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广州,詹姆斯终于见到额尔金,见自己父亲只是瘦了一些,并没有受到虐待顿时松了一口气,他立刻交付赎金,这些赎金里还包含法国赎回葛罗等人的五万英镑。

    刘峰看着一大箱子金条清点一下,只多不少,也没有为难,将额尔金等英法首脑送到珠江口,几人随谈判队伍一起返回香港。

    香港,斯坦利看着被打得半死的谈判代表愤怒无比,连呼野蛮人。

    “亲爱的额尔金,看到你们平安归来真是太好了,不知道我们有多少士兵被关押,还有,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额尔金等人见到来自家乡的同僚,无比惭愧,“斯坦利,说来话长,是我们太大意了……”

    斯坦利等人听到远征军的经历后都陷入沉默,远征军大意是一方面,但对方也是极为厉害,偷袭广州驻军和香港可以用完美来形容。

    霍普格兰特问道:“迈克尔将军,你们和对方野战的情况如何?”

    迈克尔答道:“对方军队训练有素,火枪、火炮、炸弹全有,而且对方指挥官非常有头脑,他们挖了和俄国人一样的战壕,战壕周围还有铁丝网,我们的步兵就是被这样挡住,无法前进。另外,提醒各位一下,他们在珠江两岸重修了十多座坚固要塞,还有一支强力舰队,你们要有所准备。”

    额尔金也说道:“斯坦利,我不想留在这里,一会儿我就和我儿子返回英国向女王请罪,临走之时给你一个意见,如果在广州战斗不顺,可以直接进攻天津,大清帝国的政府是非常软弱的。”

    斯坦利点点头,与额尔金拥抱一下,“祝你们安全返回英国!”

    额尔金迈克尔等人早就心灰意冷,准备回英国接受问责。

    几人走后,斯坦利召开会议,讨论作战方案。

    邓达斯率先发言,说道:“现在已知敌方不是普通的叛匪,我们可以将他们的战斗力与俄国人等视,不过也没必要太过谨慎,迈克他们率领的全是风帆战舰,他们犯了一个最大错误就是进入内河,失去风力只能成为靶子,而我们不同,加上我们的盟友总共有二十艘蒸汽战舰,还有十八艘蒸汽炮艇,可以在内河进退自如,考虑到对方会封锁内河,我的意见是由我们压制敌方要塞,然后运兵船运送陆军包抄要塞,将其夺下,然后一步步向广州推进!”

    霍普格兰特接着说道:“也只好如此了,麦克马洪将军,你有什么建议?”

    麦克马洪思考一阵说道:“根据情报显示珠江沿岸守备严密,而且战场狭小,近六万大军铺展不开,我认为有必要寻找第二登陆点,也可以让敌人分兵。”

    霍普格兰特暗赞这麦克马洪不愧是法国名将,说道:“此法可行,我同意寻找第二条登陆路线。”

    斯坦利笑道;“看来各位已经达成统一意见,明天就麻烦麦克马洪将军在沿岸寻找合适的登陆地点,邓达斯将军立刻让组织舰队,三天后,发动总攻,另外,加强香港周围海域的巡逻,防止敌军舰队偷袭!”

    联军此次准备极为充分,他们已经做好久战得打算,一次性从印度带来了大量物资粮食、弹药、煤炭等,足以支撑他们两个月的战斗。

    三天后清晨,珠江出海口,联军七十余艘大小战舰缓缓靠近,来势汹汹,刘峰在沙角炮台最高处的炮塞内观察。

    “少帅,这次敌人和去年的很不一样啊!”邓安邦说道。

    刘峰一边观察一边说道:“多了一些蒸汽战舰,这些战舰不是靠火轮推动,而是靠尾巴上有一个螺旋桨片,速度更快。”

    说时迟,那时快,英法舰队前锋很快进入射程。

    “轰,轰轰……”

    大角山和沙角炮台的六十磅巨炮率先开火,一颗颗炮弹在舰队中炸开,水柱爆起,一艘护卫舰船舷被轰中,立时木屑纷飞,两名水兵被和一门火炮被掀到水里。

    旗舰卡拉多号上,邓达斯再后面督战,对于这些东方野蛮人的火力早有准备,但还是吓了一跳。

    “不过是一群叛军,他们哪来的这么多巨炮?”

    联军舰队也进入各自的射程,远程加农炮开始怒吼,数百发炮弹密集轰炸要塞。

    要塞的大小火炮悉数还击,双方炮弹你来我往,战得非常激烈。

    一些军舰开始突入虎门,向上游进发。

    尤其是近二十艘炮艇仗着速度、艇身短小,不易瞄准的特性如游鱼般游走。另外还有五艘蒸汽战列舰、十余艘巡洋舰、护卫舰进入第二道防线,与各炮台展开激烈对轰。

    三艘炮艇突破靖远、威远、镇远的火力网,径直向内河进发,但很快停了下来,因为他们发现了横江铁索。

    联军发现突破不了,遂改变战术,集中火力轰击各炮台。

    大角山炮台,石达开等太平军将领彻底开了眼,终于见识到真正的战争,数以千计的火炮对轰,何等的壮观场面,他们终于明白能将这样的洋人击败的刘峰等人是何等的厉害。

    石达开内心激动,现在终于知道刘峰口中的现代战争,他们以前的大刀长矛对砍在这些巨舰大炮面前简直就是小孩子。

    炮塞里面的炮手都来自邓安邦的第一师,他们都是用炮好手,再加上严格训练,虽然要塞火炮数量处于绝对劣势,但有坚固的混凝土保护,几乎没有损伤,为了防止被震晕,他们耳朵里全部塞入了棉花。

    一个个军官手持令旗,指挥本炮位一次次齐射,几轮下去,必然能射中敌方军舰。

    邓达斯再旗舰上观察战况,联军虽然炮火猛烈,但成果很小,炮战开始到现在已经两个小时,只轰破了四五个炮位。而己方却损失不小,已经有三艘战舰被打沉,四艘战舰带伤退出战场,受伤战死的士兵被一艘艘小艇运下,一艘医院船已经装满返回香港……

    “报告将军,海龙号受伤严重,请求退出战场!”一位副官说道。

    邓达斯赶紧向沙角炮台望去,果然,海龙号打着退出战场的旗号。海龙号是一艘一级风帆战列舰,就见它庞大的船身浓烟滚滚,上层甲板几乎塌了一般。

    “让他们撤退!”

    副官赶紧吩咐顶部的传令兵打旗号,不过这才刚刚开始,很快,一艘蒸汽巡洋舰锅炉被打坏,一艘护卫舰被尾舵被炸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