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林小说网>言情女生>正在木叶扛米的长门> 第二百九十一章 与我无关

第二百九十一章 与我无关

  整整三天的时间,雷之国云隐村一直被一片雷光所笼罩。

  不分白天黑夜,刺目的亮白色光团好像一个巨大的电灯泡一样,悬挂在村子的正上方,将村子里的一切都照得雪亮一片。

  一开始,这样的处境当然是另人焦躁不安的,但时间久了,村民们便适应了过来,觉得,这也不算什么不能接受的事嘛!

  他们被赶到村子周围的高山上当野猴子,平平安安地生活了好几天,也没人缺胳膊断腿,顶多只是有点感冒罢了。

  这样的情况下,有些人的胆子渐渐大了起来,连一直趴在他们村子里打盹的九尾,在他们眼中也没那么面目狰狞了,看上去眉清目秀的。

  几个下忍,禁不住别人的吹捧与请求,壮着胆子回到村子里,给别人带回了点东西。

  正趴着的九尾,也只是睁开大眼珠子,朝这几只路过的小老鼠瞥了一眼而已,根本就没有搭理他们的兴趣,翻了个身就继续闭上了眼睛。

  这样的举动,显然鼓舞了原本就是亡命之徒的云隐忍者,他们在拿到村民的好处后,开始频繁地回到村子里,帮村民把家里的物资甚至是家俱给运到山上。

  这样的举动很快就屡禁不止,让负责监视九尾的忍者头疼不已。

  “这些傻瓜难怪不怕因为这样的举动,引起九尾的注意,从而给所有人带来灾祸吗?”

  主张坚决禁止此类行为的上忍,是这么对雷影说的。

  “不,现在民众里面,不满的情绪已经很严重了。不是所有人都能适应高山上的生活环境,严格禁止他们取回自己生活物品的行为,很可能会引发难以控制的骚乱,到时候才是真正的得不偿失!”

  麻布衣却出声否定了上忍的提议。

  两人此时,正在一间位于高山上的临时办公室内开会。

  隔着一张桌子,坐在两人对面的是第四代雷影。

  他抬眼看了看站在那里一脸怒容的上忍,又看了看表情冷静态度坚决的麻布衣,最终选择了支持麻布衣的意见。

  “村民们可以继续想办法从家里往山上搬东西,出了什么问题,由我来负责!”

  他做出决定后,上忍也不得不选择服从:“是,雷影大人。”

  这么说着,上忍朝四代雷影低下了头。

  四代雷影也随口安慰了一句:“九尾的监视警戒工作,还需要你的继续努力。”

  上忍明白这是让他现在就离开的意思,他站起身来,转身走出了这间临时办公室。

  稀薄的晨光,从他推开的门缝里透了进来。

  带着点白色的凉意,让雷影眯起双眼,立刻就想起了笼罩在村子上空的白色雷光,以及没完没了地,在雷光中修行的晓组织首领。

  他心里明白,自己刚刚之所以做出那样的决定,并不是因为有多信任麻布衣,或者说有多体谅一般的云隐村民。

  他只是觉得非常不忿而已,凭什么自己村子里的人,在自己的村内活动,还要受到九尾以及死红毛的约束?

  真是欺人太甚,如果不是需要为村子考虑,他早就跟死红毛拼个你死我活了!

  雷影脸上露出了狰狞的表情,脑子里忍不住开始浮现出,自己开启雷遁忍体术后冲上山峰,与长门大战三百个回合的场面。

  麻布衣则静静地站在原处,没有为自己的观点得到雷影的支持而有任何的得意,她皱着眉,思索着晓组织首领在云隐村的修行何时才是个头??

  他们两个人不知道的是,过不了多久,从水之国传来的情报,就迫使他们不得不向正在修行的长门询问,发生在水之国的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以及晓组织的行动,究竟是在谁在主使了。

  “这不太可能吧?”

  两人匆匆来到村内最高的山峰的脚下时,麻布衣还不敢相信情报里的内容,额头流出了惊恐的冷汗。

  “我也不太相信这种事情,但是,问一问那个人不就可以了吗?”

  四代雷影握紧拳头,昂首向山顶上望去,然后义无反顾地冲进了这一片雷海之中。

  如今也只有他能够登上这座山峰,去联系正在山顶的长门了。

  麻布衣老老实实地留在山脚下,心里还在为刚刚得到的情报而惊骇不已。

  那两条情报都来自于水之国,也都是让人头皮发麻的坏消息!其中一条说昨天夜里,云隐村与木叶村的联军,在水之国遭到了晓组织与雾隐村的大规模袭击,多名曾被证实已经死掉的晓组织成员突然登场,打了联军一个猝手不及,仓促应战后最终战败,不得不在鹿奈鹿久的安排下,连夜撤出水之国,目前正在大海上漂着,向雷影大人写信。

  照理来说,这样的情报怎么看都足以震惊世界。

  两大国的联军被驱逐出了水之国,无疑意味着木叶与雷隐这两个忍界最强隐村,在战争中的彻底失败,其所造成的影响,足以改变这个世界的格局。

  可实际上,与第二条情报比起来,第一条情报却显得有些无关痛痒了。直到现在,麻布衣都不敢相信,晓组织居然敢做出这样的事情。

  她与雷影得到的,第二条情报上的内容很简单,只有一行字而已。那就是,据悉昨天傍晚,水之国大名已经被晓组织公开斩首在了闹市之中。

  这也太疯狂了吧?!

  而且最关键的是,晓组织首领明明一直在村子里啊!!

  麻布衣当时就忍不住惊呼出声。

  是的,晓组织首领明明在云隐村呆了三天,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那么,晓组织的这一系列大动作是怎么回事?或者说,现在的晓组织,究竟是谁在操纵?

  雷影与麻布衣觉得事关重大,必须要从长门那里得到一个确切的答案才敢放心。

  而在心里,麻布衣还偷偷地有另一层期待,那就是晓组织的这一切行为都跟他们的首领无关!晓组织内部发生了分裂,这样一来,她们就有可能说服强大的晓组织首领,让他站在自己的一边了!

  无疑,这是最好的结果。即可以解决一切事端,又避免了与强得过份的晓组织首领为敌。她看着眼前电光渐渐变淡的山峰,相信雷影大人肯定也有这样的想法,不然,他不可能显得如此积极。

  就在麻布衣这么想着的时候,第四代雷影已经登上了山顶,看到了只穿着条裤子,露出的上半身,因为修行雷遁忍体术而变成了古铜色的长门。

  “你来这里做什么?”

  长门在四代雷影现身的瞬间,停止了激发头顶雷云的动作。他身边的雷电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弱了下来,让四代雷影能够看到他身上宛如斧凿刀削般的肌肉。

  “妈的,这怪物一点都不累的吗?”

  注意到长门俯视着自己时,闪烁着金属般冷光的轮回眼,以及没有显露出丝毫疲态的脸色,四代雷影在心里暗骂了一声。

  难以想象经过这么多天的高强度修行,眼前的怪物居然看上去没有一点疲劳,这样子真的算是个人吗?

  一直以畜生一般的体质另周围人感到震惊的四代雷影,第一次被别人的体质给震惊到了,他眼角直抽地同时,说话的语气也不禁变得小心了起来,这是一个肌肉男碰到另一个更强的肌肉男时的本能反应。

  “你的雷遁忍体术,已经大成了吗??”

  他开口问道。

  本来他是想问长门与水之国有关的问题的,但话到嘴边他却忍不住,问起了与雷遁忍体术有关的事来。

  雷影本人也因此,意识到了自己最关心的事情其实是什么。

  无非还是个人实力而已。

  “差不多了。”

  长门实事求是地回答,脸上的表情看上去非常的平静。

  雷影的眉毛却在听到他回答的瞬间,忍不住向上扬了起来,好像触了电一般,不受控制地抖动着。

  他们云隐村代代相传的忍体术呀!雷影在心里哀嚎,竟然被人几天就学会了?

  虽然看到长门的样子就让他有了这样的预感,但亲耳听到长门的话后,还是让他有了一种不现实的感觉,回想自己修行这个术用了几年的时间?而对方呢,居然是需要几天!

  雷影咬了咬牙,坚难地压下了心中的不平,开口道。

  “我这次来,主要是为了水之国发生的事情,想找你了解一下,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长门依旧站在半空中,没有下来与他近距离对话的意思。

  “水之国发生的事情?具体指的是什么??”

  四代雷影闻言,将刚刚得到的情报给说了出来。

  虽然这两条情报的影响都很大,但也正因为如此,根本就没有隐瞒的必要,情报里的内容迟早会传遍整个世界。

  长门听完后,眼中闪过了思索的神色,甚至流露出了一丝意外。

  他这样的表现,让四代雷影心中一喜,生出了一丝希望的光芒,暗道,这红毛不会真不知道晓组织干了什么吧?

  其实晓组织要干掉水之国大名,长门当然是知道的。但他的分裂体做出的,将云隐与木叶的联军赶出水之国的决定,他还真不知道。

  所以,容易想太多的他,很快就开始思考,这件事对将来的战局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而雷影的双眼也渐渐亮了起来,好像怕长门这个来自雨之国的小土包子拎不清现实一般,他向长门大声道。

  “晓组织做出来的事情,是不可能被原谅的!”

  为了加强自己的语气,雷影还向长门握紧了自己沙包大的拳头!

  可那又怎么样呢?我也没想要你们原谅我啊?长门眨了眨眼睛,不知道这个肌肉男脑子里在想些什么东西。

  “你可能不知道这件事有多么严重!”雷影又好心的补充道,“要不了多久,雷之国的大名肯定会因为此事而召见我的!其它的国家也是一样,没有人会对水之国大名的遭遇置之不理!”

  “土之国也一样吗?”长门眼中露出了惊色,然后又掩饰一般的补充道,“呃·····还有风之国?”

  “那是当然!!”雷影大手一挥,颇有一种你大妈已经不是你大妈,但你大爷还是你大爷的气势,“所有的国家都是一样的,面对这种情况,大野木也不可能再袖手旁观!”

  长门点了点头,表示懂了,立刻就在心里吩咐分裂体,赶紧去土之国走一趟,让大野木按实际情况便宜行事,别硬顶着土之国大名的命令死不出兵,让别人看出他已经被别人给控制了,就不好了。

  “还有吗?”

  等位于湿骨林十尾身上的一个分裂体,得到他的命令,使用神威赶向土之国后,长门又颇为期待地向雷影问道。

  他觉得雷影,就是一个好人啊!怪不得姓雷!

  “还有?那肯定是会建立一个前所未有的联军啊!你不知道那些大名是多么有钱吗??为了给水之国大名报仇,他们肯定会慷慨解囊的。联军有了这么充足的资金,想招多少人,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到时候起爆符,苦无,手里剑,要多少有多少,你想想到时候有多么可怕!”

  长门恍然大悟,立刻又懂了,赶紧命令一个分裂体看看别天神的CD时间转好了没有,发现已经搞到千手柱间的细胞后,长门命令那个分裂体移植柱间的细胞,装上止水的眼睛,赶紧去风之国走一趟。

  先把我爱罗也给拿下再说,到时候两大忍者村的影都是他们这边的人,晓组织还慌个毛?

  “原来如此,你还真是有经验啊,对局势的把握真的清晰!”

  下达好命令后,长门一脸感慨地向雷影赞叹了一声。

  “那是当然的!”

  雷影一昂首,摆出了没有人比我更懂局势的表情,微微颔首,好像一名不世出的绝代军师,沉声道,“在这种情况下,你也不想与全天下为敌吧?”

  他还记得,长门当初是怎么在五影会谈时期软硬兼施,将风,土两大国逼出联军之外的。

  可是今时不同往日,长门现在连十尾与别天神都有了好吗?根本就不在乎这些忍村的态度的。

  长门正准备对雷影的话表达不屑,却又看到了这位老哥脸上“懂王”一般的表情,觉得,还是听一听他的高见比较好。

  “那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呢?”

  长门向雷影问道。

  “当然是与晓组织脱离关系了!”雷影压抑住心中的激动,向长门建议道:“反正你这几天都在云隐村呆着,我们所有人都看在眼里!水之国的事情根本就与你无关,我可以亲自为你作证!”

  原来是岂不美哉啊!

  长门微微张大了嘴巴,看着这位老哥诚实质朴憨厚,童叟无欺货真价实的鞋拨子脸,禁不住点了点头。

  “这一切确实与我无关!”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