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你又开始了

  kanavi好像没看见这里发生了团战一样,径直走向下路,似乎是想躲在三角草里面对下路的阿水和木头有些想法。

  牙膏眼睛都瞪大了,大喊:“卧槽!kanavi!”

  这时候kanavi才后知后觉的回头,但酒桶之前经过下面的时候已经被罗承宇注意到了,这时候再参战已经晚了,骚风大招已经踢了出来。

  爆裂酒桶!

  这个大招放得很好,炸开了二段q跟过去的瞎子,也炸开了想要用e技能跟过去的阿卡丽,但阿卡丽可不止e一个突进技能。

  现在杰斯的血量已经很低了,二段r斩杀过去,五发苦无射出接平a,在蓝色方中路二塔草丛击杀了杰斯,但罗承宇这个位置比较危险。

  但……舒服啊。

  杀掉一个对线怂成乌龟的人,那种快感一般人都想象不到……罗承宇对线上人头的渴求相当于路人局想杀对面一个嘴臭的喷子。

  现在杀掉杰斯,罗承宇觉得浑身轻松。

  酒桶要是胆子大一点直接从红bf后方的草丛走过来堵住罗承宇回去的路,他的血量只有三百多,酒桶只要e过来撞到阿卡丽,阿卡丽是绝对跑不掉的。

  但kanavi还想着一点,那就是阿卡丽还有闪现。

  状态很好的瞎子就在旁边,阿卡丽配合着瞎子是能杀到自己的,kanavi预估形式选择后撤,他一个打野没必要这么上头。

  线上死了有打野去帮忙,而打野死了,这局游戏可没人能帮到他。

  中路被压到塔下只能补个刀吃个经验,让牙膏去其他边路或者野区做点什么事情,他知道牙膏不敢……动则伤身。

  溜了。

  酒桶回头朝着视野黑暗处走去,罗承宇松了一口气和骚风会和,骚风也是w过来挡在罗承宇身后,预防有可能闪现过来e阿卡丽的酒桶。

  罗承宇问道:“先锋打不打?”

  骚风说道:“可以试试,杰克你们把这波线推了往上靠,宇哥回城补了状态再过来。”

  瞎子虽然是没有大招的状态,但酒桶也没有啊。

  不过还是得小心杰斯,罗承宇估计杰斯身上的钱已经够回家直接出黑切了,他和罗承宇的装备差距其实就是鞋子。

  他是一双草鞋,罗承宇是法穿鞋,而且这次回家还出了爆裂魔杖和一本增幅典籍。

  此刻罗承宇的装备:科技枪,爆裂魔杖,增幅典籍,多兰盾,法穿鞋,真眼

  杰斯:黑切,小魔抗刀,多兰剑,草鞋。

  此刻场上战斗力最强的就是这两个人了,其他人虽然也有出了大件的,但都还没到他们的强势期,尤其是出了魔宗的卡莎,现在战斗力低了阿水两个档次。

  前期的压制被两波四包二打没了。

  阿水都走到一半了,忽然警觉道:“不能打!”

  “怎么了?”

  “下路的人也没了,应该是和我们同时在往上走,他们塔下的兵都不要了,肯定不想放这个先锋……要不我们放了?”

  阿水不是怕打架。

  现在虽然还没到霞的强势期,但他现在的装备已经可以一战了。

  他是舍不得下路的防御塔。

  对面的下路走了之后空门大开,霞洛两人的拆塔能力是很强的,而且木头还带着爆破天赋,一血塔能稳稳的先拿下。

  而且如果不去抢先锋的话,罗承宇在中路也能吃一两个塔皮。

  这样换资源下来自己这边甚至要比拿到先锋更赚……而且阿卡丽没有大招很伤,没有大招的阿卡丽等于断了一根腿,威慑力少了一半。

  最后还是选择听阿水的,罗承宇到中路继续补刀吃塔皮,圣枪哥刷石头人,骚风有些犹豫,他知道听阿水的指挥会让这一波更赚,但他依旧舍不得先锋。

  …………

  解说台

  自从总决赛之后鼓鼓好久没都解说比赛了,陡然看到这么厉害的新人激动得脸颊通红,大声说道:

  “漂亮!阿卡丽和瞎子的配合击杀掉了牙膏的杰斯,酒桶敢上吗?阿卡丽残血……酒桶撤退了。”

  “loken这波失误了啊,没有第一时间注意到红bf后草丛的战斗,估计屏幕一直切在下路,最后发现阿卡丽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这时候的阿卡丽已经调整好了位置,酒桶就算是e闪也撞不到他。

  “杰斯复活之后朝着先锋赶,阿卡丽和瞎子没有大招很关键,这两个技能是etg前期的主要伤害来源,我觉得etg最好是放弃这个先锋。”

  和娃娃解说的一样,阿水又重新回到了下路推塔,下路没人防守的情况下推掉了下路的一血塔。

  不过这并不代表etg完全放弃了先锋,骚风觉得即使自己拿不到先锋,但怎么说也不能让对面的人拿到,于是估摸着时间试探性的踢了一脚。

  这一脚提到了船长的身上,但打开的视野看到了先锋还有八百滴血。

  差不多!

  骚风昨天练了好几个小时的惩戒,他觉得现在自己的手感正热,在kanavi手里抢一个先锋应该没什么问题,于是他踢了过去。

  “哦?骚风没有放弃,他踢过去了!”

  cat皱着眉说:“这……直接这么过去真的好吗?日女……”

  游戏里的变化哪里是解说们说的过来的,cat的担忧还没说出口,现实就已经把下一幕给表现了出来,q过去的骚风惩戒失败,回头想w上岸的时候被日女e技能给禁锢住。

  瞎子虽然是个极其灵活的英雄,但面对控住真的有心无力,被人集火而亡。

  “骚风你又开始了?”圣枪哥问道。

  这都敢上,不愧是你越南土匪sofm,胆子是真的大……kanavi的惩戒还是用得很稳的,至少比骚风的惩戒要稳很多,当然不会在拼惩戒的时候失败。

  更何况瞎子q到的是船长而不是先锋。

  若是真的q到了先锋,瞎子的q惩戒q打满伤害说不定还真被瞎子抢到了这条先锋,瞎子天生就是一个好抢龙抢资源的英雄。

  骚风皱着眉头表情不太开心,说道:“失误了失误了,我惩戒得比他晚。”

  不过骚风这个人头无伤大雅,该拿到的野区资源都已经拿到了,下路推掉了一血塔,中路的罗承宇吃到了两层塔皮,加上之前打掉的两层,现在还有一层。

  阿水和木头换到中路,罗承宇去下路发育。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