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梁非凡,看在安立行抚养了童安暖十多年的份儿上,你不能杀他!”任意瑶双眼含泪,横在了安立行跟前。

    梁非凡的黑眸幽深了起来,那种黑色,暗得仿佛能吸收世间的一切。记忆犹新,曾经也有这样一个女人,为了自己,用她鲜活的生命抵在了她父亲的枪口前。凛然的、无畏的!

    可自己又是用什么去回馈她的呢?!拒绝,是残忍的。可不拒绝,更残忍!

    用童安暖的话说:梁非凡,你敌不过卡茜的眼泪。

    其实不是敌不过,只是这份感情真挚的摆在眼前,梁非凡不可能视而不见。他已经很努力的拒绝,很努力的纠正,可卡茜依旧将他的那种单纯的兄妹之情往复杂深处去牵引……有时候,梁非凡在处理卡茜这件事上,真的很累!身心具疲芑!

    一想到这些乌七八糟的感情纠结,梁非凡就想搬去童安暖的宿舍住。

    “要让安立行不死,那就要看她童安暖的表现了!对了,她在学校!”梁非凡的腔调染着玩味儿的阴霾。

    “童安暖是个知恩图报的丫头,她的表现,一定会让梁二少爷满意的!”任意瑶信心十足的说道。无论如何,她都要让童安暖满意梁非凡的各种要求。任意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安立行出事儿猬。

    在任意瑶看来,像梁非凡这种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无非就是想看到别人的低姿态。在别人摇尾乞怜中获取心灵上的最大满足。

    “任意瑶,这是我跟梁非凡之间的恩怨,用不着你个外人插手。你赶紧的给我滚,这里没人欢迎你!”安立行抹去了唇角的鲜血,风轻云淡道。

    任意瑶凝望着眼前这个宁受一顿皮肉之苦,也不愿意去为难童安暖的男人,咬关牙关,冷哼一声:“安立行,既然你这么宝贝你妹妹童安暖,又何必当初将她送人呢?!早干什么去了?!是她童安暖感恩图报的时候了……”

    不等安立行作答什么,任意瑶便匆匆走出了书房。

    然,等任意瑶快速飞奔下楼时,却发现整个安家死一般的寂静。家仆们都躺倒在大理石地面上,一动不动。

    似乎任意瑶这才意识到:这个梁非凡,并不像他表面看上去那般的游手好闲和玩世不恭。有这般手段的,应该不是一般的泛泛之辈。

    来不及细想,任意瑶裹好自己,驾着那辆悍马,朝着童安暖的学校一路呼啸疾驰。

    一路上,任意瑶试图拨打童安暖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任意瑶越发的哆嗦起来,油门也随着一踩到底。

    ———————————————最新章节,请登录红袖添香————————————

    虽说宿舍里亮着灯,可童安暖却躲在被子里打着向同学借来的手电筒。

    犹豫片刻之后,童安暖才小心翼翼的将首饰盒打了开来。铂金对戒很精美,跟自己设计的完全相同。方款素圈,圈比较宽,显得比较大气、厚重,借着金属的贵气,很显神圣!实物,要比设计图看上去还要养眼夺目。

    童安暖取出那枚女戒,放在自己的手心上,紧紧握住,再送至胸口。闭上眼,默默的感受着它与自己心灵深处渴望的融会贯通。

    童安暖的爱情观:是鲜活青春的,矜持唯美的,阳光灿烂的,热烈芬芳的!她渴望爱情,她憧憬爱情,她深信自己一定能够找到属于她的另一半儿。

    她是个爱做梦姑娘。

    可事实真相的残酷,打得她有些措手不及。一切的美好,在瞬间坠入深渊。童安暖开始彷徨了……

    他怎么可以那样对待自己?!

    童安暖不想流泪,因为她感觉不值。可那晶莹剔透的泪珠,还是不自控的滚落下来。怎么忍,也忍不住。尤其当她看到对戒内圈上所刻的字母:ff爱心nn,nn爱心ff。

    这些字母,突然间变得可笑可悲起来,是对童安暖动情的极好讽刺。

    ‘呼’的一声。四周一下子亮堂了起来。

    童安暖惊恐的用身体伏在首饰盒上,将那两枚铂金对戒压在自己的身下。迎上的,却是莫可可那张贴满黄瓜片的脸。

    “童安暖,你果然在很闷***(sao)的偷看那对铂金对戒!”莫可可因自己抓了童安暖一个正着,而得瑟之极。脸上的黄瓜片也跟着抖擞起来,一路散落。

    “可可,你干嘛呢?!”童安暖瞄看了一圈儿自各四躺八仰恶补功课的舍友,压低声音责问道。“还不快去‘抱佛脚’!小心又挂上三个红灯,与学位证书失之交臂!”带上了恐吓。

    “怕什么怕,考试的时候,你童安暖敢不给我抄,我就把你已经那个啥的事,抖出来!”莫可可有恃无恐。莫可可所指的,是童安暖已婚的消息。

    一提到有关秘密及个人**的事儿,舍友们立刻丢下了课本,朝着童安暖聚焦过来,期待着下文。

    童安暖有些惊慌的瞪了莫可可一眼!她知道,如果舍友们没能等到下文,是绝对不可能善罢甘休的。

    看到那群虎视眈眈的舍友,莫可可漫不经心的咳了一声后,才悠然道:“哦,童安暖屁股上长了个青春痘……你们要不要看看?!”

    “切!!!”得来的,是舍们的嗤之以鼻,随后都该干嘛干嘛去了。

    “……”童安暖无语凝咽。

    *****

    就在童安暖将铂金对戒放回首饰盒内,准备帮着莫可可恶补功课时,宿舍门外传来极重的‘砰砰砰’砸门声。

    宿舍里的姑娘们正准备集体河东狮吼表示抗议时,门外的任意瑶却先吼叫了起来:“童安暖,快开门……快开门!”

    任意瑶能找到童安暖的宿舍门牌号,其实也没费多大功夫。虽然她只知道童安暖是大三学生,学的是数字传媒。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l/1/1884/inde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