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北京城下,联军看着看着眼前巍峨庄严的巨大城墙,内心震撼无比,站在这巨墙面前,让他们生出一种渺小的感觉。

    说来也是,英国也有不少古堡城池,但跟眼前的北京城相比简直就是小村落。

    麦克马洪和格兰特率军来到北京城安定门前千米处,对着城墙久久无语。

    “马塔坚公爵,这一战恐怕会是一场艰难的战役!”

    麦克马洪说道:“你说的不错,我目测了一下,城墙高有12米,厚度无法估算,但绝对在15米开外,看样子是坚硬的青砖筑成,恐怕将战列舰搬到这里也是无济于事,弱点就是城门了,不过清国人会死守这里,战斗会变成消耗战。”

    “那我们现在和谈怎么样?”

    迈克马洪笑了一声,说道:“那个样子就会变成了咱们在求和!”

    格兰特想想也是,只有先将清国人逼出来他们才能掌握主动权。

    很快,炮兵开始进入阵地,开始轰击安定门,他们的第一的目标就是城门,城门一破,一切就好办了。

    安庆城门虽然坚厚无比,但哪能但得住数十门火炮的轰炸,很快被轰得碎裂开来。城门被毁,联军刚要欢呼,就见门洞里堆满沙袋。

    原来僧格林沁早有准备,知道木门无论如何也挡不住洋人的火炮,所以就用装满沙子的麻袋将门洞堵死。

    联军见状放过城门,将炮火对准了那三层高的城门楼,准备将其轰塌,从而打击清军士气。

    近百门炮弹飞上安定门,这座三百多年没遭遇战火的古城门顿时惨遭炮火蹂躏。城门楼瞬间被打得千疮百孔,碎料乱飞。

    守在的里的清军总兵立刻命令火炮还击,二十门火炮一齐开火,但效果就有些尴尬了,即使有城墙的帮助也只有一门万斤,两门八千斤大炮能射到到联军的炮兵阵地,但能不能轰到人就全靠运气了。

    联军后方,一对百人士兵从东面跑进阵地,为首军官喘着气对格兰特行个军礼,说道:“报告将军,已经侦查完毕,这座大城周长约15英里,共有九个城门,每个城门都极为高大坚固。”

    格兰特和麦克马洪对望一眼,都从对方眼里读出了震惊与无奈。

    “福勒中尉,你带人先休息去吧,另外,告诉你们团长让他一个小时后到其他八座城门巡逻,不许任何人进出。”

    “是!”

    麦克马洪在旁边说道:“这北京城太大了,一个团的兵力恐怕不够,为了避免出现意外我也抽出一个团,加强巡逻!”

    格兰特点头同意,心中佩服麦克马洪的老练,与这样的老将合作让他非常放心。

    北京城内,僧格林沁接到洋人炮轰安定门的消息后立刻带两万人前来支援,他知道洋军数量不多,不可能同时进攻数个城门,也就是说,安定门将是决战地点。

    安定门三里之内的百姓被迫全部撤离,僧格林沁就在火炮射程之外的街道上布置数道街垒,士兵们藏在两边的民房,如果城门被破,他们将与联军近战。

    联军炮火非常凶猛,不到半个小时城门楼就已经半塌,吓得旁边的清军纷纷向两边躲避。

    格兰特和麦克马洪见机会已来,立刻命令卡迪根率领四千英军,雅曼率领三千法军进攻城门,剩余部队也前移,利用米涅弹雨压制城头清军。

    此时僧格林沁亲自坐镇指挥安定门战役,他见英法联军准备进攻城门也调集了三千火枪手上墙还击,双方战斗进入白热化。

    宽阔的城墙上,不时落入榴弹,每一发炮弹都会有几个清兵被炸死或者炸伤,不到两个小时的战斗,城墙上已经遍布残肢断臂,另外还要承受从天而降的弹雨袭击,不时有人被命中倒地哀嚎惨叫。

    城墙上的火枪兵一丝不苟的填装弹药子弹,虽然动作有些缓慢,双手还有些颤抖,但他们的眼神却是坚定地,瞄准,射击……

    城下,七千英法联军冒着城墙上的弹雨甚至还有弓箭,抬着木板,竹排,搭上壕沟,向城门进攻,一个英军士兵被弓箭射中大腿,脚步一滑,栽进壕沟。

    “啊!”这个士兵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原来壕沟里插满了一米长的竹钎。

    “来人,给我扔石头!”一个总兵吼道。

    众清兵早就憋着气,当然不放过砸洋人的机会,冒着炮火弹雨扔下一块块大石头。

    擂石如雨,混合铅弹、羽箭,打得联军惨叫连连,不时有人被砸翻在地,或者跌入壕沟,一个小时后,损失惨重的联军开始后退。

    联军第一波攻击被打退,战场短暂的平静下来。

    此时已经到了中午,两边都不约而同的准备战饭,补充体力。

    一上午的战斗清军伤亡3000余人,守城火炮全部被击毁,联军伤亡400余人。

    城墙上,僧格林沁亲自上来送饭,清军的午饭是肉汤加大饼,算是犒劳奋战的将士们。

    僧格林沁找到守城的总兵,就见这个三十余岁的青年浑身浴血,身上有四处缠了蹦带,此人是前来支援京城的宣化镇总兵余飞。

    “余总兵,你们打的很好,狠狠教训了嚣狂的洋人,等将来我一定会向皇上为你们宣化镇请功!”

    “谢大将军,不过咱上面的火炮全打没了,还请大人想办法弄来几门!”

    僧哥林沁说道:“你放心,一会儿正定镇会接替你们,他们抬了二十门火炮,马上就到了!”

    “正定?大将军,我们宣化镇还能打,还请不要让我们下城墙,我们还要为弟兄们报仇!”余总兵大声说道。

    森格林沁看着城墙上还活着的兵勇,问道:“余总兵,你们还剩多少人?”

    余飞低下头,低声道:“还有八百人!”

    “八百吗?”僧格林沁轻叹一声,“你们都是大清的好战士,撤下去是让你们修整,与洋人的战斗恐怕会极为艰苦,绝不是一两天就能结束的,说不定明天就会调动你们,等正定镇到了,立刻下去休息。”

    余飞也知道手下已经疲乏不堪,全凭一股热血撑着,最后点点头,“大将军,我们听从吩咐!”

    僧格林沁拍拍余飞的肩膀,然后下城调动城内各部,务必做到万无一失。

    联军军营,麦克马洪和格兰特都皱着眉头,攻击不顺在意料之中,但没想到会出现如此大的损失。另外,连弹药已经消耗近半,如果不尽快攻进城池,就轮到他们被动了。

    “没想到清国人的抵抗如此顽强,弹药消耗速度太快了!”麦克马洪说道。

    格兰特揉揉眉心,道:“现在只能看下午的战斗了,如果能打破城门,一切好说,如果不能,就派人去天津运送弹药!”

    麦克马洪叹道:“也只好如此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