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一支烟后,“带上几个精锐的兄弟,去安家!”优雅的弹指,燃着的烟头滑过一个优美的弧度落下,梁非凡跟脚上前踩灭。

    费洛赫没有询问梁非凡去安家要干些什么。当然,即便是杀了安立行,他也会服从命令听指挥。在他看来,安立行的确该杀。所以,他只是淡声问道:“是以‘暗月’的身份?还是梁家二少爷的身份?!”这很重要,关系到梁非凡的生命安全。

    如果是以‘暗月’的身份,他就必须叫上端木。端木,是委派给‘暗月’的近身保镖。

    “童安暖是我梁非凡的老婆,关‘暗月’个毛事?!”梁非凡冷哼一声,便朝着保时捷走近。

    而身后的费洛赫,却微微松了一口气。只是简单的一句话,费洛赫就能分辨出:梁非凡现在很冷静。接下来所要做的事,当然也是冷静的芑。

    ———————————————最新章节,请登录红袖添香————————————

    夜,已经很深了。浓墨一样的天上,连一弯月牙、一丝星光都不曾出现。偶尔有一颗流星带着凉意从夜空中划过,炽白的光亮又是那般凄凉惨然。

    安立行静静的坐在书房的台灯下,凝眸望着手中的那枚铂金戒指。精健的上身,遍布着或深或浅的暗红色伤痕。左手似乎受伤比较严重些,被层层纱布包裹着。只在上身披了件宽大的睡衣,那些伤痕并没有影响到他原本的健美。似乎更多了一层说不出道不明的男儿血腥美猬。

    铂金戒指很普通:方款素圈,圈比较宽。虽说这枚戒指很普通,但它的出现,却诡异的很。蒙西回来汇报说:当天晚上,就有人将‘金凯’酒店的所有录像给取走了。自然包括进出入3018号房间的。至于被什么人给取走了,却不知情。

    铂金对戒,一定是有第三个人给自己跟童安暖戴上的。而且这铂金对戒对梁非凡来说,至关重要……

    会是什么人呢?!安立行推测,这个人,一定是尾随着童安暖过来‘金凯’酒店的。

    难道是梁非凡本人?!不可能!安立行立刻否决。因为看当时梁非凡那气愤异常的神情,可以肯定他事先并不知情。

    随后,安立行的嘴角扬起一抹阴寒的笑。如果他猜测得没错:这个神秘的人,有意想让梁非凡捉奸在床。

    这个人,是敌?还是友?!

    “哐啷”一声响,书房的门被人急促的推开,一抹黑色闯了进来。

    安立行机警的回头瞄看了一眼,便不动声色的先将铂金戒指蜷在了手心,顺势放进了书桌的抽屉里。

    “你怎么来了?”安立行看清来人之后,有些恼火。声音也玄寒了不少。

    安立行淡淡的看了一眼任意瑶那泪水婆娑的关切神情,冷声道:“你这深更半夜的跑过来,就不怕凌容那老东西弄死你!”

    “即便是死,我也会来看你!”任意瑶小心翼翼的脱下安立行的睡衣,查看着他的伤势。

    “可你会害死我!”安立行厉声呵斥。

    任意瑶的动作猛然一僵,她深深的凝望着眼前这个冷血无情的男人。不管自己做出多大的牺牲,冒多大的危险,落入他的眼里,却是那般的不屑一顾。

    “我带了些活血化瘀的进口药,效果不错,你用着吧!”

    安立行对她的冷漠,任意瑶似乎已经习以为常。可宁口受他的冷言冷语,她还是一如既往的爱他,迁就他。

    用任意瑶的话说:只要自己活着一天,就努力的去爱这个男人24小时。死了,也就罢了。

    “今天受着伤,伺候不了你!去找别的男人吧!”安立行清冷道。

    安立行微微呼出一口浊气,伸出未受伤的右手,搂过任意瑶的腰际,招牌式的儒雅微笑:“好了,是我不对,是我冷血。一哭就显老了!”

    “嗯呃……”任意瑶撒娇似的搂住安立行健壮的腰际,暧昧的在他怀里蹭昵求欢。

    一只柔若无骨的纤手,滑进了安立行的睡裤里,握住了他依旧沉睡着的男性,上下技巧的轻揉:“宝贝儿没受伤吧?”任意瑶娇滴滴的暧昧着。

    任意瑶已经不年轻了,可她知道怎么去装嫩装年轻。

    任意瑶最不听话的时候,就是这个时候。

    安立行沉睡的男性,并没有过多的反应,也许是没有了衣物的庇护,只是轻轻的颤了颤。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l/1/1884/inde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