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鲍超不光作战勇猛,头脑反应也异常机敏,他立刻推断出大胜关不可守,长江南岸的湘军精锐已经损失殆尽,即使自己与曾国荃会合也是退守安庆的结果。但他不想放过眼前的大好机会,如果能抓住长毛的天王,至少在与太平天国的交战中获得了全功。另外,他还有两处回旋余地,追到长毛贼后可以去镇江,或者与淮军会合。

    眼前形势紧迫,鲍超立刻拔营,继续追击幼天王一伙。

    李明成护送幼天王离开常熟镇后率领太平军昼伏夜出,避开大路,奔句容而走。

    七月二十二日,李明成经过甲山山口南向到达了名叫东坝的地方休息,一路上他们尽量隐匿行踪,还装扮成商人高价收购粮食等物资。

    太平军选择休息的地方是一处荒山,李明成正在独自思考未来的突围路线。以前和自己大哥在一起时这些都不用他考虑,现在重任全落在自己身上,有些不知所措。

    就在这时,山下传来一阵欢呼声,一个亲兵快速跑来,高兴道:“扬王,军师大人来了!”

    李明成惊喜异常,“太好了,快随我去迎接!”

    山下,洪仁玕带着四百余人与扬王的队伍相拥欢呼,虽是逃亡时刻,但仍难掩激动之情。

    原来洪仁玕逃脱鲍超的追击后快速遁走,一路上专挑人少的地方隐藏,同时派出乔装打扮的士兵打听周围清兵或者太平军的情报。就在前一天,探子发现了正在购粮的扬王一伙,之后洪仁玕就率部来到这里。

    “军师,明成终于将你盼来了!”李明成来到洪仁玕身边激动道,现在有了洪仁玕,就不用去想那些麻烦事了。

    “扬王,天王一路上可好?”洪仁玕现在最关心的还是洪天贵福的安全。

    李明成说道:“天王走累了,正在山上的营帐里睡觉。”

    洪仁玕来到营帐见到熟睡的洪天贵福松了一口气,“天王没事就好!”

    二人来到一个简易的草棚里,叙述各自的遭遇。

    “军师,可有家兄的消息?”

    洪仁玕摇头叹道:“没有,当时一阵混乱,我也没有注意,这两天也派出探子打听,并没有忠王等人的消息,不过忠王他吉人自有天相,相信会躲过这一劫的。”

    “也只能希望天父保佑了!”李明成说道,“军师,接下来我们要去哪里?”

    洪仁玕说道:“现在离咱们最近的就是堵王,而且他在广德一带还有数万人马,可以先到那里再做它图。”

    “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洪仁玕答道:“一路山我也收集了不少粮食,今天让战士们饱餐两顿,明天再出发!”

    “李明成听从军师吩咐!”

    洪仁玕决定在这东坝的荒山休整一天,养精蓄锐。

    第二天一早,洪仁玕和李明成率领仅剩的七百人沿小路奔广德而走。中午时分,就在他们准备休息之时,鲍超的骑队忽然在他们身后出现。

    鲍超命令部队日夜兼程,终于追上李明成等人。

    “糟了,是鲍超统领的清妖,军师,你带天王快走,我断后!”李明成抽出手中的战刀决然到。

    洪仁玕哀叹一声,“扬王,小心!”

    “好,放心吧军师,天王就托给你了!”

    洪仁玕郑重的点点头,率领仅有的三十个骑兵护送洪天贵福快速奔逃。

    李明成率领七百人排成七列,准备与鲍超死战。

    鲍超睁着通红的眼睛高举战刀,吼道:“弟兄们,长毛天王就在前面,给我抓住他,谁抓到活的赏银千两,另外,是一个贼兵赏二两,给我冲!”

    太平军拿着上了刺刀的火枪站在最前面,其他士兵手持战刀严阵以待。太平军一方的弹药早已用完,而鲍超的骑兵也没装备骑枪,双方将进行最原始的对决。

    马蹄声犹如暴风骤雨,李明成咬紧牙关,看着越来越近的骑兵吼道:“天国的弟兄们,都不要怕,大不了一会儿天堂见,给我挡住这些清妖!”

    众太平军同时喝到:“杀!”

    终于,鲍超的骑兵与太平军人墙撞到一起,一时间碰撞之声、兵器入肉之声、惨叫之声、战马的哀鸣声响成一片。太平军爆发了最大战力,用血肉之躯死死挡住骑兵冲锋。但他们手中的兵器实在是太差劲了,拥有刺刀的火枪只有一百多支,其他都是短兵器,几乎用尽了所有的力量才挡住了骑兵第一次冲锋。

    鲍超见状立刻发动第二波骑兵冲锋,损失惨重的太平军再也抵挡不住,被杀透防线。数百骑兵在鲍超的率领下直扑洪仁玕。

    李明成连连怒吼,但被剩余的骑兵缠住,根本无法脱身。

    鲍超骑队的马快,不到二十分钟就看到了洪仁玕的队伍,洪仁玕大吃一惊,拼命抽击在战马。正所谓祸不单行,幼天王的战马前蹄脱落,战马嘶鸣,猛地扑倒在地,洪天贵福惨叫一声,脑袋着地,一直滚出十数米远之外。

    洪仁玕惊骇的看着这一幕,赶紧勒住战马,跑到洪天贵福身边查看,只见洪天贵福脑袋软软的歪在一边,口鼻流血,他的脖颈被摔断了,进气少,出气多,眼看是活不成了。

    “天王……”洪仁玕抱着洪天贵福的身体大声哭喊,几个太平军战士也停了下来,他们手忙脚乱的帮助洪仁玕将洪天贵福的身体送上马背。

    而此时鲍超的骑兵已经冲到两百米之内,眼看就要追上洪仁玕等人。

    忽然,前方传来一阵枪声。洪仁玕和鲍超都是一惊。

    就见前方也出现了一支骑兵,漫山遍野而来。

    鲍超看的清楚,这支数量庞大骑兵绝不是自己人,因为清军可没有那样的军服。

    “革命军?”洪仁玕有意外道。

    及时出现的正是独立军的骑兵师,他们奉命追剿湘军残部,刚好碰到这一幕。

    骑兵师三千骑兵狂飙而来,威势无匹,鲍超赶紧勒住马头,他已经猜到眼前出现的骑兵应该就是海匪。

    “撤退!”

    鲍超虽然心有不甘,但知道事情以不可为,自己这点人根本不是海匪的对手,果断下令撤退。

    洪仁玕愣了一阵后反应过来,对身边的战士说道:“放下兵器,不要反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