾安立行那阴沉的瞪眼,任意瑶大大方方的拉过童安暖,朝着看台的最后一排走了过去。一边走着,还一边耳语道,“暖暖,你是不是想改嫁你大哥?!猬”

    任意瑶问得很唐突的。其实,她是故意这么问的。

    童安暖着实一怔,抬起头来疑惑不解的看着任意瑶,“瑶姐,你说什么呢!什么改嫁不改嫁啊?!我是梁非凡的妻子……”

    任意瑶假装豁然大悟道:“哦!看来是我误会了!”微顿,“还别说,你跟你大哥卿卿我我,抱抱搂搂的,还真像情侣!男的英俊儒雅;女的漂亮温柔,在外人看来,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聪慧的童安暖立刻会意任意瑶言语中的深意。她是在提醒自己:自己已经是有夫之妇,应该跟大哥安立行保持着应该有的距离。毕竟大哥安立行跟自己毫无血缘关系,如此亲密无间,难免会让外人看上去误会。可童安暖又岂会何尝不知呢?!

    梁非凡生死未卜,对童安暖来说,无疑是撕心裂肺的巨大打击。身怀有孕的她,几乎濒临崩溃。大哥安立行的关爱,无疑是雪中送炭。从小到大,她就一直很依赖安立行!她的确需要个强而有力的肩膀来依靠。

    要不是大哥安立行无微不至的关爱,童安暖明白,自己决对挺不过来。

    她瑟瑟的低垂下了头,静静的看着自己的指尖。她的凄楚伤然,跟激情四射的赛场,行成了强烈的对比。

    “好了暖暖,瑶姐就这么随口一说,你千万别上心!我知道你现在是关键时刻,需要你大哥的关心爱护。”微顿,任意瑶长长的叹息一声,“对不起暖暖,瑶姐刚刚……”

    “瑶姐,别说了,我懂的!你喜欢我大哥,对不对?!”童安暖见任意瑶眼框红润起来,连忙安慰道,“我这个死丫头!都有老公了,是不会跟你抢男人的!你没有白疼我!”

    任意瑶惊愕的看着童安暖,“你……你……你……那天晚上的话……你全部听到了?!”

    童安暖浅浅一笑,微微点了点头。

    “哎哟,你个死丫头!”任意瑶抱住童安暖的身体,喜极而泣。

    微顿,童安暖试探性的问道:“瑶姐,你能陪我去找梁非凡么?!我有种强烈的预感,他没死,只是受伤了!我要去找他……”

    “天大地大的,你要去哪里找他啊?!再说了,你这不现在还怀着身孕呢!你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自己跟肚子里的孩子养得棒棒的,等着他!他会回来的!”任意瑶安慰童安暖。

    童安暖无奈的点了点头,想起什么来,“对了瑶姐,你给我换衣服的时候,看到我脖子上的铂金戒指了没?!”

    “戒指?!哦,就是用红绳系着的那个挂件?!”

    “对对对……”

    “我好像丢在会所那边房间里的化妆台上了!下回带去安家给你……”任意瑶是这么想的:又找到一个借口光明正大的去安家蹭饭了。必须保证最长三天,得让肚子里的宝宝近距离的感觉到它爹地安立行的气息。

    “什么?!戒指在你哪里?!太好了,太好了!我现在就跟你回去拿……”童安暖兴奋道。似乎,找到了一个精神寄托。

    任意瑶扁了扁嘴,“现在?!不高兴!累着呢!快看,是凌远……”随后,站起身来,朝着出场的安凌远挥手嚷嚷道,“凌远……凌远……加油……加油……”

    与此同时,任意瑶也将童安暖一道儿给拉了起来,给安凌远加油助威。

    ******

    人一得瑟,就容易乐极生悲。这就是对安凌远此时此刻的最好写照。

    自己一直仰慕敬重的大哥安立行来了;

    自己一直默默暗恋着的童安暖来了;

    还有一大群的看客同学。

    安凌远当然想好好的表现表现。换句话说,就是帅酷一下。

    前半段赛程还好,到了最后一个u型槽道时,安凌远想显摆一下他刚刚学会的“backside内跳转”。即做ollie后,滑板头部向内侧转体180度后再落地。

    毕竟业务不是那么的熟练,滑板头部向内侧转体180度后,安凌远的身体却没能跟着滑板一起落地,而是人跟滑板分离开来,双膝触上u型槽道,整个人滚了下去……

    众人一阵哗然。

    “凌远……”安立行一声惊呼,连忙从看台上一跃而起,朝着滚下u型槽道的安凌远飞奔过去。

    而看台后排的任意瑶跟童安暖,也是吃惊不小,连忙起身走下看台。

    然,有一个身影,要比安立行迅速得多。凌容几乎是从裁判席位上飞跃出来的。

    “凌远……凌远……你摔到哪里了?!受伤了没?!”凌容单膝跪地,将安凌远从u型槽道的最低端给扶了起来,揽进自己的怀里,焦急的询问着。

    凌容如此关爱安凌远,那是出自舐犊情深的一种本能。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l/1/1884/inde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