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梁非凡不紧不慢的掐断烟,将口中的烟气吹散,“童安暖,你是不是为了安立行,什么都肯做?!”

    “是的!”毫不犹豫的回答。

    梁非凡唇角,勾起一抹邪寒:“会帮男人**吗?!”言毕之后,梁非凡自己似乎也微微一怔:自己竟然会提出如此过格的要求来。也许,男人骨子里天生就有一种桀骜狂邪的因子,这得‘归功’于刚刚那场很high的真人秀。正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童安暖淡淡的看着梁非凡,弓样的眉睫,荫掩着盈盈的双瞳,却有说不出的明澈。少了些许懵懂无忧;多了些许淡漠如水芑。

    与童安暖四目对望片刻后,梁非凡便挪开了目光,微微低垂下眼睑。他在等待她的下文。心情莫名的悸动惶然。

    悠悠的,童安暖温声开了口,“不会我可以学!”随后,转身朝着那三个直直矗立的黑衣型男看了一眼,问道:“是帮他们服务么?!”

    三个头带黑色头套型男的其中之一,立刻朝后退上一大步。不用猜,能有如此反应的,肯定是费洛赫。费洛赫明白:这浑水,自己淌不得。会死人的!而且还会死得很惨!不由得微微叹息一声:咱梁哥这回玩得过火了吧?猬!

    童安暖风轻云淡的话,刺疼着梁非凡的耳膜,同时也刺进了梁非凡的心脏。原来,这个女人真的可以为了安立行什么都愿意去做。即便是这种没有自尊的践踏与羞辱。

    然,直到现在,梁非凡还是没能认命:那铂金对戒真的是童安暖送给安立行的!他一直自信,童安暖爱上了自己!!!

    “还是为我服务吧!他们胆小,承受不起!”梁非凡的声音,玄寒清冷。如果仔细分辨,还能品味出丝丝的凄然。

    童安暖漠然片刻,随后挪步缓缓朝着梁非凡的沙发靠近,“是不是我的服务令梁二少满意,就不在为难我大哥?!”

    “我不习惯别人跟我讨价还价!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先让我满意!”梁非凡幽深的黑眸,暗得只见层层叠叠的阴霾,连一丝光亮都透不进去。

    “行!我一定全力以赴,让梁二少满意!”童安暖没有停下自己的步伐,依旧朝着梁非凡紧步靠近着。用莫可可的话说:童安暖,你要强耍愣的时候,像极了革命烈士。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

    被绳子捆绑在椅子上了安立行,立刻全力的扭动起来,朝着紧步前行的童安暖凄厉的哀嚎道。只可惜,他的嘴巴被胶带束缚着,只能发出口齿不清的呜呜声。

    童安暖没有回头去看大哥安立行。从小到大,大哥安立行一直是以无坚不摧的港湾形象美好的呈现在她的视野中。十几年如一日的无微不至的关爱与体贴……

    童安暖依着沙发的边缘蹲了下来,没有抬头去看梁非凡的眼,而是伸过纤纤如玉的双手去解他腰际的皮带……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

    “啪嗒”一声沉闷的声响,安立行猛的一个侧身,连同捆绑在他身上的椅子,一齐到在了地上。呜咽声刺痛着童安暖的耳朵……她知道大哥安立行在拼命的呼喊自己,叫自己不要那么去做!

    童安暖想哭,但是流不出一丁点儿眼泪。她咬紧牙关,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童安暖没解过男人的皮带,再加之双手颤抖得厉害,任凭她如何的努力,梁非凡腰际的皮带却没有任何松动的迹象。

    一只骨节分明、力量感强劲的手,按压在了皮带上,梁非凡低头凝望着童安暖那张凄然冷艳的脸……他想到了一个词:视死如归!

    “梁先生,帮个忙吧……”童安暖弱声祈求着。

    其实,梁非凡更期待童安暖能够……

    “我会服务好梁先生您的!相信我!”童安暖诚恳的点头。

    ‘咔哒’一声,梁非凡拨动开了暗扣。皮带松了开来。梁非凡仰起头,不再看童安暖那张‘诚恳’的脸,紧紧的闭上眼,叹出一声涩楚的气息。

    梁非凡伸出长臂,将一旁的黑色风衣拽了过来,盖在了自己的腰际,及童安暖的脑袋与肩膀上。

    “呃……啊!”突然间,梁非凡爆发出一声雄浑嘶哑的闷吼声。身体不由自主的绷起。随后,脸上闪过一丝释怀的笑容后,再度紧拧眉宇。俊脸却说有些扭曲,但他还极力的表现出一副很享受很惬意的神态。

    风衣下面发生了什么,也许只有两个当事人知道。

    任意瑶会意的笑了笑。目光只是淡淡的扫过,便撇开了。

    再看安立行时,他已经不再嘶吼。而是痛苦的用额头撞击着地面……

    “立行!”任意瑶急呼一声,飞扑上前,用手抵在了安立行额头下的地面上,“立行,别这样,别这样……你额头已经出血了!”任意瑶哽咽了起来,微微抽泣着。

    ******

    童安暖从风衣中抬起头,坦然自若的瞪着梁非凡,抹去了嘴角的血痕,冷冷清清的问道:“怎么样,梁二少还满意么?!”

    梁非凡急促的喘着气,深深的凝眸盯看着童安暖,从齿间蹦出三个咬牙切齿的字:“臭!丫!头!”声音不是很大,但足够让童安暖听到。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l/1/1884/inde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