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广州红花岗,位于白云山南麓,林木茂盛,各种红花盛开。此时一队队神情肃穆的军人正挺拔而立。

    一些士兵抬着棺材将一个个棺椁下放到墓室里,然后将一面面蓝底飞龙旗覆上棺盖,掩土……

    棺椁里安放的正是连县之战死的将士,刘峰一身戎装的站在旁边,这些都是将士们应得的。他选的地方在后世大大有名,就是安放反清七十二烈士的黄花岗,此时还未改名。

    将士们的遗体安放完毕,刘峰摘下军帽,高声说道:“摘帽,默哀!”

    他身后站着朱三、侯成、刘永福还有各部队的代表,全部摘帽低头默哀。两旁的持枪士兵高举火枪。

    “齐射!”

    “啪……”

    “默哀完毕,敬礼!”

    仪式完毕,刘峰戴好军帽,对身边一位文职军官说道:“将山上的红花全部铲除,种上黄花、黄梅等黄色植物,另外道路两旁载上苍松龙柏,在南口修建门牌,还有,先将那块纪念碑竖起。”

    文官点点头,吩咐一些军士开始行动,只见一块高六米的白色巨碑被缓缓拉起,只见上面书写八个极具威势大字:浩气长存,永垂不朽。

    两广所有军士都知道这是刘峰为战死将士修建的墓园,此刻,他们心里升起一份归属感,因为他们知道哪怕战死也不会埋骨荒地,被人遗忘。现在躺在这秀丽山岗和战友待在一起,受人铭记,瞻仰。此刻,刘峰在他们心里愈加高大,心里都想着跟着这样一位统帅,就算战死也值了。

    不光这些军人,就连普通百姓也对这位年轻的统治者敬佩非常,不忘逝者,此种做法让他们对这成立还不到一年的军政府感到莫名的心安。

    从此,这里不称红花,改名黄花岗烈士陵园。

    半个月后,大清皇宫,咸丰看着案头一份战报还有一份南方十数位大臣的联名上书,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差点晕过去。

    “八万大军,这可是八万大军,不到半天,就惨败而回,你们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大殿内,诸位大臣无人敢说话。

    “都装死,我要你们何用,肃顺,你说我们现在怎么办?”咸丰愤怒道。

    肃顺走上前,硬着头皮说道:“皇上,老臣认为僧格林沁已经在信里说的清楚,贼兵火器已经强到人力不能战胜的地步,就算我大清再次集结十万大军恐怕还是这个结果,所以老臣建议和南方诸臣一样,向洋人购买火枪火炮,等力量攒够后,再剿灭海贼不迟!”

    “朕当然知道,可是购买火器组建新的火器营还不知道什么时间能完成,半年,一年,还是两年?这段时间怎么办,我大清有什么办法可以挡住两广海贼?”

    肃顺等人低头不语,谁敢保证海贼在这阶段不进攻其他各省,以贼人的火器完全可以横扫。

    就在这时,载垣一抖双袖跪在地上说道:“老臣有一法,不过有损皇上威严,还请恕罪!”

    咸丰觉得自己快疯了,压住火气说道:“有什么话尽管说,朕恕你无罪!”

    “方法就是承认海贼在两广的统治,然后给予一定好处,让其不在侵犯其他各省!”

    此话一出,让咸丰气得直哆嗦,这是变相承认大清朝毫无办法啊。

    “皇上,臣也认为此法可行,虽然有损国体,但我们可以让我们训练新军,到时候随便找个理由,再剿灭他们也不迟!”郑亲王瑞华也劝道。

    肃顺道:“老臣也同意此法可行。”

    三位重臣一致同意,咸丰如同泄了的皮球,颓然道:“好吧,就依你们!”

    一个月后,长沙城一座大宅内,聚集着南方诸省的大员,神情黯然。僧格林沁看着一张圣旨久久无语,最后深叹一声:“诸位,本人让你们失望了,也让皇上失望了,今后还望各位忘记广东一战,勠力同心,全力围剿长毛贼,护佑我大清两百年基业。等本人练得新军,即刻南下,一血前耻。”

    圣旨是咸丰所发,五万精锐铁骑近乎全军覆没让他差点拿刀砍人,但他也明白此战非人之过,没有过多将罪僧格林沁,只是撤去元帅之职,削去他亲王爵位,仍保留钦差大臣身份,调任天津,整顿大沽防务,同时联系洋人购买火器组建新军。

    连县大战一个月后,广州城将军府,刘峰拿着一卷黄色丝绢看看眼前有些坐立不安的清廷大员有些意外。

    “郑亲王,你放心,两国交兵,不斩来使。”

    原来前来安抚两广的是郑亲王瑞华,当咸丰将这个差事给他时好悬没被吓死。看着眼前年轻的有些不像话的刘峰,他怎么也想不到占据两广打败洋人让整个清廷束手无策的匪首竟然还不到二十岁。

    “那,那个刘督军,您还有什么要求?”

    刘峰看着圣旨,上面写着大清将两广交给他管辖,同时还封了一个“镇海王”的称号,还有一百万两白银,要求他不得进攻其他各省。

    “咸丰倒是好谋算,郑亲王是吧,这镇海王的名头我可不敢要,至于银子我就收下了,一年,一年之内如果你们清兵不踏进两广一步,我也不会去找你们麻烦,这就是我的保证。”

    瑞华听到刘峰的话松了一口气,虽然只有一年,但这一趟总算完成任务了。

    “刘督军,那您看是不是写个字据,我也好回去交差!”

    刘峰笑道:“郑亲王倒是小心,那好,你们写一份材料,我签字就行了!”

    瑞华陪笑道:“当然,我马上准备,还请刘帅借纸笔一用。”

    “没问题!”

    瑞华拿着毛笔白纸赶紧书写,然后递给刘峰。

    刘峰看了一眼,就用钢笔就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郑亲王,今天就别走了,晚上我设宴招待各位,毕竟万里迢迢来到广州,本人怎么也得进一下地主之友谊!”

    瑞华哪里敢留在这里和匪首吃饭,连忙推辞道:“督军客气了,本人还有任务在身,不敢叨扰,既然事情已经办完,在下想即刻返回京城复命。”

    刘峰暗笑一声,说道:“如此我就不送了,回去告诉咸丰皇帝,你们只有一年时间。”

    瑞华赶紧点头称事,起身告辞,带着一众属下,飞也似的逃离广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