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黄麒英和千总邓安邦是熟人,赶紧将大门打开,就见外面来了一大群兵勇,他们身上大多有伤,还抬着二十多副担架。

    “黄教习,邓大人被洋人的开花弹炸伤,您赶紧给他看看吧!”

    黄麒英来到第一副担架旁边,就见上面躺着一个三十多岁满身血污的汉子,此时已经昏迷。

    “快抬进来,张伯、洪伯、李伯你们医治其他人!”随后又吩咐伙计烧水。

    邓安邦受伤极重,身上有三处弹片,其中一处插在后背,险些就切进脊骨,虽然经过包扎,但仍在淌血。

    黄麒英赶紧急救,然后用镊子将弹片拔出,在用高度酒和清水清洗伤口,然后撒上一把白色粉末,再喂了三粒药丸。

    “哎!能不能挺过去就要看造化了。”

    不光宝芝林,城内其他医馆也是人满为患,除了受伤的士卒外还有不少被流弹击中的百姓。

    英法联军并没有继续进攻,而是占领城墙,封锁城门,严禁出入。

    下午5时,残阳将珠江染成血红色,十余艘战舰仿佛怪兽一般将广州包围,其中一艘巨舰最为显眼,它正是英国十二艘一级战舰之一的“斯莱尼”号,此时是英国远征军的旗舰。斯莱尼号豪华的船舱内,额尔金悠闲的喝着咖啡,旁边还坐着葛罗,巴夏礼等人。

    “嗯!这咖啡真不错。”额尔金端着一个镶金的精致杯子开心着说道。

    巴夏礼在旁边谄媚道:“伯爵大人,你真是太厉害了,不到一天,广州已经被我们攻下!”

    葛罗也奉承道:“如果不是伯爵大人,我们此时可能正在去北京的路上,哪能取得如此大的战果!”

    联军见到珠江沿岸密布炮台,防卫严密,加上去年在广州铩羽而归,曾决定放弃这块难啃的骨头,准备直接到北京迫使咸丰投降。但关键时候一艘巡逻船抓到广州官府去北京送公文的船只,上面正有叶名琛写给咸丰的信件,经翻译后最终让额尔金发现广州城兵力空虚,所以他才决定攻打广州。

    不多时,一身笔挺红色军装的迈克尔·西摩来到船舱。

    “呵呵,我们的将军回来了,亲爱的迈克尔,咱们的战果怎么样?”

    迈克尔傲然道:“尊敬的伯爵,我们已经占领广州城墙以及一些要点,打死打伤六千多的清国人,而我们只战死二十五人,伤不到百余人,可谓大获全胜。

    “哈哈哈,不愧是善战的迈克尔将军,等回到伦敦我一定向女王叙说你功绩,今天就到这里,让英勇的战士们好好休息一下,如果不出意外,明天那个叶总督就会选择投降的。

    夜里,广州大小官员齐聚粤华书院,商讨对策,可惜叶铭琛态度坚决,不肯议和投降。

    第二天一早,穆克德讷见英法联军防备森严,根本无法突围,继续战斗又根本不是洋人火枪的对手,最后与巡抚柏贵决定绕过叶铭琛选择议和。他们选出精通洋务的伍崇耀、梁纶枢两个有名望的绅商与洋人和谈。

    伍、梁两人接受委托开始与额尔金等人沟通,但叶铭琛知道后派人告诫两人议和可以,但就是不准洋人入城,导致两人一连往返六趟也没谈妥,就这样,又过了一天。

    农历十五,广州之战第三天,在伍崇耀等人的极力劝说下,穆克德纳与柏贵最终选择了投降。英法联军开始进驻广州城,他们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搬空府库,然后搜捕叶铭琛。二十一日,在汉奸的指引下,叶铭琛在左都统署被英法联军擒获,不久压往海外,最后死于印度加尔各答。

    抛开立场刘峰到挺佩服叶铭琛的,此人至始至终都没向英法低头,凛然无惧,可惜最后清政府为了掩饰自己的无能将过错全推到这个替罪羊身上。

    没过多久,英法成立联军委员会,开始了对广州的殖民统治,穆克德讷和柏贵则成了他们的傀儡。

    刘峰知道英法北上至少还有一段时间,就回了飞鲨岛过年。

    1958年二月中旬,刘峰带着大批军火以及两千帮众回到广州,秘密训练士卒,准备起义。此时的三水基地已经有四千三百余人,一千五百支米涅步枪,一千余支老式的击发步枪,老式单发击发手枪五百支,左轮三百支,另外还有球形炸弹一千多枚,至于火炮,由于运输困难,目标明显,准备起义成功后再运送过来。

    刘峰并不准备强攻,虽然英法联军主力已经回到香港,但仍驻扎两千英军,二十艘战舰,强攻简直就是找死的行为。另外城内还有清兵八千多人,也是个麻烦,所以这些天他一直在谋划偷袭的策略。

    广州城宝芝林内,黄麒英拿着一包白色粉末和一瓶药丸对刘峰兴奋的说道:“刘兄弟,这是按你的配方制成的止血粉,不过里面多了三种止血的东西,一种是墨鱼骨,一是鱼腥草,最后一种是断肠草。”

    刘峰一愣,疑惑道:“断肠草,那不是毒药吗?”

    黄麒英微笑道:“刘兄弟有所不知,这断肠草也是一味草药,可攻毒拔毒,散瘀止痛,如果剂量合适不会伤人的,而且里面加入了紫草、全蝎、金银花可以中和毒性,经过这些天的实验效果比传统的三七粉要好上好几倍,而且没有任何副作用。还有这十宝丸,在止血粉的基础上加了黄芪、当归,人参,可以快速让失血过多的人恢复起来,前些天服用这些药的伤者几乎个个生龙活虎,药效可以用神奇来形容。”

    刘峰心中兴奋,虽然这止血粉和十宝丸未必比得上后世的云南白药和百宝丹,但相信也相差不远了。

    “好!黄大哥你一会去取钱给每位老师傅奖励白银三百两,伙计们也打赏一些。另外我会给你一笔钱,全力购买所需的草药。对了,人参太贵,是不是可以省掉?”

    黄麒英答道:“可以,只是疗效要打一些折扣。”

    “那就好,今后宝芝林全力制造这两样东西,我有大用!”

    黄麒英点点头,道:“明白。”

    刘峰接着说道:“黄大哥,我可不可以信任你?”

    黄麒英楞道:“刘兄弟这话什么意思?你是我们一家的再造恩人,我曾说过,只要刘兄弟的要求,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刘峰缓缓站起身,沉吟一阵,最后紧紧盯着黄麒英,郑重道:“黄大哥,我的真实身份是蓝旗帮少帮主,也是广东天地会少舵主,今天来这里是有事情请你帮助!不过你可要想好了,我们是朝廷要犯,帮我们一次就等于是造反,如果你不想帮忙也不勉强,只是希望黄大哥不要透漏我等的身份。”

    黄麒英先是有些发蒙,没想到一直帮助自己的竟是朝廷叛贼,但当他听到后一句话时“腾”地站起身,急道:“刘兄弟当我黄麒英是什么人,我虽然不济,但也知道信义这两个字,别说刘兄弟有恩与我,就凭天地会这三个字我也会倾力帮忙!”

    刘峰笑道:“我就知道黄大哥是个重义气之人,事情也不难,我想要将军府的地图,以及向你了解一下穆克德讷的习惯。”

    黄麒英目瞪口呆,艰难的说道:“刘兄弟,你这是……”

    刘峰道:“造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