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广州,刘八率领舰队顺利返回,此次偷袭收获极为巨大。其中,总共获得黄金七十万两,英镑600余万,金银器皿、珠宝等保守估计价值80万英镑。火枪3000支,火炮20门,弹药两大船,另有五船黄麻,七船硝石,八船白面,十一船小麦,还有整整一大船的洋酒。

    “父亲,你们是不是将整个加尔各答港给搬空了!”刘峰清点巨大的收获兴奋道。

    刘八笑道:“当然了,如果不是船装不下了,还能带回来不少东西,可惜最后只能给烧毁。”

    刘峰高兴无比,加尔各答港被毁,估计英国人连哭的心都有了。

    刘八冷哼道:“洋鬼子欺负我们这么多年,是时候付出代价了,对了,洋人的动向呢?”

    刘峰答道:“洋人从香港离开后占领了台湾基隆,以此为前进基地进攻天津然后攻打北京,算算时间应该分出胜负了!”

    刘八说道:“这洋人够厉害的,竟然直接攻打京城,可惜咱们船只不够,要不然也去北京城玩玩。”

    “再等几年,我们一定会有机会的。”

    接下来自然是为刘八以及海军接风洗尘,好好庆祝一番。可惜刘峰的好心情没有持续多久,第二天就被清廷割让台湾的消息给气到了。

    “可恶,怎么会这个样子?”

    刘峰紧紧握着手中的情报,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历史上英国在第二次鸦片战争中只是得到了九龙一带,没想到因为自己搅动的关系竟然得到了台湾,让他有些接受不了。

    “早知道就先占领台湾了!”

    刘峰此时无比懊悔,他本来想海军再壮大一点之时占领台湾的,现在却让英法二国捷足先登,中华第一宝岛终究没逃过被殖民的命运。

    “梁赞,传令下去,下午两点,召开军事会议!”

    下午两点,军部之内,所有海陆军所有将领悉数到齐,包括新提升的虾仔。

    “各位,清廷和英法联军的战争已经分出胜负,清廷求和,赔偿白银2600万两,还割让了整个台湾,这是我中华的奇耻大辱啊。放任如此软弱无能的政府统治华夏说不定会做出更加丧权辱国的事情来,所以,我决定加快推翻清廷的步伐!”刘峰了在座的众将领一眼,“石达开、刘永福、朱三听令!”

    “末将在!”

    石达开、刘永福、朱三起身肃立。

    “你们三个师即刻成立西征军,由石达开为军长,三天后出发,进攻云南,占领云南后我会派人跟进,如果条件允许,可以兵进四川。”

    “是!”

    “侯成,你立刻成立一支精锐分队,进入台湾,煽动起义也好,破坏也好,暗杀也罢,总之不能让洋人安静发展,最好组建一支义军,将来配合大军进攻台湾!”

    “侯成保证完成任务!”

    “邓安邦,你的第一师配合海军布放虎门要塞,防止英法联军偷袭。”

    “是!”

    “麒英,你的教导总队,加紧招兵、练兵,早日形成战斗力!”

    刘峰经过观察,黄麒英非常有练兵之能,所以就专门成立了一个练兵营,名叫教导总队,负责征兵以及练兵。

    三日后,西征大军开拔,兵进云南。

    台湾,被割让给英法联军的消息已经传来,犹如十级地震,台湾军民群情激愤,没想到他们就这样被清廷给卖了。他们自发组建自救军,准备与英法联军奋战到底。

    台湾淡水厅衙门,知府孔照熙,水师副将黄礼鉁,淡水厅同知丁曰健,游击林文察等台湾大小官员齐聚一堂,有的愤怒,有的叹气,还有的庆幸!

    孔照熙拿着一张圣旨说道:“圣旨已经读完了,各位的去处上面都有安排,三日后,全部撤离台湾。”

    “知府大人,我想问一句台湾的两百万百姓怎么办?”说话的是游击林文察,此人是台湾三大家族雾峰林家的当家,本来在福建参与围剿太平军旁支小刀会,屡立战功,浙闽总督王懿德正要提拔他为参将,没想到出了台湾之事,林文察以处理家事为名带领2000乡勇返回台湾。

    孔照熙叹道:“洋人势大,朝廷又有长毛、海贼需要进剿,根本无力分身,所以只能委屈百姓了。”

    “哎!朝廷此法不妥,会让百姓觉得被抛弃了,如今戴潮春等人更是组建自救军,与朝廷决裂已在所难免!”黄礼鉁叹道。

    “什么自救军,我看他们是想造反,如果不是朝廷要撤回驻军,我马上剿灭他们!”淡水同知丁曰健愤怒道。

    “哼!”林文察冷哼一声,说道,“你们不管百姓也就罢了,如今百姓自救还被称为叛匪,丁同知,你到底有没有良心?”

    “林文察,你这是什么意思,你难道想袒护他们?”

    “我袒护又如何?”林文察努怼道。

    孔照熙赶紧打圆场,“二位不要争吵,三天后我们就要离开,台湾如何就不要管了,黄大人,船只准备如何了”

    黄礼鉁答道:“已经备好,尔等随时可以离开!”

    “黄大人,你这是何意?”丁曰健有些吃惊道。

    黄礼鉁没有说话,摘下头顶花翎,说道:“孔知府,还请回禀朝廷,说我黄某准备与台湾共存亡!”

    孔祥熙一愣,随后叹道:“黄大人,回到福建您立刻会成为水师提督,你这是何苦呢?”

    黄礼鉁摇头道:“老夫已经老了,台湾就是我的家,不想在四处奔波,你们回去就行了!”

    “好!”林文察赞叹一声,“黄大人果然义薄云天,我林文察陪您!”

    丁曰健气道:“林文擦,你乃是朝廷命官,不服调遣,就是抗命!”

    林文察冷笑一声,随后也将花翎摘下,“从此以后我就是百姓一个,我们林家世代居住台湾,就是死,也要留在这里!”

    丁曰健还要说话,就听孔照熙阻止道:“丁同知,不要说了,黄大人、林游击恐怕心意已决,既然如此,我们就不要勉强了!”

    “这……”

    “你还是快收拾东西吧,明天一早我们就离开台湾!”孔照熙说道。

    第二天,清朝驻台湾大小官员开始陆续撤离,其中一万驻军也全部离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