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大洋彼岸的美国,南北内战已经开始,由于华盛顿和里士满相隔不远,林肯等北方首领都决定向南方首都发动进攻,企图一举击败南方军队。

    七月,北方由迈克道尔率领35000军队开赴前线,南方则由博雷加德领军防守马那萨斯,两方主将还是西点军校的老同学。由于他手上只有18000人,兵力只有北军的一半,遂向附近的约翰斯顿军团发出求援。

    约翰斯顿是个沙场老将,立刻知道了北军的企图,决定放弃进攻哈瑞斯渡口,准备参与马那萨斯会战。与他对阵的是北军一个名叫帕特森的老将,约翰斯顿为了迷惑这位老将军使其不敢尾随,派出数只骑兵部队大幅度迂回包抄。帕特森早先是个政客,利用手中的权利才当上将军,没有作战经验。见四面全是敌人顿时慌了手脚,认为对面的南军至少有三四万人,而自己只有一万七千人,不但不执行华盛顿要求他拖住正面南军的命令,反而像后方求援。约翰斯顿见目的达到,利用火车迅速将部队送到马那萨斯附近。

    此时博雷加德已经将手中兵力沿奔牛河展开,留下一个旅防守河面仅有的一座石桥,他料定麦克道尔会在石桥边不远的两个浅滩登陆,将主力集中于右翼,计划是趁北军立足未稳之际,冲击敌人左翼,然后插入后方,将其包围歼灭。

    迈克道尔大张旗鼓的从华盛顿出发,由于北方普遍认为这是一场必胜的战役,军队后面跟着无数前来参观的百姓、商人、记者、议员,他们生怕错过这难得一见的大战。此时南北双方的军队大多是刚征召的新兵,有些还是只服役三个月的短期兵。麦克道尔率领这样的大军一路走走停停,终于抵达了奔牛河。

    博雷加德不愧是麦克道尔的老同学,麦克道尔果然派先头部队度过一个浅滩,与防守在这里的南军发生短暂的交火。

    “看来我的老同学是早有准备!”迈克道尔从远处看着撤回来的先头部队冷笑道。

    “将军,那我们还要不要渡河?”副官问道。

    麦克道尔答道:“取消原定计划,博雷加德这家伙肯定会趁咱们渡河时进攻左翼,到时候会被他们突破到后军,那里全是我们的辎重,所以,改变计划,让工兵勘察河流,另寻渡河地点。”

    迈克道尔命令士兵休息,军营里,毫无拘束的士兵与百姓出出进进,喜气洋洋,一点没有战争意识。如果此时南军进攻,定能打北军一个措手不及。但博雷加德认为自己兵力不足,命令部队不可妄动,一直等待约翰斯顿的到来。

    20日,根据勘察结果,迈克道尔在军营里召开军事会议。

    “先生们,我已经重新制定了计划,由泰勒的第一师在天明时佯攻石桥,吸引南军注意,亨特的第二师和亨特曼的第三师涉水移动到南军左翼,第五师和炮兵留在军营防守。先生们,你们立刻回去好好休息,于晚上两点行动,都听清楚了吗?”

    “明白!”

    北军众军官行个军礼然后回到自己的部队备战。

    “将军,华府传来情报,约翰斯顿已经率领他的军团向咱们靠近,是不是先向后方请求援军?”

    迈克道尔叹道:“迪奥,我知道你的想法,但华府和人民都在期待这场战斗,另外我们的志愿兵合同马上要到期,到现在已经解散了两个团,如果不尽快结束这场战争,恐怕我们的军队就会自己解散。”

    副官无奈的点点头,也不知道华府那些人怎么想的,居然征召了只服役三个月的志愿兵,难道他们真的认为三个月就能结束战争。

    约翰斯顿和他的军队于20日傍晚到达,博雷加德兴奋地向约翰斯顿介绍自己的战术,他和迈克道尔的想法不约而同,也是右拳攻击对方左翼。约翰斯顿的职位比博雷加德,这场战斗本来由他指挥,但因为一路劳累,就将指挥权交给了博雷加德。

    两个一模一样的进攻计划,但迈克道尔洞悉了博雷加德的部署,掌握了主动,但他却每料到约翰斯顿已经到达。

    夜晚,北方军队开始行动,但这些新兵根本没有纪律可言,三个师居然没有相互协调,拥挤在窄小的道路上,再加上工兵绘测出现了问题,导致整个行动完了两个小时,让南军有了充分反应的时间。

    早上七点,泰勒率领他的第一师开始进攻石桥,但他的佯攻简直太不像话了,为了避免死伤竟然只是放了几十炮就停了下来。

    对面的南军指挥官艾文斯等了一个多小时也未见北军进攻,立刻明白眼前部队只是佯攻,敌人很可能从左翼向自己进攻,他在未汇报的情况下只留下四个连防守石桥,然后向左移动在一处名叫马修的高地布置防线。

    博雷加德也意识到左翼有危险,命令巴托旅、毕旅还有“石墙”之称的杰克逊旅左移,布置防线,

    北军主力顺利度过奔牛河,开始进攻马修高地。

    艾文斯率领的只是一个旅,面对北军主力很快坚持不住,索幸巴托旅、毕旅及时赶到,双方展开激战,北军冒着弹雨进攻,一浪高过一浪,南军也不甘示弱,死守高地不退。

    博雷加德到现在还认为北军主力在右翼,没有给马修高地再派出援军。

    南北双方在马修一直激战到十一点,佯攻石桥的泰勒第一师终于发现对面只有少数兵力防守,立刻发动攻击,一个冲锋就拿下石桥,过桥后泰勒率领军队出现在南军后侧,立刻进攻,马修高地的南军腹背受敌,很快溃退下来。至此,南军左翼防线崩溃。

    左翼激烈的枪声让博雷加德清醒过来,赶紧派出援军,但为时已晚,马修高地失守。

    “胜利,胜利!”北军高呼胜利,迈克道尔极为高兴,组织被打乱的部队,又开始进攻。

    此时杰克逊防守进入马那萨斯的最后一道防线,哈瑞高地,如果这里失守,北军就可以居高临下,冲入马那萨斯。

    杰克逊立刻组织溃军加入自己的队伍,利用地利顽强狙击北军,甚至还发动反冲锋,打退了北军三次进攻。

    面对混乱的战场博雷加德已经手足无措,约翰斯顿见状收过指挥权,将所有能调动的部队全部集中在哈瑞高地。

    战斗一直持续到下午三点,博雷加德布置的右翼大军终于赶到战场,开始反击,双方开始了混战,由于战争刚刚开始,两边的旗号,军服还未统一,两边的士兵打着打着就发现自己出现在对方的军阵之中,整个战场一片混乱。

    就在这时,约翰斯顿最后一支部队终于抵达战场,这支部队有一个旅的兵力,有了这股生力军的加入,战场形势顿时逆转,北军渐渐支持不住,开始后退,博雷加德见状下令部队冲锋,北军彻底败退,迈克道尔见大势已去,率领残兵一直向华盛顿逃去。

    这一战,北军阵亡3000多人,南军阵亡2000多人。

    得知奔牛河大捷后杰弗逊·戴维斯亲自前来慰问,然后拿着缴获的枪支弹药,返回里士满组建新的军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